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20)

差点卡死在结尾……露中线顺利完结~!!!【撒花

缺掉的19章是待补的瑞奥ORZ……感谢阅读~!!
二十章


好痛。
醒来就是这般空荡荡的房间,空气里四散的消毒水和新鲜百合花的味道无论哪一种都浓郁得有些刺鼻,露出被褥的手指头微微地感到一阵凉意,就像那些冰冷的医用器械的味道也一同融入这冷清的氛围一般。
全身勉强能动的只剩下手臂和脖颈,布料层层覆盖下的皮肤大概很难找到一处完好的,腰部及以下像有一块千斤顶压着一样无法动弹,被疼痛侵袭到了最后的身体竟然也会产生麻木的感觉。
至少我还活着。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说。
明明内心在迫切着想要知道其他人的下落,却又不想自己这样残破的身体被他们看见而伤心,所以只能继续被动地等待着。
好痛。
握成拳状的左手在无法控制地颤抖,手里刚刚被剪下的青丝流离失所再也无法集结成好看的马尾,清爽之下更多的是狼狈的模样。
方才来换药的弗朗西斯带着明显是长时间没有休息的憔悴,形状好看的下巴上冒出浅浅的一排胡渣来不及收拾。检查到头顶的伤口时他叹了口气,然后说这一下二次创伤情况不大妙,要好好养的话不把伤口附近的头发全部剃掉是不行的了。
“……我想要一顶帽子。”除此之外,似乎什么也说不下去。
都平安无事就最好。
对方离开以前在床头柜放下一支药膏说,这是涂在那里面的,等他回来我会叫他帮你上药,你再休息一下好好等着,不要太勉强。
可是一闭上眼睛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双妖冶的黑紫色眸子,附着在狰狞得犹如魔王一般的表情上,连同身心,像一头猛兽将自己无数次狠狠撕裂。
好痛。
其实并没有多在意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恨过他。本来就是自己心甘情愿,或者说有点一厢情愿地选择飞蛾扑火。至于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地找他负责这种事情,也压根就没有想过,甚至本打算如果事后先醒来的人是自己,那么就干脆直接穿衣服走人伪装成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或许不会有现在那么多尴尬与难过。
所谓疼痛,如果由一个人全部担下,那么只要他的心智足够坚强、所下的决心和勇气足够大,那么总有一天会穿过时光的罅隙化作千风,但对于两个人来说,却因为能彼此看见对方身上的疤痕,然后一次次无法避免地回想起来那些曾经的苦痛,因为太过在意对方的心情,而无法从自己的阴影中脱身。
——所以,纵使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我仍希望此时此刻我的脆弱,不要被他觉察到。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那样,只是因为摔伤所带来的疼痛与恐惧而纵声哭泣,然后转瞬即忘。
——因为现在我好痛,真的好痛。
把头蒙进被子的那一刻,眼泪就抑制不住地滚落下来,如同春日里倾盆的雨,密集淅沥而又悄无声息。
只有近在咫尺才能感觉到悲伤。



门外,带着一脸兴奋和期待表情冲进诊所的伊万,在额头触到厚实木板的一瞬间却因为耳朵所捕捉到的声音而愣住,那个即使再微弱、被布料隐藏了再多自己也一辈子会记得的声音,和那个时候他躲在那染血房间的角落里时所听到的相同的、只属于那个人的哽咽的声音。
想要推开门的那只手颓然地垂下,伊万维持着背靠着门的姿势任自己一路下滑直至摔落在地板上,裤子口袋里的小硬纸盒由于动作压挤着皮肤有些微疼,而他只是闭上眼睛,寂寞地聆听着那声响。
都说笑容拥有感染力,其实眼泪何尝不是这样。
——呐,小耀,我就最后陪你哭一次,然后我向你发誓,这辈子都不会让你再掉一滴眼泪。



驱散不去的白雾与混沌游离的意识交错相缠,倦意不断上涌,耀阖上有些肿胀的眼皮,然后在昏昏沉沉的半梦半醒之间,有什么温暖而湿润的东西覆上干疼的皮肤,力道轻柔地按压着眼角,待温度散尽之后,又耐心地更换上新的。他挣扎着想要看清楚,视线却被死死堵住只留存在一种颜色,是色泽有些暗沉的深蓝,却不知道为什么让人觉得熟悉得好看。
突然很想知道,在那件上衣上那颗被系歪了的扣子,如今是否依然完好。


气氛的微妙转变,便酝酿于这无声的波动之中。


耀再次醒来的时候,方才似乎是出现在梦里的家伙却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自己眼前,坐在床边椅子上的男人正低头削着一只苹果,宽厚的手掌抓捏着小小的水果刀看起来有些滑稽,由于背光而陷在阴影里的表情不用看也知道极其专注,无奈技术实在不过关,削下来大小长短各不相同的果皮连着大片的果肉掉落在地板上,而余下部分的那副尊容也实在是与被啃过没有什么两样,笨手笨脚的完全不是伺候人的料。
“伊万……”脱口而出他的名字,而后却因为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圆场而陷入沉默。
对方闻言极为迅速地转过头来,又惊又喜的表情来起来有些孩子气,澄净的紫眸中流转的温柔却好像能把人化开一般:“小耀你终于醒了!要喝水吗?苹果要再等一下,我把它切成片再喂你……”
耀愣愣地点点头,伊万便很自然地放下苹果准备扶他坐起来,对方的接近让耀的身体条件反射般的颤抖了一下,不顾下身强烈的酸疼拼命往反方向躲去,耀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不受自己意志控制的抗拒表现,苦心营造的什么东西在崩坏,而他只能口中喃喃说着对不起,不敢看对方受到伤害的表情。
伊万却只是露出有些微苦涩的笑意,将前倾的身体收回来轻轻道了声抱歉,起身离开去不远处倒好了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安静地继续专注于手里的工作。
久违的水分入口带着些许治愈的甜味,想要打破这尴尬的现状,也有太多话语和问题积蓄在心中想要说出,最后的开口竟也是异口同声:“那个……身体,感觉还好吗?”
又是不知该如何收拾的场面。
“小耀……”听到呼唤耀抬起头,伊万却并没有朝着他的方向,被手臂支撑起来的额头深深埋在凌乱的淡金色发丝中,表情看不真切,自言自语般径直说下去:“明明……明明都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为什么反而还是在关心我?小耀,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这种混蛋根本就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做……明明对你做了这样不可饶恕的事情,可是我却一点记忆也没有,这样的我我没有办法原谅,现在还是……就算明知被你讨厌,还是这样自作主张地把你带回来,想把你留在身边占着你不放,真是个糟糕透顶的家伙不是吗?”语气带着自嘲的笑意,却也隐隐混合着哽咽。
于是耀的心又疼了起来,而自始自终都是为了那个人而并非自己。
“事到如今还在说些什么啊笨蛋……”嘴上说着有些调侃的话语,手指却由于不协调的紧张感而下意识抓住了被角,“为什么要救你……伊万,因为我听到了,那天在地下室我们分别以后,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对方愣了一下转过头来,眼神对上以后脸色如说话者一样开始泛起潮红,耀调整了一下气息,努力让已经陷入慌乱的自己说下去,“以前,我总是看不清,哪一个你才是真实的,哪一句话我可以去相信,但是,当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我就想,它是不是真心的已经不重要了,对我来说,那样就足够了。伊万,你给予了我很多……我曾经从来不敢奢求的东西,就算是演戏也好是虚空也好,这样就足够了,我……”

——我所做的抉择既是一场赌博,也是我对你的回应。

“是不是真心……?”伊万呢喃着重复,苦笑了一下,“小耀,那就听我再说一次。”耀的眼里是他无比认真的表情,放在一侧的手被另一只宽大的手掌试探着温柔地覆住,掌心传来的暖意缓缓流入身体,最初的挣扎被平息,两人的距离也顺势被拉近:

“伊万.布拉金斯基爱王耀,这辈子连同下辈子,永远不会改变。”

节奏开始混乱,对方自然而然凑近的脸庞让耀的心里弥漫的幸福感迅速化为了危险警报,“不要怕,我不会做多余的事。”伊万刻意降低音量的声音带着沙哑的磁性,不知觉中耀的身体竟有种酥麻的错觉忘记了抵触,下一秒他用极轻柔的力道吻上他的唇,闭上眼睛专注于彼此温度的感知与交换,生涩的动作伴随着紧张而兴奋的心情,碍于眼前人的伤势浅尝辄止的吻,是浓郁如蜜糖般悠长而久远的甘甜味道。
这样的耐心,也终于换来了恋人安心一般地闭眼回应,和一个他渴望已久的拥抱。

恋恋不舍地放开怀里的爱人,伊万有点意犹未尽地亲了亲耀的额头,不知道是试探还是骚扰地开始上下其手:“小耀你看,这样果然就没问题了呢~!那我就放心了~!”说着一手掀开了被子,耀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你你你要干什么啊不是说不做多余的事吗!?”
偷袭的人则是一脸纯良加委屈:“小耀你把我想成什么了……我要帮你上药啊,刚才你一直不肯让我碰我心里还担心了好久该怎么办……”
“不不不行这个我还没有心里准备……喂住手!!”
“反正你不是全身上下都被我看过了吗?上了药就不疼了,乖听话……”
“可是你不是说你不记得了吗?!这样有什么区别啊!”
“……所以该害羞也是我害羞吧,对小耀你来说不是一样吗?”
“你明白我什么啊总之停下来……!”
伊万叹了口气,停下手里的动作把一直挣扎着不安分的人儿搂进怀里,换上了沉静的声调:“如果你真的不要的话,就彻底推开我,王耀。”
带着被伤害和示弱的语气所引起的是心里复燃的内疚感,耀终于缴械投降:“你这家伙……你说的没错,你果然是……糟糕透顶的任性混蛋。”
耳边传来对方得逞的轻笑声,然后是让自己再度心跳加速的低语:“那小耀不要再这样乱动咯,这样下去我真的会保不准自己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呢。”
“再磨嘴皮子就揍你……还有敢弄痛我你就死定了,布拉金斯基。”

完全没有威胁性的口气换来一声同样软绵绵的遵命,耀转过脸去尽量逼自己不去在意下身那强烈的不适应感与凉意,落入眼帘的是不远处窗外已近黄昏的街景,牵着小狗或是推着婴儿车的少妇来来往往,一群群幼童打闹着追逐着跑向家的方向,夕阳在准备关门的花店和面包店橱窗上印着的漂亮花朵和羊角面包上镀了一层惬意而慵懒的亮黄色,而他是有多久没有好好欣赏过这个城市如此平常却温馨的美丽,对城市街道的记忆仍然停留在尚是懵懂未知的自己带着两个弟妹在节日里的集市并不宽阔的道路上疯跑,后面双鬓已经生出灰白的中年男子带着宠溺的笑容远远被甩在身后,一路上还不忘向被他们撞到的行人彬彬有礼地道歉。

那个黑暗而封闭的世界已经逐渐远离,前方有太多新的风景想要去欣赏去体验,也有太多旧的风景想要重新审视慢慢感怀,满满溢于心田的是平和与充实,这样盛大如烟花的恩惠,仿佛冥冥之中终于被神灵眷顾一般。

一边的伊万盖上药膏的盖子,抬起头疑惑地看着爱人突然长时间的沉默不语,沐浴在昏黄光晕之中的耀精致如雕像的五官和那样幸福的表情让他一瞬也看的恍了神,单薄瘦弱的身子和边沿低垂至耳下的针织帽更让人多一份怜惜的爱意,然后有着那样完美容颜和表情的、自己的恋人转过头来,金色的眼眸里完完全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说:“伊万,等我和小香他们好了以后,我们回去看看他吧,我想,他一定也很想见见你。”

——以另一重身份。伊万点头说好,衣袋里的小盒子的存在感重新鲜明起来,军队搜查琼斯家府邸的时候他偷偷留下的那对戒指,就算再是难得的奢华精致所以舍不得丢掉这样的理由,也一定会被他骂自己抠门骂到死的吧,等他用这样的理由拒绝自己的时候,再买一对新的一定可以以此为借口顺利攻略~!伊万心里欢快地打着算盘。

——小耀,等你伤好我们就立刻出发,回到我们相遇的地方去,回到我们的命运开始相连的地方去。






回到这个故事开始的地方去。







《假面之歌》露中线(正章)END


露中没完喔还有说好的砂糖工口番外请期待~!!不过在那之前我会先补完瑞奥的部分XDD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哇恭喜完結!!(灑花轉圈圈)

在修羅場中,先卡位///下班之後細細從前面補完品嘗*^__^*

No title

完食!在修羅場的我今晚可以甜蜜入夢XDD感謝玄醬。

沒錯!砂糖工口番外沒出現怎能輕易放過你 (笑),正納悶都要看到最後,甜甜翻滾是去哪~姑娘就自己承認了呵呵。

其實阿爾亞瑟的結局滿喜歡呢,有觸動到心弦。亞瑟~~你的愛好偉大喔。(淚)

瑞奥加油唷~~~

No title

TO Reiya:
百忙之中还来看文大感谢!!!
米英是游离在HE与BE之间的感觉(虽然被无数姑娘说甜XDD),两个人都失去了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但是毕竟至少现在有对方在身边,相信他们也会释然的吧~
瑞奥我没有头绪了TAT估计还是会先写露中番外呀~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