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2)

【二章】
如同大多数的秘密一样,琼斯教的秘密除了教派的高层人员外几乎无人知晓,牧师和教主与生俱来的伪善面容似乎注定了他们掩盖真相的天分与本能,面对着忠诚的教民说出世间最仁慈的话语,一转身却在无人之处机关算尽,将教派的真相装进最坚硬的瓶中,封上最密不透风的蜡,然后深埋于地底之中。
因此,除了教派领导人员本身,几乎没有人知道在琼斯教最大的教堂的地底下,有一个已建设得颇具规模的杀手训练营,和足以媲美地方军火库的武器仓库。这种隐瞒是双向的,不仅教派的一般教民对教派所干的勾当毫不知情,训练营中的杀手和前来交易或接头的其他组织人员也只当这是一个势力较大的、与其他组织无异的反政府组织,而不知道这之上有教会为名的庇护。归功于这天衣无缝的保密措施,琼斯教才得以安然地存留至今。
由于与教主继承人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特殊关系,王耀有权使用训练营中仅有的一间单人练习室,他本人也乐得离那些周围人对他和阿尔的风言风语越远越好。这一刻,表情显然有些烦躁的清秀少年正拨开覆盖在眼前以防止火星混入眼中的护目镜,握着的手枪随手扔在托架上,他边抬脚拨开聚积在鞋子周围的弹壳,边眯着眼睛查看刚才的射击成绩:一号目标命中,二号目标命中,三号目标偏离……
“十发七中。Opps,你今天可不在状态。”身后伴随着房门的开合响起一声轻佻的口哨,声音的主人似乎永远也学不会进屋前先敲门,作为下一任教主的阿尔弗雷德身上的气质与组织表面上显示出的庄重威严格格不入,比起其他成员冠冕堂皇的穿着,街头青年时兴的衬衫牛仔的打扮显然更加吸引他,即使被现任教主琼斯先生训斥了多次依旧我行我素的性格,倒让他看起来比那些古板的老绅士们更容易打交道些。
王耀转身看向他,黑发青年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不请自来的拜访:“阿尔弗雷德,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教我长枪?”
“就你现在的状态可不行。”阿尔嬉皮笑脸地往他身边挪近,顺势一把将与自己相比显得格外瘦小的东方人拉进怀里,“不过你要学习的东西可不只这些,或许我可以开始教给你你琼斯家族‘媳妇’的婚后注意事项?”银色半框眼睛之下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闪烁着一丝狡黠的光。
怀里的人并没有闪躲:“我现在不需要这个。阿尔,你知道的,我现在还……”
“我知道,亲爱的。”阿尔打断他的话,换上了一副足够温柔的声线,“在你没有杀掉那家伙之前,你是不会服从于我的,对不对?没有关系,我可以等。”这么说着,他低下头顺势想要索取一个吻。
感觉到了阿尔危险的气息的王耀用力挣脱了他的禁锢,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对于已有婚约的他们来说有些过了头,他又逼迫自己露出一个还算温柔羞涩的笑容:“你知道就好。在婚礼之前不要碰我,我们说好的。”
身体维持着僵硬,在离开练习室关上门的一瞬间,王耀听见了阿尔发出了一声充满了嘲讽与不屑的“切”。

不要当我是傻子,阿尔弗雷德,你那脏兮兮的衬衫上面新添的口红印子不要以为我没有看见,我一直没有明说是因为我知道我和她们对于你而言没有任何差别。
我们的婚约,从头到尾就是一场交易,彻头彻尾的一个笑话。
“王,你有电话。”
“……小香,是我。你还好吗……我?老样子……没有啊,你大哥好的很……哈?我才没有哭呢,你听错了,哈哈哈……”
恨他,伊万•布拉金斯基,把他王耀一辈子都毁掉的男人,比恨谁都要恨他。

房间内,阿尔毫不在意地吹着口哨,耀的确没有那些扭扭捏捏的女孩子好哄,但他也不介意,反正他总有一天会乖乖屈服的。说起来,他对那些千篇一律的女孩子的确感到有些生厌了,王耀倒是一个不坏的结婚对象,至少他不会哭哭啼啼说些要他负责的蠢话或者硬塞几个孩子让他抚养,这样看来,虽然和男人结婚有些荒唐,却也甚合了他的心意。
再说,这桩婚事本来的意图就在于绑住王耀,自己的父亲当年收留他们兄妹的时候就早已谈妥条件,王耀在完成自己的复仇后必须立刻着手继续Dr.王没有完成的“那个研究”——毕竟那个研究本身也是属于他们组织的,为了避免他中途反悔,老琼斯才钦定了这门婚事。本来阿尔更中意的是王耀漂亮的妹妹王湾,但不想对方已在本田教授家学习期间和教授的儿子本田菊私定了终身,也只好退而求其次。
阿尔一清二楚,这场婚约从头到尾就是一场交易,彻头彻尾的笑话。
王耀也好,那些女人也好,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他们受到多少伤害,又关他阿尔弗雷德什么屁事。
反正最想要的那个人,永远都得不到了。即便堕落到地狱的最底层,那也无所谓了。
亚瑟•柯克兰,都是你害的。
蓝宝石般的眸子镀上一层冰冷透骨的恨意。那是唯有绝望至深的人才拥有的独家烙印。

新制的蒸汽列车在有规律的轰鸣声中不紧不慢地前行,车窗外聚积在道路两侧的冰雪渐渐消融,取而代之的是愈加苍翠的绿,映得人冰冷的内心仿佛也能随之苏醒。
终究是要告别这片寒冷之地的了,压抑着心中某种莫名的复杂情愫,亚瑟抿了一口上车之处便未曾离过手的红茶,下定决定第三次主动向那位比自己还要严峻刻板的少年搭话,而在这之前,对方也正刚刚结束了第三次对整列火车的全面排查。
亚瑟发现瓦修似乎对和陌生人攀谈感到相当不自在,每次的对话都是由自己发问,而回答也往往只有简单的两三个字,他似乎格外不愿言及有关自己的话题,亚瑟也只好向他询问一些中央军部和首都生活环境之类的情况,心中暗暗担心这个身为中级别军官、却完全不会为人处世的少年的人际关系与他未来的仕途。
“那么,你们那里一般会有什么娱乐活动?比如说晚会什么的?”
与别他问题不同,亚瑟注意到这一次少年几乎是脱口而出:“钢琴演奏会。”说罢脸突然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不知道在解释给谁听,“……那,那个啊,因为最近有个,叫什么的,钢琴家在那里举行巡回演出,吾辈只是听别人说而已啦,听得比较多而已,吾辈对那种东西才没有兴趣。”
少年慌张的态度让亚瑟直觉到有问题,除了他本人看上去一点不像会对钢琴有兴趣的人这一点以外,一个问题就能引出他那么多话,这还是两人见面以来的第一次——就像是在笨拙地介绍别人去看演奏会又不愿意承认一样。
到时候有空去听听吧,亚瑟暗想,到时候约上他也无所谓。一路接触下来,除了有些不好相处,亚瑟觉得瓦修人其实不坏,应该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当中央直属北方司令部负责人——伊万•布拉金斯基上校空降当地最大的M粮食赈济所时,赈济所内的所有工作人员外加正在领赈粮的贫民们都不免大吃一惊,因为才干和作为向来颇得人心的布拉金斯基上校当即引起了市民的热烈欢呼,这也自然惊动了粮济所的直接负责人——阿尔弗雷德•F•琼斯。
虽然名义上属于国家机构,琼斯教却是这里最大的投资方,也因此得以掌握了这里的直接管理权。
从这一计划制定之初,除了遭到了托里斯和菲利克斯两名副官的反对以外,就连向来对伊万言听计从的妹妹娜塔莎也觉得哥哥这次有些太过莽撞,毕竟像伊万这种军衔的军官的抛头露面无疑是给出军部已经开始注意琼斯教的明确信号,而他们的上司也必将成为众矢之的,很可能成为教会想要极力铲除的下一目标。但伊万本人却挥挥手毫不在意。
“就算万一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娜塔也会全力保护我的,不是吗?”娜塔莎记得她最后一次向伊万提出自己的担忧的时候,对方笑着抚摸上自己与他同样色泽的长发,温温柔柔地说。
是的,为了保护最爱的哥哥,娜塔什么都愿意做,因为我不仅是他最信赖的辅佐官,更是他的亲人。这样默念着,娜塔莎一边继续紧随着伊万的脚步前行,一边用手肘和膝盖暗暗确认着腰间和腿上手枪的位置,复习着最为迅速的拔枪动作,拥有北方司令部第一神枪手的她对自己的射击能力有着百分之百的自信。
“上校,琼斯少主想要见见您。”一个管家打扮的少年走近伊万和娜塔莎,用有些纤细的声线邀请着,擦得明亮的眼镜片反射着捉摸不定的光芒。
正解读着这道光芒的含义,伊万却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剜人的视线死死盯住了自己,那目光仿佛能将人生生割开,直刺到人的心底最深处,万劫不复。
他回头,眼前却只有一片空白。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