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完整版)

更完了!算作送给老公小诺和闺女铭歌的生日贺,生日快乐XDDDD

算彻底平坑了吧,瑞奥。。。就让他们这样模糊地完了其实也不错(殴

主要是在构思瑞奥情节的时候才发现我想要个BE,但之前的文中铺了太多HE的线索。。。。

总之,番外砂糖有、工口有,祝大家欣赏愉快XD


【皮尔斯!谢谢老公帮我补完了最后一句话混过去的露中沙发PLAY,详见:
http://kazelucia.blog.fc2blog.us/blog-entry-54.html

番外



“叮铃铃,叮铃铃——”



北方司令部情报处资料室的电话,从一大早开始就响个不停。

王耀懒懒地趴在办公桌上,神情恍惚地看着竖立在前方的文件,对那近在咫尺的噪音源置若罔闻。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执拗地继续响。

亏你还知道联系我——王耀在心里嘀咕一声。电话那头是何方神圣他再清楚不过,谁都知道像资料室这种清闲地方怎么可能有多紧急的外线电话打进来,必定又是某个人仗着内线电话不要钱就在上班时间乱打。

“叮铃铃,叮铃铃——”



一遍,一遍,一遍……

身后正在书架前做着资料分类的王港终于忍无可忍地转过头来:“大哥,接电话啦。很吵。”



王耀一副动都懒得动的样子:“不要。你去接。”



对自家大哥知根知底的王港一副你又闹什么别扭的表情接起了电话:“你好,这里是情报处资料室……”听到意料之中的声音后他挪开话筒,“大哥,他打过来的。”虽然已经慢慢接受了两人之间的这种关系,但港和湾一样还对这个突然由仇人变为兄长的恋人的人心存芥蒂。湾湾和本田菊回去了他的故乡,而始终还存留着一丝顾虑的港最终选择留下来,和耀一起进入了北方司令部工作。整个过程伊万实际上出力并不多,王耀并不想过多地依赖于他,他的自尊和他的实力都不允许他这样做。因此如今,在整个北方司令部,他和伊万的关系除了王港和托里斯等个别人以外,也并无人知道。

但是这样明显是考虑到伊万利益更多一些的安排,保护对象本身却偏偏喜欢好死不死地在公共场合给王耀胡乱发情,占着内线电话不放影响工作不说,在走廊或是食堂里一遇见都会黏上来甩也甩不掉,下班之后时不时来个共进晚餐买束花看场电影什么的,似乎只要和王耀手牵手偶尔偷香一下就很满足,公私不分这一点让王耀相当火大却也无可奈何。司令部里的人背后悄悄议论着他们无论战场情场向来刀枪不入的上司终于坠入爱河,也变得有人情味了不少,只有托里斯等一干知情人士内心早已吐槽了无数遍伊万和王耀这种幼儿园级别的地下恋情。

——幼儿园级别。王耀时常在心里琢磨着这个词苦笑。明明是什么都做过了的两个人,现在却用上了这种笨拙到极点的交往方式。王耀心里很清楚伊万在等,等自己从身体到心都能痊愈到能够重新接受他的那一天,但这样表面轻佻实则小心翼翼的相处模式、还有每次伊万明显压抑着自己的拥抱和亲吻,却让王耀愈发因难以言说的内疚而感到烦躁不安,明明知道对方也在内疚,却无法控制地将对这样现状的厌烦情绪发泄到伊万身上去,这是他近来对伊万的骚扰渐渐变得爱理不理的原因之一。

而原因之二,则是最近的最近,伊万对王耀原本百折不挠的骚扰,却也莫名地变得少了起来。事实上,在接到伊万这通电话之前,除了公务上必须的接触,两个人已经快要三天没有单独相处过了。王耀并不知道他突然变得忙起来的原因,至于这是不是对方有意无意也对这样的相处模式感到厌倦而开始疏远自己,王耀并不愿意去多想,但说毫不在意,也是自欺欺人。

身边的港继续不情不愿地给他俩当着传话筒:“大哥,布拉金斯基说让你把昨天入库的那份文件送到他办公室去。”

“不去。”王耀下意识对着话筒的方向但也是弟弟的方向扔过去一个白眼:“你去啦。不就是送个文件谁去都一样吧。”



于是莫名其妙被当夹在两人中间还吃力不讨好的港直接宣布罢工:“你自己跟他讲啦,哥我们之中闲的那个明明是你吧。”不由分说就把听筒塞到王耀手上,转身回去处理资料了。

像是敏锐地察觉到了说话对象的改变,电话那头某人惯用的装可怜的口气马上响起来:“小耀你都不肯理我……”



“我的工作就是理你吗?布拉金斯基上校我现在很忙谢谢,你请自便再见。”



“可是港仔刚才明明说你很闲……”



“没有,他看错。”又来了,这种烦躁感,王耀抬起手按住太阳穴,脱口而出的冷淡回答让他自己也暗暗吃惊。

听筒对面沉默了一下:“……小耀,你在生气?”片刻,见王耀没有回答,便继续说下去,“是正事也好,是借口也好,我只是……很想见你一面而已啊。”

那样沉静而带着一丝寂寞的声音,突然让王耀心里产生了隐隐的不安感。是了,也怪他自己从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

当王耀抱着那密封得严实的文件袋推开伊万办公室的门时,只见原本一直从不减热闹的房间里此刻却空空荡荡,只剩伊万一人背对着办公桌安静地坐着面对着那巨大的窗户玻璃,显然是已发了很久的呆。

“伊万……?”对这样的场面太不习惯,王耀不由得出声唤他,方才心里的胡思乱想包括赌气胡闹全部扔在了脑后。

当对方随着转椅回过身来的时候,那远看都分外明显的黑眼圈把王耀吓了一跳,“小耀你来啦~”本人无视掉那把来人吓一跳的熊猫眼,伊万露出的笑容在王耀看来更多的是勉强。

“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娜塔莎他们呢?”王耀走近他,口气中是忍不住的埋怨。

“出任务去了。”伊万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是什么任务重要到需要司令部最高领导的直属下官全员出动去执行,伊万疲惫不堪的表情也全然不像在伪装。王耀感到有些担心:“……伊万,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伊万却只是低头并没有回答他,不知是在犹豫,还是想要用这种方式保持沉默。

王耀突然后悔了自己的自以为是,也是,在公事上,像他这样级别的士官本就没有权利过问伊万的事务。于是下定决心主动打破这一尴尬氛围,他上前将手里的文件袋放在伊万的办公桌上:“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先告退了,上校。”转身要走。

“等等,小耀!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伊万如梦初醒般的紧紧攥住王耀的手腕,“刚才我只是……太累了……”



“伊万。”自知无法挣开那只手,王耀索性停下来不再执意要走,他对上伊万神色紧张的眸子,“我也累了。是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你什么都顺着我什么都宠着我,可你知不知道那并不是我想要的。他们说你高傲冷酷说你不通人情,但是在我看来你却比其他任何一个人都要温柔,伊万,我觉得我完全不了解你,从我们最初相遇的时候就是这样。你的世界我无法插足,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不想和你再继续带着假面生活,想和你平等并透明地交谈,想听你心底真实的声音,与所有发自本能的表现。

“……耀,你说你不懂我?”伊万有些情绪失控地从沙发椅上站起来,抓住王耀的肩膀,“对你好,不是因为我那么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对你那么好?困惑的人是我才对,你从来什么也不和我说,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只能拼命去猜,但是你还是总是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我只能小心翼翼,用我以为的最好的方式去对待你,时间再长我也等得起,这是我欠你的,就算一辈子要这样猜下去我也不要像那个家伙那样……”他忽然像意识到说漏了嘴般的的住了口,面前的王耀则一脸莫名其妙:“那个家伙?谁?”明知眼前正争执的话题有多重要,还是不由自主地被转移注意力。

“没有谁,当我没说过。”伊万背过脸,表情怪怪的。

“伊万你当我三岁小孩……”王耀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要被一大串问号塞到当机,没多想就伸出手去掰伊万的脸,“那个家伙……阿尔弗雷德?”绞尽脑汁想出一个曾经在自己身边出没过的、勉强还能称得上是”情敌“的人的名字,这答案也太荒谬。

“见鬼去的阿尔弗雷德,干他什么事情不要拿我和他比……”脸还是侧着,不过嘴巴上否定地倒是很爽快。

“伊万,看着我。”叹了口气,王耀终于将两人的视线强硬地对上,不该这样下去了,他想,“是我们彼此都不够坦诚,这种距离感也应该像阿尔弗雷德那样见鬼去……”心想自己好像做了很不厚道的比喻,不过听到这样比喻莫名有点痛快的伊万倒也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可怜无辜中枪的阿尔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当了气氛的缓和剂。

伊万反握住王耀捏住自己脸颊的手,低下头将两人的距离真正转化为零。没有反抗的意图,王耀愣了一下之后有点笨拙地回应上他的,伊万的唇有些发干,还存留着些许咖啡苦涩的香,也似乎是彼此都已期待了很久的温度。他们是怎样才会那么傻,忘记了吻才是情人之间胜过千言万语最好的交流。

放任自己将爱人紧紧抱在怀中,伊万俯下身紧贴着王耀的耳边呢喃:“小耀,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是活着的。”

“伊万。”王耀说,“你是在害怕什么,还是在……嫉妒什么?”



一点没错。伊万闭上眼睛心想,你的一切都令我如此渴望,而我也必须承认我是在嫉妒,嫉妒那个家伙嫉妒得要死,可是要我怎么和你说,像这样荒唐到极点的念头,只能让我埋在心里。

“我觉得现在我的性格被你惯得很恶劣……受不了这样。”王耀瓮声瓮气地说。

伊万扑哧笑出声:“你也知道?刚刚是谁从接电话开始就冲我莫名其妙发脾气啊,小耀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对着你我会有那么好的忍耐力……”



——让我怎么舍得抛下你离开这里。

“小耀,中央的命令刚刚下来,因为最近边界的战事很吃紧,命令我亲自去前线督战。娜塔莎她们已经带着先遣部队去了,我也……明天就要动身离开。”

这才是一件终是要对他说出口的事情。









仍然是在天色将暗的时候下班。

并没有开往自己家的方向,港却将车子开到另一处公寓的门口稳稳停好:“哥,别发呆了,到了。”

“哦……啊?”神游了一路的王耀一副状况之外的样子满脸疑惑,“没到家你停什么车?等等这里是伊万的……?”

“你说要来这里,所以我就送你过来了。”

“我哪里有说过!!!”

港波澜不惊地伸出手:“都写你脸上了。”看王耀一时没言语,他便继续说下去,“刚刚在市场里买菜,看你一声不吭地买了那么多,一开始我还以为今晚要大补,结果发现你根本不是按照我和你的口味买的。既然那么担心那个家伙,就别逞强了。”

虽然被直截了当地说中心事有点尴尬,但港毕竟还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弟弟,于是王耀认命了一般从后座上拿好东西,准备上楼,在转身之前港突然摇下车窗把脑袋凑过来:“哥,明天如果体力撑不住就别硬撑着来上班了,反正有我在。”

还不算迟钝的王耀差点没摔了手里的食品袋:“小小小小小香你说什么!!!老子给他做顿饭而已你想到哪里去!!!”

“男人出征前神经是很脆弱的,一般都是需要女人好好安慰的吧。加油啦,哥。”说完,港绝尘而去,剩下王耀一个人维持着大脑当机状态呆立在原地。

“你哥我也是男人啊!!!”此时此刻王耀内心有一千头草泥马飞奔而过——等等好像吐槽重点错?

或许是因为终究无法否认港的话,下午时候伊万的精神状态,确实让自己放心不下。

敲了几下门之后,隔着木板传来伊万平稳中带着点冷感的声音:“谁?”

“……是我。”王耀想,确实是个心思缜密的人。

然后门被相当快速地打开,伊万明显是刚刚沐浴过的样子,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穿着尺寸宽松的浅色睡袍,他的手里还捏着一段长棍面包来不及放下,眼神中是藏不住的不敢置信:“小耀?”

虽然名义上是恋人关系,不过伊万主动去找王耀的次数比王耀去找他多得多,两个人自然没有同居,王耀一般则是在周末去伊万家一到两次,帮他打扫房间改善伙食,像现在这样平日里的突然造访,还是第一次。

“怎么,不欢迎吗?”对于伊万意料中的反应,王耀也没多说什么,皱着眉头掰开他的手取下那块面包,边嘀咕边径直走进房间:“我就知道,上战场前一天还在吃这种东西……”把食材在桌子上放好,熟门熟路地开始忙活起来。

身后传来门被关上以及有人缓缓走近的声音,伊万从身后抱住王耀的腰,眯起眼睛带着笑意把脑袋凑上他的脖颈:“怎么会不欢迎。我好开心,小耀能主动来看我。”

所以说下午那个吻是真的有激活什么吗这一定不是错觉伊万对他开始变得乱来了……王耀脸红红地腾出一只手把在自己耳边散布诡异气息的伊万的脑袋拍开,说:“你这么大块头不要在这里碍事,快去准备碗筷……不对总之有什么餐具都拿出来。”

伊万恋恋不舍地放开他,四下张望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袋:“对了,这样的日子怎么能没有酒呢!我这就去拿!”

王耀将准备好的菜肴悉数端上桌,伊万对他说:“小耀,让我说一句祝酒辞吧。”

有那么一点饯行的意味。“为了胜利与爱情。”

“为了胜利与爱情。”今天就由着他罢,王耀心想,举起面前斟满了红酒的高脚杯。

“伊万,别喝那么多,当心明天宿醉……”眼看着一整瓶酒都快要见底,伊万却仍然兴致不减地往两人的杯子里加满,王耀有些担心地想伸手阻止,尽管以他自己的酒量来说,这点分量还绰绰有余就是了。

“宿醉?”伊万不以为然地笑,“如果有那种东西,我倒也想体验一次试试看呢。红酒这种东西,比起当年我在战场上喝的那种烈性酒……嗝……一开始实在接受不了那种味道,后劲强得让人几乎要吐……但没有办法,在那种一不小心就要送命的地方,只有它能壮胆,还能取暖……时间长了,竟然也离不开了,真是讽刺……”

“别想那些了。现在的你和当年不一样了。”王耀依旧不依不挠地想去夺伊万手里的杯子,手刚伸到对方眼皮底下却被顺势反握住:“是不一样,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孤身一人的无名小卒了,我有战友,还有小耀你,陪在我身边啊。”

王耀没脾气地让他握着:“你下午……是为了最后能再见我一面?”

“我想,我最后一个看见的人,一定要是小耀你才可以。但是从现在的局面看来,小耀你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热情……”

“混蛋你胡说什么我哪里……”王耀的反驳还没说完,伊万的嘴唇已经自然而然地贴上来,未握住王耀的那只手借地随意地把酒杯放在一边,全身心地专注于亲吻,椅子的间距让被吻得昏昏沉沉的王耀感觉到些许不适,下意识地为了借力用双手环住伊万的脖颈。而这个动作,显然让后者更是受宠若惊。

“耀……”在变换角度的空隙,伊万喃喃地呼唤着恋人的名字,不再是平日里听惯了的、带着宠溺意味的“小耀”,而是染上了更多情欲与挑拨的味道。

他们分开彼此调整这变得不畅的吐息,伊万深深地凝视王耀:“小耀,你是不是觉得我醉了?”

王耀冲他浅笑,这笑容在伊万眼里的挑拨意味胜过任何露骨的对白:“没有。那你呢,是不是觉得我醉了?”

“没有。”伊万说。

然后他们再度开始接吻。

伊万倏地松开王耀,下一秒将他整个人从座位上强硬地拽起,王耀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已经被伊万仰面横抱起来,明显是性急得不行地径直冲向卧室的方向,留下灯火辉煌的客厅与一桌子还来不及享用完毕的盛宴,也无怪,现在伊万的心里记挂的,却是另外一场。

来不及开灯、也不需要开灯,只剩透过大敞的门扉偷跑进来的客厅的灯光让人能够窥视到房间中将要发生的一切。伊万将怀里的人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一扯身上腰间的带子睡袍便整件轻盈地滑落在地板上,露出他多年服役下来精壮的身躯,整个过程中躺在床上的王耀没有任何言语,只是用那双在暗淡光线中更显得深沉而乌黑透亮的眸子,安静地凝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希望这样的冷静能足以遏制周身那缘由不明的颤抖,王耀想起了港开玩笑口气之下对自己告诫的话语,没什么好怕的,不要逃,王耀,他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

伊万俯身上床,维持着屈膝的姿势将王耀的身体微微抬起搂紧:“就这个晚上……不要拒绝我,小耀。”

来不及等待回应他的手却已经开始解王耀的衣衫,军服的结构伊万再清楚不过,几秒钟之内构造颇为繁复的外衣领带和衬衫已经被麻利地除去,却在王耀惯穿的底衣面前遇到了阻碍,幽暗的光线里看不清锁扣的规律,一番胡乱摸索下来非但没有松动却反而系的越发紧,王耀禁不住想要抬手去帮,伊万却已经急不可耐,失去了耐心一般想要将它们生硬地扯掉。

“伊万,你等一下……”王耀出声提醒他这种样式的扣子不可能用蛮力扯掉,伊万只当他是害羞没有过多地理会,径自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痛……!”伊万胡乱动作的手指一下子狠狠戳在了王耀胸口处的旧伤上,与熟悉的疼痛感一并袭来的,还有那一天带着血腥气味的恐怖记忆,是他原本以为自己早就已经忘记了的,和痛到骨髓和心扉的疼痛的记忆。

王耀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压在自己身体上的伊万狠狠推开好远,他大口喘息着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了分。“伊万,对不起,我……”王耀试探地叫出声,却看见离自己不远处的那个昏暗的影子,似乎也是由于理智的复苏而失了方才的冲动,安静得一动不动。

死一般的寂静。

“果然……还是不行呢。”循着声音,王耀看清楚伊万,他并未看向自己的方向,却是用手捂住前额,似乎在喃喃自语,回神的口气带着无法掩饰的情绪,沮丧、失落、愤恨、无助,让王耀没来由地心疼起来,一时无暇顾及还在隐隐发疼的老伤口。

“伊万,我不是……”

“我没有怪你啊,小耀。”伊万对他苦笑了一下,“是我没控制好我自己,我只是……不甘心。”

——为什么那个家伙可以占有你而我却不可以,为什么他明明应该已经死了应该永不复生,我却还要为他的所作所为承担似乎是看不见尽头的后果,那个家伙碰了你,但我却没有这个资格,我实在是不甘心。明明是那么渴望,就算是同一具身体,但那段记忆不属于我,不属于真正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小耀,我该怎么对你说出这种感觉,它就像你被另外一个男人强暴,而你却因为这段经历在抗拒我、你真正的恋人对你理所应当的触碰。小耀,我不甘心。

“我对那一天发生的一切,都没有任何记忆,但我知道他对你做了多过分的事。小耀对不起,我刚刚差点要做出和他一样的事情。不,那个毫无人性的疯子他不是我!他夺取我的身体强行取代我的意志,你不能够想象当你回过神来刚才还好好的人现在却正倒在血泊里,一直小心翼翼不敢触碰的心上人却被狠狠蹂躏过,而你却对此一点记忆也无的感受,他在消失之前,还在嘲笑我的虚伪,威胁说他总有一天还要回来……”像发泄般的不断说着,伊万闭上眼睛,痛苦地用手捂住脑袋,四周的空气再度陷入沉默,随后,出乎意料的,手上却传来了他再熟悉不过的温度。

是王耀的温度,那双手动作轻柔地将放在头部的、自己的那双手放回床单上,王耀凑近前来,抱住伊万赤裸的上半身,肌肤相亲带来的舒服触感让人舍不得再放手,足以让身体里已冷却的血液再度悄声燃起,王耀将脑袋埋在伊万的胸口,散下的长发挡住脸庞看不清表情,只听见静谧的空气中那个柔和而清澈的嗓音在不断回响:

“笨蛋,你在胡思乱想什么。那个时候,我说过:‘因为是伊万,所以我相信他。’对于我来说,伊万就是伊万,只有独一无二的那一个,而我也确实知道,我的身体,也只能确实地交给那一个人。”

主动将伊万的手放在自己的系扣之上,王耀说:“慢慢来好吗?我教你。”

对方的回应,则是用颤抖的双手深深拥住他,像用尽了一生的气力。

伊万俯身亲吻王耀胸前未愈的伤疤,王耀有点不情愿让他看见这样,但伊万觉得无所谓,他似乎也能感受到自己心脏附近的、那道更久以前被王耀砍过的那道疤痕,也在共鸣般的向他的神经中枢传输痛感,这仿佛是他们彼此,在对方身上留下的印记一般,见证了这痛苦而一波三折的甜蜜爱情。

双手在那细腻温软的象牙白上不断游走,这样的场景伊万已经幻想了无数次,几乎是压抑了多久,他就幻想了多久,幸而他已习惯了在表面上充分掩饰自己内心的情感,但他不得不承认在王耀面前,自己终究是要输的那一方,终究是要像这样屈服于对他深沉的感情,与欲望。

不过在王耀看来并不尽是如此,他觉得自己几乎是主动送上门给他上,而伊万不过是送水推舟更多一些。

“在紧张?”在喘息与周身不断升高的体温的撩拨下,王耀轻笑出声,他在煽风点火、在挑衅,如果真是如此,他并不介意从伊万手里夺过主动权。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让你得逞,小耀。被小看了的人迅速捏了一把王耀柔软但有点叛逆的腰,加大力度开始舔吻他的锁骨与伤口两侧的红石,王耀清嘤一声,刚才还有点不听话的身体在这一波比一波更迅猛的攻势下整个瘫软下来,被伊万顺势抓住,打开双腿。

“小耀。这次我会把所有的一切都好好记住的,让我好好看一看,你的全部表情。”

“我刚才是安慰你才不是这个意思……!不要太过分了你这头死色熊!”——这个人是真的不记得了吗为什么第一次会那么沉着冷静而且熟练地像身经百战一样!王耀在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压在自己身上的伊万的声音突然降了一个八度:“要进去了……”

心跳快得不像自己的一样,王耀闭上眼睛,伊万的身体记得,他的身体也自然记得。像是发现了王耀的犹疑与退缩,伊万稍稍退出手指,俯身亲吻着王耀的嘴唇。

“小耀,别怕,是我,我在。”他对他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就像咒语一般产生了魔力,王耀莫名地感到安心很多,在这种时刻,他竟突然有点想哭。

在这样缠绵的氛围里,伊万经过充分润滑的分身终于整个进入王耀,面容由于一味的忍耐,眉间微微紧蹙显得可怜兮兮,王耀回吻上他,一手拂去伊万脸颊边渗出的水渍,在耳畔轻声说到:“可以了,我没事,伊万。”

男人愣神了一下,终于如得令一般,将这场显得有点温吞的性事的战火,重新点燃。埋在王耀体内早已蓄势待发的伊万的粗大在狭窄而紧致的内壁中略显费力地前进与后退,摩擦出难以言喻的快感。

“小耀,好舒服……”伊万满足一般地叹了口气。

愈来愈加快的律动让王耀再也压抑不住频率愈发加快的呻吟,除此之外房间里几乎只余下交替重合的喘息和露骨湿滑的水声,狂乱之中王耀都能感觉到羞耻得简直无地自容,但他无法出口喊停,所有让伊万慢点的要求尽数淹没在他作为回应愈加疯狂的深吻之中,而王耀自己的也在这甜美而激烈的交合之中,变得无比硬挺,肿胀着叫嚣着想要释放。

“……伊万,要……不行了……啊……”

“小耀,再等我一下……我们一起……”王耀沉迷在情欲之中的声音让伊万更加无法把持,一个更深的插入让身下的人儿整个颤抖了一下射了出来,而与此同时伊万的身体也不由自己地从尾骨到尖端整个绷紧,将带着高温的精液满满地射入王耀的身体之中。

片刻的偃旗息鼓,伊万仍然意犹未尽地在王耀的脸上各处零乱地吻着:“小耀,你让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早点打赢回来不就好了,现在快点睡觉,明天你要早起吧。”王耀想抬手推掉那头赖在自己身上不肯下来的狗熊,动了一下身体,等一下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个混蛋快点给我拔出来!”

对方一脸无辜其实完全是得逞了的表情:“小耀你不要乱动嘛……我好像又变硬了呢……”

“管我什么事你不睡我要睡了……等等别,啊……”

在预估伊万能力这一方面,已经吃过一次亏的王耀,竟然还没有弟弟港来的判断精准。

——都怪那个色熊隐藏得太好了!那天情况特殊被搞了一整个晚上也就罢了,从战场上一回家伤口什么的都不管直接在沙发上要了他也就罢了,在往后无数次被激活了终极状态的伊万反反复复折腾下来以后,王耀终于下决心要好好整治一下他的没节制。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番外END】







《假面之歌》全文完结,90784字,谢谢大家的观看。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3=

這裡也要來謝謝老婆=333=
來吧!我們也來一發【掀衣服】(不)
好開心嘻嘻嘻~老婆最好了T3T

伊萬真是…就是不能對他好呢,標準向日葵屬性的給點陽光就燦爛,擅長隨意硬起來~(不是!)
估計這種習慣是改不過來了(′▽`〃)

現在的我滿腦子沙發PLAY……❤

No title

=3333=

于是这篇的伊万OOC了一路到最后还是被我恢复成了魔王性格!太愉快了有木有!【被耀哥瞪
沙发PLAY加油加油!!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