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1)

话唠属性爆发……nini阿尔只能放下一章出来了【泪目】忘了说了,这文会有【伪】米中……

【一章】
五年后,黑塔国北方司令部。
托里斯觉得自己的胃现在非常痛,今天他原本的计划是在中午以前争分夺秒地赶完那份30页的报告书——天杀的那个鬼畜的上司脑袋里装的是什么要求他一天之内写完,然后下午请假去集市买食材并回家准备一顿足够丰盛的双人烛光晚餐——菲利克斯或明示或暗示的今天是他们交往一周年纪念日的言论他已经听得耳朵快起茧子了,然而问题就在于他计划内的这两个人正在丝毫没有知觉地破坏着他的计划。
首先是他亲爱的同事兼恋人菲利克斯现在正以一种神似鳗鱼的姿势缠在他身上死命地蹭,一边用软趴趴的甜腻嗓音向他第十一次地抱怨说他觉得身上这套女式军装的裙子实在太长了要是换成缀满蕾丝的粉红迷你裙就完美了,其次是他亲爱的上司伊万•布拉金斯基上校用他更加软趴趴的甜腻嗓音说托里斯帮我泡杯咖啡吧限时三十秒哦,混蛋这已经是一个小时内的第五杯了这家伙咖啡因中毒吗还是存了心想要整他是吧。
然后托里斯能感觉到伊万身边站着的辅佐官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少尉向自己投来的杀必死光,上司的美人妹妹剜了自己一眼然后以不变的冰冷表情转头对着伊万说哥哥我也可以帮你去泡的。
——不用了娜塔,我怕你在里面下春药啊。托里斯深信突然发起抖来的上司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
怀里听到了全部对话的菲利克斯将脑袋从自己的胳膊上移开,以一种绝对违反军规的不敬眼神嫌恶地瞪了伊万一眼:“我的托里斯是你的副官不是仆人,要咖啡的话你不会自己去茶水间取啊混蛋——啊,托里我肚子好饿,你帮我去拿些点心来好不好?=3=”
……综上所诉,托里斯的胃痛还在不断升级中。
布拉金斯基上校办公室的早晨,一如既往地充满着诡异的活力。就在这时,适时响起的敲门声绅士地阻止了这场混乱闹得越发不可收拾。
亚瑟•柯克兰上校永远是一身一尘不染的标准军装打扮,梳得齐整的金发与军装外套上装饰着的金链相互辉映,将他本身不凡的气质衬托得更加富有魅力,与同为上校级别的伊万随性甚至显得有些慵懒的穿戴与气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作底的白色衬衣外被他坚持加上了本不需要的领带,让他看上去比起军官更像是一个出席酒会的贵族,而在他的身上却也并不或缺军人所必须的干练作风和敏锐直觉。
“哦?可真是稀客光临,怎么了柯克兰上校,开发了新口味的烤饼干吗?”看着托里斯等三名副官迅速起立对着亚瑟敬礼致意——军部规定下级军衔见到上级军衔所必须的行为,伊万笑着打趣着自己的客人。众所周知,亚瑟对自己的工作要求非常严格,平日里几乎整日一头扎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处理着小山一样的文件,难得的走动也仅限于向同事们分发自己在家亲手制作的各种点心,虽然亚瑟本人对此相当热衷,但在领教了他的厨艺之后,军部的所有人还是衷心地希望他们的柯克兰上校能对他的工作更加执着一些、不要离开办公室半步为好。
伊万注意到亚瑟今天的心情好像相当不错,对他显而易见的挖苦也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他挑了挑有些超规格的眉毛:“现在你应该称我为少将了,布拉金斯基上校。”
“哦?那可真是恭喜了,那少将您这次来有什么吩咐?”伊万陷在沙发椅里懒懒地行了一个礼,对方见状有些无奈地挥挥手,也就没有介意。虽然平日里见面机会不多,但伊万和亚瑟毕竟曾经在战场上作为搭档合作过,因此对彼此的脾气再清楚不过,虽然嘴上不说,两人倒也是承认并欣赏着对方的实力。
“那我就直说了。”亚瑟走向正对着伊万的办公桌的长条沙发,选了一处舒适的地方坐下,一旁的托里斯细心地为他端来了他最爱的红茶,“升职后我马上要被调往中央,所以这里有些我放心不下的事务要转交给你来负责。”
伊万眯起眼睛:“上面的命令?”
“既是上面的命令,也是我个人的请求。”亚瑟答道,“继续调查并监视那个名为琼斯的反政府组织,等到时机成熟将其一并铲除。”
伊万和亚瑟等所属的北方司令部是黑塔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之一,黑塔国的国家司令部由位于首都的中央司令部为统治核心,下设东南西北四地司令部分管各地事务,中央司令部最高领导人即为国家总统,集行政、军事、司法权力于一身,整个司令部自总统,到下一级的副总统、将军、校尉等所有人员全部由军人担任,具有平日处理国家事务和战时前线应敌的双重职能。
由军人构成的政府机构固然比一般的政府机构更为强硬和干练,但也必然更为残酷和腐败,政府内部的争权夺利和对反政府势力的血腥镇压已然让它丧失了大半民心,政权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国民暴动、示威游行等呈愈演愈烈之势,但在亚瑟和伊万所负责的北方倒也还算安定,除去两人过人的能力之外,他们管理的北方司令部的所作所为得到人民的拥护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所以听到亚瑟用如此严肃的口吻谈论本地的反政府组织的时候,伊万心里也是暗暗吃了一惊,自己对此竟然毫不知情,原以为这里即使聚集着些小团体也尽是些不成气候的小打小闹,听亚瑟的口气却好像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琼斯……”伊万努力地调动着脑海里少得可怜的相关讯息,“我倒是听说当地有个挺有名的教派叫琼斯教?”
“不错,就是他们。”亚瑟阴郁地点点头,“以传教为名取得组织的合法化,因为现任教主老琼斯的个人魅力和领导才能拥有大批信徒,教派也发展到了相当的规模,并会定期组织慈善募捐和救济穷人的活动,政府在当地的一些工程也有他们的投资……”
“听起来很不错嘛。”一旁的菲利克斯忍不住插了一句,伊万不动声色地扫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亚瑟点点头并不否认:“的确,听来任谁都会这么想。但经过我们长期调查却发现,他们内部是一根庞大而复杂的联络网,他们为反政府分子提供庇护,与其他反政府组织进行枪支弹药的黑市交易,甚至为他们培养针对军部人员的杀手,近年来各地的一些暴动也貌似与他们有着一定的联系……最要命的是,我们发现他们与军部的高层里的某些人有勾结,简而言之,他们背后有靠山,据我猜测,应该是与那些有意夺取总统位置的人。”他一口气说完,顿了顿,“总之,相当的难办。”
“既要保护地区的和平,又不能过于惊动中央吗……”伊万苦笑,“这一淌水可真够深的,难怪就算是你,这么多年也摆不平。你可留了件好差事给,伙计。”
亚瑟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少来。我还不知道你,我摸准你就是个坐不住办公室的人,这可是难得的实战机会,我看你手都痒痒了吧,伙计?”
伊万不置可否地笑笑,摸出了腰间的手枪,漫不经心地拉起一方衣角擦拭着:“我喜欢冒险。其乐无穷。”
“真是个危险的男人,我真庆幸我们不是敌人。”这样说着,亚瑟起身,对身边的另外三人点头示意,转头准备离开。
“对了,亚瑟?”身后突然响起伊万的声音,“我从刚才开始就有个疑问,对于琼斯组织的内幕,你得到的资料真的百分百可信吗?都是前所未闻的事,我毕竟也和你共事了这么久,为什么我就这么孤陋寡闻?很不爽哦。”
亚瑟沉默了一会,最后简短地说:“我在那里卧底调查了两年。”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不过很丢脸呢,最后还是败露了。小鬼,论经验和敏锐程度,你还有得磨呢。”在离开前,他突然像又想起了什么,转身直视伊万的眼睛,“你多保重。还有……别陷得太深,该收手的时候,就收手吧,我可没功夫赶回来参加你的葬礼。”留下这句有些意味不明的话,他终于如下了决心般的,径自离开,不再回头。

出了办公室便是那条终年敞亮明净的走廊,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风景,亚瑟轻轻地叹了口气,向不远处的一个抱着双臂站立着的人影走去。
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人影警觉地抬起头,竟是和自己相似的金发绿眸,但是那张脸庞与自己相比明显稚嫩了不少,亚瑟暗暗惊觉于对方的年轻:“你是中央派来的……?”
“是的,柯克兰少将。”少年严肃地答道,左手举起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吾辈瓦修•茨温利,军衔中校,奉命护送您前往中央司令部任职。”
亚瑟向他回了一个礼,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辛苦你了。……想不到,我亚瑟•柯克兰,竟然还会有让人保卫护送的一天。”
“抱歉,这是中央的意思,您现在身份败露,为了以免琼斯那些人来找麻烦,还是小心些为好。把您调往中央,也是出于这个考虑。”
“我明白。”亚瑟拍拍瓦修的肩,后者对这有些过于亲昵的举动明显地愣了一下,对他露出一个不大自然的笑容:“走……走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