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水穷处 云起日落

APH同人《流日》衍生番外,原文作者不是我,是狗血虐NINI桑。这篇只是我私人的一个补完,执念什么的碎碎念都在文末。因为是很早以前的一篇文了,所以一直没有联系到狗血桑要授权,介意版权的问题所以没有公放出来,授权小诺发在贴吧的部分只有R18片段而已= =如果有同好能帮找到原作者的话就不胜感激了。
R18情节有www
如果没有看过原作也是基本可以看懂的啦,也就是两个人经过很多事情终于在一起了再补完一个嗯哼的故事~文里的NINI性格比较女王,我努力还原狗血桑笔下的那种感觉XD原作的话…露中洁癖还是不推荐了= =这一篇似乎网路上也没有稿源了,有兴趣的同好可以找我要。


按理说,有套房是结婚或者同居的硬性标准,让多少梦想着二人世界的小年轻们为之奋斗得头破血流,但是也有些人,生来就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等各种优势,没见怎么干活还过得甚是滋润,还能被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在这个淳朴的世界里,还没有富二代官二代这种社会进化到一定程度才有的产物,有着这种待遇的五个人只因他们天赋的能力和职业——沟通神明,通俗点来说就是神职人员,当然,在这个几乎人人都会一点儿魔法的世界,自然不是那类只会唬人的江湖骗子。
呃......瞎扯了那么多,其实作者只是想说明,对于那些经历了风风雨雨、终于搅清了浑水,下定决心下半辈子一起过的恋人来说,没房子是个问题,房子太多也照样是个问题。
天色暗淡,布拉金斯基宅也染上了朦胧睡意,就连门口站岗的门卫都懒懒散散的,一副闭门谢客的样子,主人私生活丰富也井井有条,作下人的也自然省事不少。
伊万从浴室出来,看见床上的人已经卷走了本属于他们共有的铺盖,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布团,他坐到旁边拍拍那团棉花:“不是说不放心自己家今晚要回去看看的吗,我正准备换身衣服送你回去呐。”
王耀的声音闷闷的从被子里传出来:“太累了,明早再说。”
听到这么说的伊万坏笑了一下:“早跟你说不要逞强,还嫌我不够用力......”
“我看你是想光着身子睡觉了。”
“......亲爱的我错了还不行吗。”玩儿一样的赔着笑,伊万也知道王耀不是认真地要和他闹,于是拽过一方带着对方体温的被子舒服地躺平。
王耀和伊万都是五贤者中的一员,两个人公开成双入对还是不久之前的事,但举手投足间的默契完全不似一般热恋中小情侣的腻歪,旁人揣测着这段关系的秘密进展时间,而这段感情真正有过多少坎坷和无望、经历了多少纠结和分合,只有作为当事人的他们五个人知道。
“你干脆辞了那些服侍你的,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不就得了。”伊万侧身关了灯。
“舍不得。”王耀把脑袋挤出被子,“这么多年被他们伺候惯了,他们离了我也不愿去别的地方。”他想到自己失踪时那些人也是那样的不离不弃,心头不觉泛起暖意。
“带他们一起过来,问题倒也不大。”伊万翻了个身面对他,“只是住的凑合了些,你怎么想?”
王耀长时间地凝视天花板,半响才说:“再买套新房子吧。”
“你倒不嫌也被说高调了?”伊万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那个“也”字用的别有所指。明着买了房住到一块去的还有阿尔和亚瑟这对先例,不过对方本来就是这种唯恐天下人不知道的张扬性格,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出于很多原因,伊万在王耀面前会尽量避免提及这个名字。
“也不是他们的专利。反正我们的事,也基本是人尽皆知了。”
伊万一边小心地留意着对方有没有恼了,一边接道:“我是担心你。多少人知道都无妨,只怕又引起上面注意,你刚领过一次罚,还是谨慎些好。”心里说我何尝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知道纵使彼此伤害过、背叛过、欺骗过、几乎快要放弃过的两个人,终于还是愿意捡起所有一切携手走下去。
“我不怕。就算真的又有罚下来,我也不是一个人扛。”王耀轻笑了一声,在黑暗中辨不清表情,“被说素来最稳重的人实际上最不检点我也不怕,我也倦了,想有个家罢了。”
固执的有点傻气,认定了就不回头,做事情是这样,爱一个人也是这样,伊万知道这就是自己等待了千年的人。于是他说:“那好。明天我去找弗朗西斯,他消息多,房子的事情也让他参谋参谋。”
在我身边,不需要你再为任何事情烦心。


“能把你这稀客吹哥哥我这儿来,这枕边风还真是厉害。”弗朗西斯的宅邸上,果然是少不了一番调侃。
伊万无辜地耸耸肩:“你想见的又不是我。不过最近走动的是懒了些。不乐意了?”
“也罢,做你们的中介人,我也没什么负担。”弗朗西斯笑笑,“不过我也没想到,这次你们是认真了的。”
“一直都是认真的。”只是一开始,认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你呢,还不打算放弃?”
弗朗西斯一副被呛到的样子,平复下来,嘴角咧出苦涩的笑容:“在这方面,我们可能是一路人吧。”
——以为自己能做得到,但在心底埋藏的那份爱与坚守,已经成为至死不渝的习惯。


弗朗西斯的情报和效率一如既往的高质量,新别墅不论从周边环境还是内部设施几乎都无可挑剔,外观看着甚至比阿尔和亚瑟的更气派些(——弗朗西斯自喻是因为“业务”能力的不断提高,但伊万总觉得他是伺机报复。)融合了东方与西方双重个性的建筑风格,考虑到王耀喜欢泡温泉的习惯,还特地寻了一处有地下水源的开辟了出来,氤氲的水汽里映出东方传说里桃源的景致,记得第一次看到时王耀的眼睛都亮了,自然是满意的不行。
“伊万大人回来了!”这天是在日落西沉后才回的家,伊万在长廊里迎面遇见了捧着一箩筐衣服正准备去洗的侍女,王耀带过来的人,看见自己还会有些不适应的紧张,“耀大人吩咐过了,厨房里还温着给您留的晚饭,我带您过去用些。”
伊万摆摆手:“我外面吃过了,你叫厨房收拾起来吧。你家主人呢,在泡澡?”他瞟了一眼箩筐的衣服,都是王耀贯穿的外衣,便自知猜的八九不离十。
“你不用过来了。我去找他。”给足了暗示的命令。


偌大的温泉池却只有一个人,享用者倒也不嫌冷清、自得其乐,王耀任混了水汽和香汗的黑发在脖颈和肩头散着,大半个胸膛露在水外,正拿着一把小指甲刀给自己的宠物滚滚修着指甲,黑白的毛团子很久没受过这样高规格的待遇,也舒服地摊在一块半浸在热水中的石头上,一副任尔蹂躏的样子,偶尔还满足地哼上两声。
王耀看它这副大爷样不免好笑:“我在外面流离失所,你倒是好吃好喝,被养得愈发懒了,翻过来我看看长没长蛆。”说着就要去揪它肚子上的赘肉,滚滚嗷呜了一声还来不及闪躲,从天而降的另一只大手就把它整个拎到半空,伴随而来的是带着浅笑的甜腻嗓音:“它怎么惹你了,又随便撒气?”
对伊万的不请自来也习惯了,王耀愣了一下马上恢复常态:“没撒气。滚滚有段时间没人管教了,好歹是只祥兽,再下去都快胖的带不出门了。”
伊万把滚滚放到旁边的空地上,神兽多少通些灵性,很快识相的团成团子滚没了影。于是他开始气定神闲地脱衣服,进行到一半正逮到王耀投射过来意味不明的目光,便得意地拍拍自以为健硕的胸膛:“看吧,我不收钱。”
王耀从牙齿缝里“切”了一声,顺势也把玩笑进行到底:“我在想,怪不得你帮滚滚说话,你再下去也要胖的带不出门了。”
换来对方意料之中嘿嘿的笑声,夹杂着委屈的可爱,可惜它的主人现在却是个不会委曲求全的行动派。


“你再不努力吃胖点,我都不敢抱你了。”含住耳垂的口慵懒地带出刻意压低了声调的音节,在对方的鼓膜上期许着回应,环住前胸的手也不老实,王耀带着微微震颤的忍耐反倒激起了男人更大的征服欲望,他亲吻着那被水汽濡湿的纤细脖颈,指尖在胸口的乳【晕游移,力道恰到好处的揉搓让两颗乳【头变的暗红而坚硬,伊万明显地感觉到怀里人的气息乱了,双颊也染上红霞,而他自信这绝不是室内过高的温度所致。
彼此腰部以下的部位还没在水中,澄澈的温泉水折射出令人羞耻的部位的虚像,变化真实得让人脸红,觉察到那只不安分的大手沿着背脊的曲线滑下去,竟而兀自开始深入腹地的摸索,异物的入侵让王耀本能地发出一声抗议:“喂......”在对方耳中却成了虚弱无力的娇嘤。
“你的癖好越来越奇怪了......嗯......”抱怨的句尾随着又一根手指的深入转化为一声不可抑制的呻吟,“那些下人也真可恶,就不该放你进来,也不看看谁是她们的主子!”
伊万在那光滑的脊背上清啄一口,手里的动作速度不减,自如地应:“他们巴不得我们天天腻在一起,也好少些差使,再说了,这一家之主本来也就是我......”
“放屁!”嘴仗还来不及打,王耀只感觉腰部一沉,紧接着就是伊万蠢蠢欲动多时的庞然大物大驾光临,连同着温热的泉水一起将自己填得满满当当,虽然是长久的维持着身体关系,彼此的契合度也都磨练得无可挑剔,但伊万超常规格的尺寸每回初次上手,还是会让王耀因为不适而忍不住惊叫,勉强保持着站姿的膝盖一阵发软,整个人顺势跌到了后方那个等待多时的胸膛里去,如同掉入陷阱的猎物,被紧紧地捆缚住了手脚。
滚烫的肌肤密切贴合,一触即发的欲火亟待降温,停留在王耀甬道内部的伊万的分身终于失去了耐心,凶狠地动作了起来,伊万掰开爱人紧致的臀瓣以让自己进入的更深,王耀也像放弃了般的不再压抑愈发高亢的呻吟,沉沦在下身熟稔的吞吐所带来的无上快感之中。
“嗯......啊哈......”
王耀迷失在情欲里的样子总是让伊万更加无法自拔,王耀本来就不是那么冷淡的人,敢爱敢做、该主动就主动,这个人的一切都让伊万着魔,从自己还是个从不被他放在心上的小孩子时就是如此,而今所有过去的苦涩都被苦尽甘来的幸福甜蜜所湮没,看着他为自己而疯狂、沉沦在自己带给他的快乐之中,这对伊万来说,就是最好的结局。
“我要射在里面......”喃喃地说着,露骨的话语能让这具敏感的身体变得更加紧实可口,这些伊万再清楚不过,他也明白王耀说不出口的欲求,抽【插的频率急速攀升,引起的耳鸣让身体的动作激起的水声听来也不再那么不堪,在伊万低吼的瞬间他们同时登上云端,王耀因为极度的刺激睁大了眼睛,滚烫的液体涌入身体带来的余温过了许久才开始缓缓消退,小腹之处的温泉水变得一片浑浊。一时间空气里只剩彼此疲惫而满足的叹息,在蒸汽缭绕的空气中甜腻地回响。


王耀突然感到有点眩晕。
身后还在意犹未尽般的索取着余韵的伊万觉察到异状,问:“怎么了?”语气是床底间才有的轻柔温顺。
没有多说什么,王耀转身直面男人带着些许疑惑的浅紫色眼睛, 踮起脚主动含住他的唇瓣。
在吻上的一瞬间伊万的表情整个由困惑转变为惊讶,身体却比神经更快一拍地配合上去,把它转变为一个炙热的深吻,唇齿相依,彼此灵魂的距离比肉体的纠缠更为相近。
太久了。
记得故事的最初,还要靠熊皮帽子驱寒的小男孩,从那个已经屹立在人界顶端的人的口中,讨得了一个轻描淡写的看海的约定。
然后孩子长大了,为他画了一整园的葵花,他却将那幅画遗忘在倾盆的雨里,看着别的方向、别的人。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心如死灰的孩子决定报复。
于是已经成长得强大得多的孩子毁掉了那个人的全部记忆,为他设下了一个爱情的骗局,然后自己也跳进去,说不清是为了伤害还是不放弃纠缠。
等到那个变得天真呆傻、眼里心里却终于只剩自己的人想起了全部,他却真的觉得累了。
让这一切结束吧。他说。
不,让这一切重新开始。那个人说。
凋零过一次的葵花重新绽放,年华流转,他在那一刻仿佛听见涛声。
他们的故事里曾经出现过太多太多的配角,而在故事接近尾声的地方,终于又回到简单如初的两个人。
爱情本来就应该只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吗?
在交换彼此气息的间隙,王耀漏出一声几乎不可闻的叹息,他结束这个自己一手促成的吻,说:“因为你性急的毛病老改不掉,不把步骤补全了,总觉得还是床伴关系,有点别扭。”
——还是那个自以为是你的情人,却比真正的床伴还要卑微的、如同羔羊般可怜的我。我知道也许自己亏欠你的更多,但是有些话我忘不掉。
听见这样说的伊万愣了愣神,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歉意和溺爱地亲了亲他的额头。


悲欢尽成空,浊酒付笑谈。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END


写到最后对原作故事的执念还是超越了对工口的执念啊(笑
我写不出原作里那种纠葛的情感关系的十分之一,所能呈现的,充其量也只是我作为一个爱露中的顽固读者对这个故事中的伊万、王耀的个人理解而已。谢谢原作者最终让他们在一起了,才给了我这个扩写的空间。
我知道我一定是一个人,但我还是要说,《流日》对于我的意义和影响是巨大到无法想象的,这并不是指单纯喜欢这个故事或是里面的人物,而是它的角色塑造方法、叙事方法、作者本人的创作精神等等很多很多都深深启发和激励了我。《流日》这篇文章我收藏在了手机里,但是几乎不会去翻阅它,因为只看只字片语就会回想起那种难受的心情,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两年前追这篇文章的时候恰逢高考前期,每天看到它的更新几乎成为我的功课,即使看完了以后很少有不郁闷的时候,但第二天还是会着了魔一样接着往下想看后续,为了作者所承诺过的露中结局。作者兑现了她的承诺,我记得她也曾经在回复里说过:“宁可烂尾也不要弃坑。”这都是让我感到钦佩的地方。
那时还在水深火热里的自己只能在那浩瀚的楼里做这样一个沉默的偷【窥者,让我一直以来抱有愧疚,这次擅自补完,对于我自己来说也是弥补了没有及时写文评的心结。
最后,谢谢《流日》以及那位我至今不知道真身的作者“狗血虐NINI”大人,谢谢你的文字陪我走过了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段岁月。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乱七八糟

谢谢妹子的番外和长评,能够得到妹子的喜欢就是最大的光荣!
看到你的后记(?)我真心非常感动,甚至还有种欣慰的感觉←又乱用词
我还记得似乎是415-515整一个月写完的,那个时候离高考确实很近了,还给妹子添堵,真是土下座
妹子的番外还帮我补完背景2333,麻吉可爱
妹子的诶起比我写得直白啊,人民的福利!
还有谁能告诉我我原文设定里,腐叔是喜欢谁吗?眉毛子?看到姑娘提到腐叔多么深情,我立马一惊,想不起来腐叔深情的对象了啊喂混蛋!
必须对妹子解释,即使当时说过烂尾也不坑,但实际上我还是坑了不少文的咳咳,但是对于流日一文我必须自豪的说我不仅快速地填了坑,且在我心里它并没有烂尾,一切都是正好我想表达的,那么一个似是而非充满想象的希望的结局就是我想表达的,并不是像后来有些留言说的赶时间或是别的什么
最后那个番外倒是真坑爹,它的产生是因为作者想让露子受啊,我就觉得露子在我的设定里那么爱王耀,肯定会心甘情愿受得很妖孽的【←并没有】;另外一个恶趣味大概就是作者她其实是萌黑三角的啊【不要在这个时候用第三人称逃避责任】,即是说写坑爹番外的原因二是作者想写冷哔战……原因三就是作者想看王耀吃醋啊,我总觉得王耀爱露子不够啊【嗯,作者是攻亲妈吧大概
算算姑娘现在也是大二大三了,around 20各种人生转折,不是说际遇上的,而是说心理上的,希望姑娘有长成一个坚强的人,希望姑娘前程似锦
by:狗血虐NINI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