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oved(2)

被自己渣化的伊万的帅到了【够
《Beloved》的歌词还真是和正文思路微妙的贴切。。。目前正在循环中,很喜欢最后一句“从梦里醒来,我将比以前更加继续爱你”=v=
狗血地敲着“如果那天我不曾遇见你的话”我下意识就想接“那么我就不会感受到那么痛苦、却也那么幸福了”。。。。。。。。。。。。。。。。。果然世间校园狗血剧大抵如此【曾经动过改编露中版《恋空》的我真的够了


逐渐远去的老友的声音还在心头回响
和那个总是为微不足道的小事而烦恼的单纯年代
数不清的相遇,数不清的别离
这样的日子,还将周而复始地延续
虽然会止步,但是毕竟还是要迈出脚步
邂逅的爱情,虽然不能改变我的生活方式
但是仍然希望与你同行
如果那天,我不曾遇见你的话......



偌大的学园里弥漫着面包和青草混合的香味。开学第一天无论老师还是学生,总还是有些懒散的状态,新修建的草坪和花坛尤其受欢迎,被肆无忌惮的少男少女们占得满满当当,毕竟之后余下的时间,也还很长很长。
相较之下,学校唯一仅存的一栋老教学楼及其附近就显得清冷许多,昏黑的墙壁在一片鲜亮的风景里如同一块褪了色的补丁、一块肮脏的锈斑。古旧的老楼总少不了形形色色的荒诞传说,而这一栋也当然不例外,放满了各种标本的生物实验室就常是故事发生的主要背景之一。世间所有与学校相关的鬼怪故事其实多半雷同,而这片区域让大多数普通学生除不得不来的课程以外,绝不愿意轻易接近的原因,则更多是由于校内某一群特殊学生渐渐在此聚集、蛰伏的关系。优等生与差生似乎总是如光与影一般并存,而这里,无疑是生活在阴影之中的他们,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栖息地。
没有人试图去改变这样的现状。就像两个迥异的平行世界,维持着不平等的隔阂才不致于失控,反而被认为是好的。


“耀君,那我把这些实验器材送回准备室了。锁门和归还钥匙就拜托了。”搬起装满玻璃器皿的蓝色塑料筐,本田菊回头对正在水台搓洗抹布的王耀说。
因为对实验楼的忌讳,班里人对课后值日的积极性向来不高,于是第一节课后的打扫任务自然而然地落到了他们两个学生干部的头上。王耀并不把那些传言放在心上,倒是在劳动过程中顺带被号称是敏感体质的本田菊普及了一大堆实验楼发生的灵异故事集。
“我去买点热饮过来,待会儿大门口见。”实验室的寒气让王耀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一年四季总是如此,冷到人的骨子里,或许是那些浸泡在马尔福林之中的空空的躯壳,他们原本的灵魂,真的还在此地徘徊的缘故。


坐落在实验楼外一隅的自动售货机也是许久不曾被使用过的破败模样,表面曾经醒目的红皮剥落了大半,只剩了个丑陋又笨拙的巨型铁皮盒,覆满灰尘的显示灯却隐隐还能辨识出亮着。王耀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硬币投了进去,金属摩擦的声音只短促地响了一瞬,随后便陷入了寂静之中再无回应,仿佛被眼前这个黑洞般的铁皮盒吸进去一般,他试着连按几次退币键,仍是不起任何作用。
果然是不能用了啊。王耀把剩余的硬币放回去,正打算转身离开,却听到了后面传来的、不断接近自己的脚步声。很陌生,他确定不是菊的,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他回头看见三个人高马大的学生拦住了自己的去路,邋里邋遢的校服是高年级的样式,身上的耳环和纹身是大街上混混最毫无创意的低俗打扮,中间那个似乎是头领的人冲着王耀走上前一步,不怀好意地笑道:“在这里见到真是稀奇呢,鼎鼎大名的王部长。”
实验楼的传言之二啊。王耀在心里苦笑一声,今天的自己说不定真被哪路霉星给缠上了,从早晨开始就没让他舒坦过。
“只是恰巧在这里上课而已。有什么事吗。”他不动声色地问。说怕这三两个小流氓,他王耀还不至于。
“果真是个严肃的人呢。像我们这种人,平时连王部长的脚跟都摸不到,今天听说您大驾光临,自然是都想来见见的。”打头的那个人说着虚伪的奉承话,猥琐的目光始终在王耀周身尤其是脸上来回打量,“不知王部长肯不肯赏光,和我交个朋友,我对你可是仰慕已久,果然名不虚传是个美人啊。”一边说着,没有闲着的手已径自伸上前去。
“啊——”下一刻只见那个人神情痛苦地捂住下巴,王耀收回拳头,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要交朋友,就给我放尊重点。”
“大哥!你没事吧?”
“可恶,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给这小子点厉害尝尝。”
......饶了我吧,在校内打架可是要写检查的,学生干部还加倍,没人性啊没人性。王耀一边想着怎么速战速决,一边祈祷别被路过的人看见,可以拖下水的本田菊除外。


“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啊,不考虑也让我加入吗。”三人的背后突然响起一个新的声音,拖长了的语调显得懒懒的,是那种柔软温和的声线,说的是明明确确的问句,口气确是不容质询的冰冷。
王耀没来由地又想到了生物实验室那种充斥着凉意的空气,冷得渗人。
他看见眼前三个人的脸色在听到那个声音的一瞬间就整个变得惨白,还护着下巴的那个用微乎其微的不甘声音咬牙:“布拉金斯基......”
身边他的两个同伙已经转身仓惶迎向那个逐渐接近的身影,齐刷刷地把腰弯了下去:“老大。”刚才的嚣张气焰早已无影无踪,顺从得像两只雏鸟。
搞什么啊,这里是学校啊学校,这群家伙还真搞起黑社会来了吗!王耀有点无力地吐槽着,随着挡在面前的人散去,他的视野复而变得明朗,不远处面对自己的高大身影的样貌,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那个校服是......一年级生?
自始至终都毫无变化的冷静表情终于出现了波澜,王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能让比自己大两届的学长对自己恭敬地俯首,那该是怎样一个危险的家伙。视线继续上移,逆着光的脸庞难以立刻辨认出五官的形状,但仍隐隐约约能看出棱角分明。
比自己小了一届、身形却比自己高大壮实得多的少年没有理会在自己面前畏畏缩缩的三个人,却朝着王耀的方向又前进一步。
“我们又见面了,”声音的主人顿了一下,这一次带上了调笑的意味,“小耀。”
王耀终于看清了那张脸,下一刻他的世界天翻地覆。


几乎连回应的基本语言能力都一并失去,头脑中的一些思绪都被抽空殆尽,他仿佛又跌回早晨的那个梦魇之中,只是眼前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到无法逃脱,那对色泽妖冶而特别的紫瞳他永远不会忘记,和那段令他回想起来就觉得羞耻的记忆一样,越是感觉到痛苦,就越是难以忘怀、刻骨铭心。
“布拉金斯基......”他喃喃地模仿着刚才那个三年级学生口中发出的音节,“你竟然......我不知道......”
“小耀可以叫我伊万,我不喜欢那么生疏。”对方用轻松的语气答道,“也是,其实小耀那天连我的名字都没有问吧,我们彼此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要不是今天在主席台上见到你,我也不知道我整个假期一直在找的人其实就是我同校的学长呢。呀......好危险。”他反应迅速地把王耀挥出的拳头在半空中截住,“我刚才在后面都看见了,小耀你比我想象中要厉害很多呢。”
王耀挣扎了一下,被握住的手腕却怎样也无法挣脱,对方的力气大得惊人,他放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说:“知道是学长就不要用那么恶心的称呼叫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真冷淡啊,小耀。”对他的威胁毫不在意,伊万突然凑近他的耳朵,同样刻意降低了的声音透漏出直白的暧昧味道,“做都做过了,这样称呼不是很正常吗?”
“你——!”皮肤和心理同时被触及敏感点,王耀的脸顿时变得通红,“闭嘴。”
——在害羞吗?王耀意料之外的失言反应让伊万更加觉得有趣,“你那天......莫非是第一次......?”
“和你无关。”王耀咬着嘴唇,眼神一凛,“我和你只是一晚的关系而已,别得寸进尺了。”
“真伤脑筋,我可是对王耀学长特别有兴趣呢。”一字一顿缓缓念出对方的全名,笼罩在王耀身上的阴影愈发感觉深沉,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压抑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伊万冷不防将整个身体凑近前来,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抬起王耀的下巴望向自己,用只有他们听得见的音量说,“那个家伙应该感谢你,如果他敢像我这样碰你,那他现在就只有一只手可用了。就算是只有一晚的关系,我也没打算放走你。”
伊万忘记了其实王耀也还剩一只手没有用,下一秒他的侧脸终于结结实实地挨上了一拳。
“放开我。”
出乎意料地没有再被当成耳旁风,伊万这回松了手,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王耀下手不轻,他却像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毫不在意地抹去嘴角渗出的一点血迹,露出了笑容:“你真的让我很感兴趣呢,小耀。想到接下来要一起相处,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我管你感不感兴趣——等等你什么意思?”习惯性想把话顶回去,王耀却突然意识到伊万话里有话。
对方像是已等待了这个问题很久,伪装出天真的表情显得更加开心:“不久之前,汉堡包笨蛋突然来找我,问我愿不愿意加入体育部,按惯例是该嘲笑他的无聊然后顺带揍他一顿的,不过后来我改主意了。小耀想知道为什么吗?”他满意地看着王耀随着他温吞的话语逐渐放大的瞳孔,自问自答道,“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每天见到你了。所以我今天呢,只是想来打个招呼罢了。以后就请多指教咯,王耀、学长。”
不远处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王耀循声望去,菊正一路小跑着赶来,怀疑的眼光在伊万和他身后那群小喽啰身上来回打量。
“你的朋友看起来很是心急呢,要让他也知道吗?我是不介意。”伊万好似整暇。王耀收回目光狠狠瞪他一眼,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把话吞了回去,转身往菊的方向离开。


“那么,接下来......”
两个人聊着天的背影渐渐消散在夕阳的余辉之中,伊万仍是用不紧不慢的速度,缓缓转向身后等候多时、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三人。他们根本无暇注意刚才发生在伊万与王耀之间的细节,对之后自己的命运的猜测已经耗尽了他们的全部心神。
即将成为惩罚游戏的国王的少年露出了比刚才还要灿烂的笑容,而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前一秒笑得越灿烂,后一秒将要开始的屠戮,也就越是残忍。
“在我的地盘上打我的人的主意,你们知道,后果会是什么吗?”
对于伊万来说,人生就是一场再简单不过的狩猎游戏,本能是神祗,欲望是信仰,统管一切、指引一切、吞噬一切。碍眼的必要除去,喜爱的必要得到,无用的必要抛弃,就是这样再直率不过地活着。


——不要让我失望啊,王耀。
——在我,对你彻底失去兴趣之前。


TBC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まとめ【Beloved(2)】

被自己渣化的伊万的?到了【?《Beloved》的歌??真是和正文思路微妙的?切。。。目前正在循?中,很喜?最后一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黑伊万万岁……!哎治愈了(你慢着

》》雪媛:
=v=我会更努力让他黑化的!

……伊萬你特麼有毛陰謀論!
人都被你吃乾淨你還想怎樣!!!什麽興趣快點回去結婚結婚結婚!!!!【自重啊喂

難道……伊萬是“我不只要得到你的人還要得到你的心……”么。
那就給我快上推他推他推他啊!!!!!【快來人把這瘋子拖走

cyho:
这里的伊万上来是比较渣啦,他们还有的磨呢~

艾玛,好带感的设定!一拳打上去的那段太爱了!!!蹲坑!!!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