假面之歌(3)

爆了字数的露中对战……

【三章】
沙发上相对而坐的一金一银两颗脑袋上方盘踞着诡异的气场久久不去。
伊万现在严重怀疑琼斯教的人是不是都练过一种用眼神咒杀对方的邪招,被引入接待室的他好容易摆脱那道让他浑身不舒服的压迫视线,又不得不面对那个名为阿尔弗雷德的小鬼的正面盯视,目光之直白之赤裸让他有一种被视奸了的极度不爽感。
阿尔此刻正对着伊万——确切来说是对着伊万身上的军装发呆:这才是他真正的装扮吗?这套衣服他穿一定很好看,袖口的扣子没有扣上……他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 当时自己还常常故意忘记扣好让他边抱怨着边帮自己扣上……他一定会搭一条墨绿色的领带,而不是这种活像个乡巴佬一样脏兮兮的围巾……
停止了与对方视线的火热(?)交流,阿尔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得到军部负责人视察这里的消息的时候,虽然明知不可能,但心里还有微乎其微的希望是他……所以自己才会这样心急如焚地赶来吧。
话说回来,那个对面明显已经不耐烦了的谁——他手里的那是枪吧噢谢特光天化日之下再说我们还没摊牌不要把这种东西拿出来啊喂!
“我说,如果琼斯先生还没有想好开场白了的话,我们就不用谈下去了哟~”
阿尔心里一阵悲愤,这种明摆着属于反派的话怎么看也是我的台词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知道上校您对我们这里的工作是否满意呢?”
“嗯,除了负责人有些无能之外,总体来说我很满意。”对方笑容亲切地说。
——他绝对是故意的。阿尔现在真的很想一拳揍过去,要不是念着家里那个老头子不要明着得罪军方的唠叨的话。
“那么,这里的事务还要麻烦贵教多多操心了。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这么说着的两个人,却默契地没有进行下一步惯例的握手,唯有脸上笑容灿烂如同那二月的春风。

当伊万从阿尔的接待室出来与守在门口的娜塔莎会合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近乎全黑,接待室外的长廊上悬挂着的灯已经亮起,毕竟到达的时候已是下午,而与阿尔见面又是安排在巡查工作全部结束之后,伊万对此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想着最多回去支一笔加班费就是。只是从这里回到大门口的路线让他有些苦恼,由于刚才是被那个管家模样的少年带进来的关系,自己并没有费心记路,而就是这一段不长的距离,走法竟然出乎他意料的复杂。
正烦恼着,刚才见过的那个少年鬼使神差地又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不变的装束让伊万一眼就认出了他——特别是他的西装胸口上绣着的那个琼斯家族的纹章,那种超规格而色彩又明艳得诡异的夸张设计实在让人一眼就印象深刻,不过除此之外,伊万对他的脸和声音等特征却没留下什么印象,这让他自己也不免有些疑惑。
不过凭脑海里模糊的记忆,眼前的少年好像比刚刚矮小了些?还是说,是因为带上了一顶斗篷的关系?
少年走到伊万的娜塔莎的面前,低低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斗篷的上端盖住了他的面容,比来时更加让人看不真切。
伊万示意面露怀疑的娜塔莎紧挨着自己,跟上少年的步伐,除了这样,他们没有别的选择。行走之中,伊万若有所地思问:“……那顶斗篷,刚才你没有穿吧?”
少年没有回头,娴熟地应:“是的。少主吩咐我等一下出门办一件事。”
“哦……”
走廊上,三人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夜幕中,前方只能看见深不见底的黑暗。

接待室内。
阿尔嘴里塞满了食物,边继续往口中丢着小甜饼——每一块饼干都被他想象成布拉金斯基那张欠扁的脸,因此吃得无比解恨,他口齿不清地问身边站着的少年:“马修,耀他开始行动了?”
“是的。”被唤为马修的少年已经脱去了那身管家制服,换上了一身和阿尔十分相似的休闲装,安静地站在他的身边,他有些担心地瞟了一眼正在胡吃海喝的阿尔,“让他这样好吗?我们也该做点什么才是。”
“没关系。”阿尔大手一挥,“让他尽早了了这个心愿,也好早点开始工作。我们先静观其变,有什么情况就立刻出手,我现在可舍不得他死。”
“是。”
“……(嚼)对了马修,话说布拉金斯基那混蛋一点没发觉你被调了包,还真多亏了你那零存在感属性啊,哈哈哈哈……”
“&*¥%#@!……”以上是马修内心无处宣泄的针对阿尔的猛烈吐槽。

伊万直觉到不对劲,他本以为到了走廊尽头的转弯处,却看见少年并没有转向的意思,而是停下了脚步。他抬头张望,眼前的两盏灯明亮依旧,身后却是一片漆黑,看不见来时所经过的其他灯所发出的光亮。大意了,他带他们到达的根本不是什么出口,而是一间完全密封的密室!
几乎是意识到的同时,少年猝尔转头将斗篷扔在地下,从身上不知何处射出的两只飞镖精准地跃往头顶上两盏灯的方向,灯丝被割断的瞬间房间随之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不出一点瑕疵。
王耀脱下斗篷的瞬间伊万只来得及看见他的双眼被一块黑布严严实实地遮挡住——从刚才到现在他的所有动作都是凭记忆和感觉完成的?来不及思考,涌上眼帘的黑暗所带来的短时间夜盲使他暂时地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这对于有黑布的保护而在黑暗中行动无碍的王耀而言无疑是个绝好的机会,他一手扯下布条,一手拔出腰间的匕首,用这个刺入那个人的胸口以后,折磨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噩梦就能结束了,永远……他毫不犹豫地向那个体型比自己明显壮硕得多的男人扑去,必须尽快解决,在他的视力恢复之前……而且不到最后关头,王耀也并不打算用枪,一来怕走火的声音惊动附近的居民,二来……
“哥哥,小心!”娜塔莎迅速地挡在了伊万的身前,因为看不见,她只能凭着感觉判断着对方的进攻方向,王耀的进攻逼得她根本没有时间拔枪,伊万明白娜塔只是在争取让他们恢复视力的时间,但面对的如果是那样心思缜密的对手,对娜塔来说无疑是很危险的,他必须去帮她——等一下,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虽然看不见对方的面容,但在王耀除去眼罩后,伊万能清楚的感觉到之前那道钻心剜骨的视线又回来了,而且一刻都没有再离开过自己,也就是说,对方就算是一直在与娜塔莎打斗,但是眼里看着的只有自己一个人?这太不合常理了,照理说他的注意力多少应该集中一些在自己的对手娜塔莎身上……并且凭他刚才显示出来的身手,还有所占的优势,娜塔莎竟然到现在还毫发无伤……?
难道说……不,如果真是这样,对于一个杀手来说,也太不可思议了……
“娜塔,出去!”伊万突然大喊道。
“可是哥哥……”
“这是命令!出去!”
一阵短暂的沉默,接着打斗的声音停止。娜塔莎在黑暗中勉强摸索到了门的位置,离开了密室,而和伊万预料的一样,王耀并没有阻止她。现在,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伊万的夜视力也多亏娜塔的拖延时间而恢复。
他在黑暗中搜索着那道灼人视线的源头:“你是琼斯教派的人?”
“……”意料之中的,对方没有回答。
“杀我是琼斯那边的指示,还是你个人的意思?”
“……”
“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伊万能隐隐看到对方肩头处垂下的长发,加上他(或者是她?)的个子,他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提得和前两个一样有质量……等等,如果真的是女孩子,那不就是娜塔莎级别的,或者更厉害?那可是他最头痛的类型……
王耀显然对这种刑讯逼供似的对话模式感到不耐烦极了,尤其是最后一个问题更让他不爽:“你烦不烦。是不是快要死的人,废话都特别多?”
“嗯?我不记得我有说过废话哟,这对我来说可都是很重要的讯息不是吗?不过既然你不肯说的话,那我就只好自己推断了哟?”嗯,听声音来说,应该不是女孩子,“你不愿意对我妹妹出手,是因为你的目标自始自终只有我一个,对吗?是不想伤害除了我以外的人,还是另有目的?可真是个温柔的杀手呐。”
“闭嘴。”王耀刀锋一亮,不由分说地直接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伊万•布拉金斯基,等你断气之前,我自然会告诉你。”
“那看来我是没办法知道了,真遗憾呢。”维持着戏谑的口吻,伊万的身体却已经自然地进入了战斗状态,王耀的身手非常灵活,完全发挥了他个头的优势,而且出手毫不迟疑,几乎是招招指向伊万致命的部位,不过对于伊万来说,这样显然还不够——想当年自己初入伍时,吃了多少的苦,经历了多少模拟演练和实战洗礼,才一步一步打拼到今天的地位,近身战什么的,对他早已是家常便饭。
象征性地退后了几步,伊万抓住王耀改变方向的空当,右手迅速伸向腰间的大衣内侧,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摩擦声,一把反射着寒光的军刀横亘在两人微弱的空隙之间——这一次初试虎穴,伊万也并不是毫无准备,势均力敌的对手挑起了他身为军人的嗜血本能:“那就让我看看吧,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能杀得了我。”
“唔……”受到巨大力量的冲击使王耀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形式正向着越来越不利于他的方向发展。不行,如果这一次失败的话,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他心里默念着,一咬牙,匕首带着他身体的大部分力量抵上伊万挥下的长刀,空出的另一只手迅速伸向身后掏出刚才未用完的飞镖,瞄准伊万的脖颈掷出去,伊万一惊往左边闪去,飞镖擦着他的脸颊划过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王耀没有给对方反击的机会,刚刚掏出飞镖的手又从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变出第二把匕首,直指对方的胸口而去。
伊万被王耀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吓了一跳,这种就算把自己的破绽暴露无遗也要凭速度压制住对方的打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王耀攻击中所流露出的刻骨恨意也让他困惑不已——他,就真的那么想要自己的命,想要到……连他自己的命都不在乎了?说起来自己得罪的人也……倒是有不少,但还没到这种程度吧……
眼看对方的致命一招自己已无力闪躲,伊万腾出一只手挡在胸口之前,到位的一瞬间尖锐的刀锋即从他宽厚的手掌中横穿而过,疼得他不由得呲了牙,但也正是这一不得已而为之的下下招减缓了匕首的前进速度,让他的心脏得到了逃脱的机会。
没料到伊万和自己同样豁出去的王耀明显地一愣,一个分神之间对方已再次逼近自己眼前,那只还连着自己匕首的大手顺势将自己整个按到在地,军刀直指自己的咽喉。形势逆转。
我输了。对不起,爸爸。王耀闭上眼睛,眼泪夺眶而出,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难过。
“这就结束了?嗯……唔……”压覆在他身上的重量突然减轻,伊万站起身,在他身旁一定距离处站定,一个用力拔出了扎在手心的匕首,刀锋离开肌肉时带来的剧痛疼得他不由得呻吟出声,“不过,你已经很努力了,值得表扬哦~作为奖励,我就送给你——一个杀了我的机会,怎么样?”
照理说,这样的举动有违伊万作为军人一贯的决绝,但他心里就是有一种冲动想陪那个神秘的杀手玩下去,想到他的恨意、他的绝情、他的拼命——完完全全是冲着他一个人来的,是只有自己才拥有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东西,伊万心里就感到莫名的兴奋与享受,并且病态地渴望着更多。
——真想看一看,这双满怀着恨意的眼睛,究竟是长在怎样的面容之上。
伊万看着缓缓站起的对方露出他一贯的冰冷笑容:“拔枪吧,你身上有的,对吧?机会只有一次哦,要么把子弹射进我的身体里,要么就射偏——当然,它会引起什么后果我可不负责哟,最坏的结果就是惊动整个赈粮所的人,把琼斯教的真相全部公之于众哟,怎么样,敢和我赌吗?”
他满意地看见在显而易见的动摇过后,对方将明晃晃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王耀能感觉到面前的男人所散发出的巨大压迫感紧紧包围着自己,他的话语如同的不可违背的命令使他机械地动作着,掏枪、上膛、瞄准、射击,快速变化着的敌我形势和心中尚未平复的情绪让他已经不堪重负。
子弹偏离。意料之中的失手。
“真可惜呢。早知道你枪法那么逊,我就和你赌别的了。不过——”反应过来的时候伊万的唇舌已经紧紧贴着自己的耳边,发出危险的讯号,“这一次,换我了哟。”言罢,王耀感到腹部传来一声钝击所造成的闷响,紧接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他的身体终于不受控制地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下一步该怎么办呢?看着昏睡过去的王耀,伊万心里愉快地计划着,就地结果了他以防后患,还是带回去继续套他的口风,自己现在可真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他了。
突然,一个坚硬的物体抵上了自己的后背,阿尔的声音阴沉地响起来:“到此为止了,布拉金斯基。”
“哈拉?一个小小的杀手就能引出下任教主这样的大鱼,我可真荣幸。琼斯少爷这么快就要撕毁我们刚刚建立的盟约吗?”伊万的口气听起来毫不紧张,而是充满了愉悦,这样一来,琼斯教的把柄可算落在他手里了。
“少废话,耀他可是对我来说相当重要的人。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就别怪我单方面毁约了,下地狱去吧,布拉金斯基。”
耀。伊万在心里默默重复着这个名字,暗暗地将它记住:“琼斯,你知道军人和平民最大的差异在哪里吗,那就是经验,踏着战友的尸体一路走来的我,和在温室里长大的只会纸上谈兵的你,你说,哪一个更强呢?作为一个军人,从来不会让自己腹背受敌。”
“不好——”阿尔这才注意到对方明晃晃的军刀早已不知何时抵在了自己的咽喉处,注意力被转移的瞬间,伊万以比他快得多的速度转身一把夺下原本抵在自己后背的手枪,一拳将阿尔击倒在地,充满威胁地用枪对准着他。
“总之,今天的巡查我收获很大,琼斯少爷,我们后会有期。”伊万退至密室的门口,刚刚被娜塔关上的门因为阿尔的闯入已然大开,门外的娜塔不知去向,伊万皱了皱眉,心里默默希望着妹妹平安无事,转身离开。
伊万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阿尔挫败地用手抚开遮挡在眼前的金发,顺便拭去额头密布的冷汗,哥哥强成这样,马修也不知道能不能拖住他的妹妹:“竟然和这种男人为敌,我真同情你,耀——耀?人呢?”他这才注意到身后原本应该是王耀躺着的地方,现在竟然空无一人。

直至摸索到大门口,伊万还是没有发现娜塔莎的身影,回家的时候去她家看看吧,但愿是已经回去了……说起来,自己也该快些回去才是,手上的伤拜刚才阿尔弗雷德那混蛋的攻击所赐又裂开了一点,疼死了……
从赈粮所大门口高高的石阶走下,踏上了街道坚实地面时,伊万心里竟涌起了一阵解脱感。呼吸了一口晚风中带着些倦意的空气,他迈开步子向前走了几步,却听见身后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月色中的王耀立在那满布着微小裂痕的石阶之上,借由高度的依托俯视着伊万掩饰不住惊讶的面容,他吃力地喘息着,腹部的鲜血滴落在石板上蔓延而开,双手颤抖着握住枪柄直指着伊万想要离开的方向。温软的月光如同早已安置好的灯光器械般从各方依次投射而来,由下而上照亮了他的脸庞,瘦削的下巴,明艳的双唇,小巧的鼻子,还有那双如琥珀般斑驳的、却饱含着从未消散的深深恨意的眸子。
——竟然是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啊。伊万不知觉中忽视了那对准着自己的枪口,出神地想,心中神不知鬼不觉地燃起了一点点的惊喜……和遗憾。
这张脸不知道笑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呢,一定很好看吧……但自己能看到的,就只有这种绝望至死的、恨得刻骨铭心的表情吗?把他逼到这种地步的人,是……自己吗?
“你……就真的那么想杀我?”他直视着那双眼睛,表情第一次产生了动摇。
王耀惨然一笑:“伊万•布拉金斯基,只要你死,其他的,又有什么所谓。”
他颤抖着、喘息着向前迈出一步,原本倚靠在门上的身体一时间失去了重心,王耀扣动扳机,意识的最后仅剩下那声对空而鸣的凄烈枪响,踏空的双脚,头部砸在坚实水泥上发出的沉闷敲击声,从高处轰然倒塌的脚手架,以及那个男人飞奔而来的高大身影。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嗚呼呼~

阿露要把小耀抱回家了嗎>////<????
期待發展~~


PS.米英也好萌~

No title

To 璃亞夏:
是哟抱回家以后还会有狗血的逆转剧情~
发展请期待=v=
我不大会写米英的说,亲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