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园向】Beloved(1)

策划中的学园向新坑,CP当然是露中主线!这一回想挑战一下全员,对于假面里的瑞奥还抱有愧疚(上百度经常收到对瑞奥下部的催坑甚至是威胁好可怕ORZZZ),所以这回他们仍然是目前唯一确定的辅CP!

脑补着纯爱清新的校园故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写出来就变成了这样的黄暴开头……题目参考GLAY的《Beloved》,其实目前都是暂定范畴……

本来打算让伊万童鞋在这一章就(正面)出场的,但是人比较多我又有点罗嗦,反正也到了能见人的字数不妨就先放出来吧~(反正放这里也没什么人会看到…)我相信凭借伊万同志的气场一亮相就会立即夺回男主角宝座的!

这一回只是单纯地想把故事讲好而已,确实,创作怎么样都应该只是作者一个人的事情。我不想再庸人自扰了。


  电子舞曲和人们的高声尖笑在耳边化为遥远而模糊的噪音。昏黄幽暗的狭小空间,与门板之外妖冶炫目的舞池相比,几乎是两个世界。
  怎么回事......刚才明明还是在很平常地喝酒闲聊的......
  单间式的简陋厕所里空气的流动近乎停滞,伴随着急剧攀升的体温,他觉得自己已经闷热得快要窒息,可偏偏压覆在身上的男人仍在毫不知情地掠夺他的呼吸。
  说是男人,似乎也只有体型上勉强算得上是了。从还带着些许未脱的稚气的五官棱角、和有些生涩的爱抚看来,对方显然还是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或许实际年龄比自己还要小一些......
  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下身的冲撞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对方的喘息愈加粗重,他拼命抑制着想要高声叫喊的冲动,疯狂的情绪转化为大滴的眼泪溢出眼眶。他紧紧搂住对方的脖颈以维系这艰难的交合姿势,光洁的臀部被对方高高抬起,私密部位被一览无余的羞耻感在昂扬的欲望面前缴械投降。
  尚连着皮带的牛仔裤随意扔在一边,底下露出一角未开封的安全套包装袋——事前对方曾像是习惯性地翻找出来,犹豫了一下又皱眉抛到一边:“不是女人的话,也不用那么麻烦了吧。”歪头冲自己一笑,“放心,我很干净的。”
  他拒绝回忆自己是用怎样一种方式作以回应,因为那绝对不是理智还清醒的时候的自己,会拥有的表情。
  他在对方深紫色的眸子里瞥见沉溺在情欲之中的自己的面容,想,一切都疯了。亦或许眼前的这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家人?还是学生会那边的工作电话?不,今晚不要让我想起这些......设置了渐强的铃声变得越来越高亢吵闹,多年培养出的手机强迫症使他无法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那一小块不停颤抖的蓝色布料上移开。本能迫使着他想要脱离出身上人的禁锢去接电话,对方却似乎打定主意不让它破坏他们的好事,加重了手臂的力道,将怀里人的身体反转过来按到墙上,换了姿势从背后更加深入而凶狠地侵犯着他......
  被冷落在一边的手机仍然在持续不断地响着。电话另一头的人似乎特别固执,到底......是谁?
  不对......那不是来电铃声......是......他自己预设的闹钟的声音......
  某种思绪正在回归......
  

  “哇啊啊啊啊啊——”他惊叫着从床上坐起来,一侧的床头柜上是被设置了除非手动操作绝不会停止闹铃的智能手机。朝霞的光穿透窗帘的缝隙洒在高级红木地板上,大脑神经正在重新适应现实世界的感知,刚刚的梦魇在身体上残留下的痕迹却鲜明得让人无法忽视。
  ——竟然会梦到那个晚上的事,潜意识里的我还留存着那么糟糕的记忆吗。他对着空气露出苦笑,一边抹去额头上的冷汗一边下床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得抓紧时间洗个澡才行。
  

  十分钟以后,站在穿衣镜前熟稔地打着领带的少年,已经换上了另一副神气。方才湿漉漉黏在脖子四周的黑发被打理回了干洁清爽的马尾,白净的羊绒背心、平整得没有一点褶皱的底衬衫以及收拾得齐整的卧室,一切看起来完美得与其他时候并无二致。那个高效而有条不紊的王耀已经回来了,这样想着,他对着镜中的自己自信地微笑。
  王耀,十九岁,W学园二年级生。从入校时起就展现出其他人不可比拟的才华与魅力,很快得以进入高人云集的学生会成为干事,并凭借着极高的工作热情和出色的工作能力被上一届秘书长选为自己的接班人。
  因此,作为春季学期开始的第一天的今天,对王耀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W学园在每一年的春季学期初始完成学生会成员的换届,在当天的开学典礼上,新一任的各部部长要在全体学生面前亮相,之后才正式开始他们的任期。
  ——看来会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呢,可不能马虎了。王耀暗暗给自己鼓劲。那些过往因为一时失足犯下的小插曲......就把它埋葬在遗忘的记忆深处吧。那天的自己的确醉得非常厉害,之后发生的一切老实说他并不记得那么清楚,想来对方也也应该只是当做普通的一夜情而已,从他那天的表现看,八成也早已是家常便饭了吧......
  虽然是有点后悔把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糊里糊涂地交了出去,但王耀的性子从不是那种纠结于过去的人,继续向前才是他喜欢的作风。从抽屉里翻找出搁置了一整个假期的大头耳机戴上,新生活也随着播放键一并开启。
  

  赶到学校时间还算绰绰有余,王耀注意到班级门口有两个似乎在交头接耳着什么的身影,一个是和自己同班的本田菊,另一个则是邻班的亚瑟.科克兰,他远远看见亚瑟低头对菊说了些什么,见对方回以表示应允的颔首,便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王耀看着他们有些反常的举动,心里也猜到了七八分,他毫不避嫌地走近前去,首先注意到他的菊马上停止交谈迎上前来:“早上好,耀君。”
  “早。菊今天也来的很早呢。”王耀笑着回应。本田菊是个对谁都彬彬有礼成习惯的人(因此尤为受长辈和老师的喜爱),他和王耀因为家住的近的关系曾经是关系很好的童年玩伴,现在虽然随着彼此的成长和生活轨迹的变化而有所疏远,但他仍然对王耀报以一种如对兄长一般的特殊尊敬。
  俩人简单地寒暄了一阵,被谅在一边的亚瑟才带着有些局促的微笑插上了话:“早,王耀。假期过得怎样?”
  本该是惯用的客套话题,王耀却不禁又联想到了晨间那个让他脸红心跳的梦境,一瞬间变得有些不自在,随便应了句挺好,索性亚瑟本来也没多在意对方的回答。亚瑟和菊都是学生会的一员,虽然和王耀在不同部门,但因为经常合作也早已是彼此比较相熟的朋友了。亚瑟注意到王耀摘下来握在手里的耳机,便打趣道:“又听的课文录音?我这个学术部部长都没脸在你面前混了。”
  “少来。混学术部看的又不是成绩。”王耀也不客气地回击他,“科克兰部长办事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这么一早上的功夫,就把副部长的人选敲定了。”他往菊的方向一歪脑袋,对方的神情变得有些不安,亚瑟倒是一脸坦然:“真是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我不趁早下手,还等着你和我抢人不成?”
  由新上任的部长自由选择副部长人选,也是W学园学生会的传统惯例,虽然大多数最终人选都是从本部门的干事中产生,但跨部门选择或甚至由非学生会成员空降的候选人,在学生会的历史上也并非没有出现过。也就是说,选择权完全在于部长和被选择方的个人意愿,除此之外再无任何限制。
  对着已经组合成功的亚瑟和菊,王耀倒也没有表现出过多吃惊和介怀的样子:“虽然是有过这个想法,但菊毕竟是和你一个部门的,做你的副部也更合适些。”
  “那耀君的意思,是找到了中意的人选了吗?”从风暴中心顺利脱逃出来的菊,又重新变得开朗了起来。
  “嗯,在放假前就已经对方确认好了。”话音一落,王耀就接收到亚瑟“那你还说我”的不屑眼神,“是个行事低调但很认真的人,你们很快就会见到了。还有,”他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换上最最灿烂的笑容向亚瑟展示着MP3的播放界面,“Gothic Metal。开学第一天就做听力练习,我可没有那么古板不解风情。待会儿礼堂见。”
  亚瑟被那他从未见过的艳丽笑容刺得有些愣神,王耀长了一张雌雄莫辨的漂亮脸蛋是不争的事实,但往日更多作为工作伙伴的亚瑟基本见到的都是他英气风发的一面,而今天的他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同样一张脸也可以如此的......让他的心跳莫名加速——等等,这么龌龊地脑补别人的自己岂不是堕落到和弗朗西斯那个变态一样的层次了吗!
  在亚瑟的面部表情经历着丰富的变化的同时,他身边的菊却望着王耀离开的背影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里满是担心的口吻:“耀君......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总觉得有点心不在焉啊。”
  

  “......在今后的日子里,学生会将会以全新的面貌和活力,带给诸位更加多姿多彩的校园生活。请大家继续信任并支持我们。谢谢。”讲台上作为学生会代表的黑发少年流畅地结束了自己的发言,微笑,鞠躬,在一片掌声中风度翩翩地走下主席台,走向场下等候自己多时的伙伴们,然后深吸一口气——
  “滚你丫的为什么这种浪费口水的差事总是我干!”瞬间卸掉温文尔雅的伪装,王耀对着眼前的另外几个人面露凶光,“你,阿尔弗雷德!你的口水不是永远用不完吗!还有你,弗朗西斯,一展你个人魅力的大好时机不来一发吗!”
  两人默契地将目光一左一右游移开去。
  “念那么正经的稿子不是HERO的作风啊哈哈......”
  “咳小耀其实哥哥最近嗓子不是很好......”
  “耀你这种时候还是别指望他俩的好,”在稍远处抱臂站着的亚瑟对着两人露出惯有的嘲讽表情,“除非你想看到一场不是极其白痴就是极其下流的个人秀,那样恐怕这时我们全员都已经在校长办公室写检查了。”
  “很好。”王耀恶狠狠地应了一声,马上把矛头掉转到无意间帮阿尔和弗朗西斯解了围的亚瑟身上,“那-你-呢!正经度和风度都是满分的绅士科克兰先生?”
  亚瑟摊手:“耀我看你还是死心吧,W学园不设学生会长,各部门直接分摊工作,不管是从职能上还是名义上分析,代表我们发言的怎么看都是秘书部最合适吧。”
  “唉真麻烦。”有点被说服了的王耀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明知对方在装可怜亚瑟还是充满同情地拍拍他:“所以你就认命吧。”
  “啊对了,费里西——”王耀仿佛想起了什么,不死心一般的拖长音调转向另一头。
  “欸啊啊啊啊我什么都愿意做请不要打我!”对方立刻缩到陪同他前来的路德维希身后只露出一截一抖一抖的呆毛。
  “......算了,没事。”王耀感到一阵脱力,在场的所有人对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费里西安诺和寸步不离他的路德维希这套已经习以为常,他们还不约而同地曾把路德维希误认为新一届宣传部部长,每当这时,对方总是礼貌而耐心地一遍遍进行澄清:“费里西在艺术方面很有天赋,我只是不放心他、来帮忙打下手的而已。”语气中满满的宠溺意味昭示着他们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
  “看来,小费里西的副部长人选是不用担心了呢。”弗朗西斯笑着接茬,“我们也都要好好加油了。”
  “谁和你是‘我们’啊,”亚瑟似乎等待这个时机已久,摆出准备好了的台词和嫌恶表情,“我早就决定人选了。”
  ——不,这才只是一个小时以前的事而已。王耀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
  “小亚瑟你这毒舌的坏毛病不改掉当心以后没有人要哦。”
  “闭嘴!怎样也好过你这滥交的没节操,宁缺毋滥懂吗!”
  为了避免两人又吵起来耽误大家上课的王耀连忙解围:“那么现在看来,费里西、亚瑟和我这边都确定了人选,弗朗西斯和阿尔你们呢?”
  “哥哥比较想找一位美丽的女性呢,外联部的话,有些特殊的公关对象还是女生出马比较好搞定吧。”弗朗西斯面带神往,“再说了,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话没说完就挨了亚瑟一记头槌。
  “副部人选啊,其实我......”阿尔难得地吞吞吐吐起来,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欲言又止。
  “阿尔,如果你有什么难处,不妨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怎么说我们还算你的前辈嘛。”王耀见他面露难色,说。在他们这群人里,只有阿尔弗雷德比其余人小一届,作为罕见的新人之星坐上了体育部部长的位置,他聪明又有潜力,只是比起其他人来说还欠缺经验,在行事上也常常显得稚嫩而轻率。
  仿佛在快速地思考着什么,阿尔又换回他招牌的开朗笑容:“没事,这点小事怎么会难倒HERO!况且,就算单干我也完全没有问题喔!就这样!后天例会见啦!”他连珠炮似的说完一气,抢先一个人往教室的方向跑去。
  “这家伙要不要紧啊......”亚瑟望着阿尔大步流星的背影喃喃地嘀咕。


TBC


王耀的副部人选,其实看暗示和辅CP设置就能猜到了吧
在开学前争取最后几天再屯点稿子。。。。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臥槽,一上來就這麼激情看得一臉血!!
第一次見面就衛生間PLAY么!!討厭我好羞恥【你在自抽些什麽
表面一本正經但是內心奔放(沒有那回事)的耀哥好喜歡!!!
還沒看第二章副部長一定是萬尼亞吧!!!
捂著臉尖叫著跑去看~

PS:瑞奧不來一發嘛?W學院的哦~(晉晉你懂!)(我自重。。。)

cyho:
都觉得副部长一定是伊万的你们。。图样图森破啊!!【叉腰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盘算着小清新写出来就变小黄了啊,谁来拯救我。。。于是这一回是NINI的里外二重人格吗【没有这种设定
等着瑞奥=v=文里他们被我放了好久的鸽子。。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