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楔子

很心痒地来fc2开博安个家,希望能一心一意地把这里堆得满满的……于是开博文就是这篇《假面之歌》~脑补了很久的剧情但愿能有始有终地把它写完,加油加油!
剧情的初期发展是杀手耀和军人伊万的设定,之后会变得越来越复杂……这里设定的很多角色都是多重的性格或者身份设定,所以文章取名叫《假面》呢。有关背景大致是由军部统治的国家,后蒸汽时代略似钢炼的那种,文章里会有进一步阐述。
这里的小耀设定年龄比万尼亚小五岁左右。露中是主CP, 辅CP是瑞奥和米英,估计酱油CP有百合组和普洪,其他看剧情发展而定……

于是放正文——

【楔子】
木制旋转楼梯在来访者毫无规律的焦躁脚步下发出阵阵沉闷压抑的呻吟,穿过回廊,墙壁上交织装饰着的东方刺绣与西方油画熟视无睹,两侧排列整齐的乌木雕花架子上本应安放稳妥而今却碎了一地的烧瓷花瓶倒是足够引人注目,内心不断加剧的不安迫使他不能放缓脚步思考究竟是何人所为,脑海一片混乱中只有大门口倒在血泊中的女仆小越睁大的双眼依旧历历在目。不觉中并不狭长的走廊已近终点,拥有一头黑发的少年半垂下在晨雾中显得有些过于清亮的琥珀色双眸,无言地打量着走廊尽头那扇半掩着的黑色木门。
就是这里,父亲的实验室。
他已找遍了所有的房间,因此确信那个男人一定在这里,记忆中的他将大半辈子的精力全部投诸于这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内,有时连三餐都是吩咐小越送进去匆匆解决,与这份执着相称,人称Dr.王的父亲在药学领域拥有当仁不让的显赫声名。而与大多数性格孤僻的天才不同,这个脸上总是挂着温暖笑容的男子从不吝于对家人表露内心的钟爱和珍视,也总是不厌其烦地热情接待那些前来拜访取经的、怀揣着种种美好梦想的年轻后辈们。
所以说,若是往年的这个日子,父亲一定是早早地起床,洗漱完毕,将混合着各种试剂味道的白色工作服换成鲜艳的红色传统礼服,在大厅里等待自己的三个远赴他乡求学的儿女一年一次的回家探访,然后一家人享受这每年仅仅一天难得的温馨假日。
作为家里的长子,王耀在每年的这一天总会比约定时间提早赶回家,以帮忙小越准备丰盛的餐点,今年亦是如此——毕竟除去一年只回家一次的内疚心情以外,把一桌子菜的准备工作全交由一个年轻女孩来负责确实有点太勉强了。王耀兄妹不是没有向父亲提出过增加家庭聚会的次数,或是多雇几个帮佣,但都被父亲以实验需要安静的环境而拒绝,在这一点上,向来脾气温和的父亲却是相当固执,甚至在某一次的讨论中罕见的冷下脸转身离开,至此兄妹三人也就默契地不敢再提。
虽然表面上依旧是那个温柔亲切的父亲,但他生活习惯中一些微妙的变化依旧逃不出再熟悉不过他的王耀的眼睛,尤其是在母亲意外车祸身亡后,父亲显得憔悴深沉了不少,就像认定了自己会给身边挚爱的人带来灾难一般,他开始用一种温和的方法为自己筑起看不见的巨大高墙:他将三个儿女送往不同的科学家朋友那里进行学习,尽数辞去服侍了自己多年感情笃厚的佣人,只留下一个远亲的遗眷,一个名唤越的女孩子照顾自己的起居,安静而寂寞地守着这一栋空荡荡的别墅。王耀不止一次怀疑父亲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和弟妹,怀疑将他们送出去只是他冠冕堂皇的借口,但想到每次回家那个男人发自肺腑的温暖笑容和留恋的眼神,又不禁一次次否定自己的怀疑。
往昔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胸腔中急速跳动的器官一阵突兀的抽搐,随之而来的是没有伤口却迅速流遍全身的疼痛,那是一种名为绝望的疼痛。在看到小越的尸体的时候他就隐隐感觉到了,自己的父亲不是导致这一切的元凶,就是和小越遭到了同样的毒手,而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这个本就残缺不全的家都是一场暴风骤雨般的残酷浩劫,直到它彻底破碎不堪。
门背后即是一切的真相,他渴望接近它,却又害怕接近它。
无论看见什么,都一定要坚强。他默默地告诉自己,然后推开了这最后的屏障。
整张掀翻的桌子,散了一地的参考书,空气中刺鼻的气味参杂着溅出的各种试剂的化学味道、打翻的墨水味道……和浓重的血腥味,就像调色盘里的同一片区域被迫涂上了不同的颜色,随后混合成了辨不清的黑。
而自己思念着的人正安睡在墙角那唯一一片纯粹得耀眼的暗红中,他睡得那么熟,是太累了吗?你看那些烧杯试管碎成的玻璃渣子落在他身上扎得那么深,他都浑然不觉,不会痛吗?爸爸。
王耀歇斯底里地扑上去拔掉那些残留在父亲身体各处的碎玻璃片,任自己的双手也变得一片赤红依旧不愿停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有眼泪在不停地往下掉。
——要是自己早一点回来就好了,要是当初坚持留在他身边就好了。现在,一切的悔恨都变成了徒劳。
或许是玻璃拔出的瞬间所带来的痛感刺激所致,王耀怀里的男人挣扎着动了一下,努力睁开了一半的眼睛注视着眼前麻木地重复动作着的儿子:“没用的……耀……在胸口……”
王耀当然知道的,那道手枪所造成的致命伤的痕迹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只是他接受不了,所以不想承认。
“爸爸,告诉我,是谁。”王耀蹲下身,无视着双手上不断地流出鲜血的伤口,将奄奄一息的父亲的脑袋靠在自己还略显稚嫩的、小小的肩膀上,声音不再带着哭泣所残留下的颤抖,温柔平静得仿佛只是向父亲道一声平常不过的晚安,纵使他的心里已被悲伤和愤怒埋没了所有。
怀里的老人踌躇了许久,断断续续地留下了最后的讯息:
“……伊万•布拉金斯基……”
啪。旋律中断。
少年眼里蒙上了仇恨所带来的无尽黑暗,好看的眸子不再清亮,深邃遍染。
他不知道那是一段没有被转达完整的讯息。

伊万•布拉金斯基,
救救他。
不要让他变得,和我一样。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沒有了心情去看任何小說了
http://www.uggsboots-online.com/cheap-ugg-boots.html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