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17)

我回来啦XDDD剧情终于进入收尾部分了,希望能尽快平坑~
写长篇好累而且到后面完全崩掉了= =以后我还是写短篇好了……
最近萌上了银土求同好【在这里合适吗……?
十七章



带着些许温热的夜风,吹得在门口等待的人心中渐渐有些燥热得不耐烦。
“少主,我们还不杀进去吗?”
“少主,再这么耗下去的话,怕会给对方调兵遣将的时间,凭本部留守力量对付整个北方司令部恐怕从人数上……”
“我明白。”阿尔平静地打断左右两旁窸窣的低语,“但我们和军部表面上仍是和平的关系,这盘棋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输了。你们听好,我们犯不着和军队硬碰硬,我们只要悄无声息地解决掉布拉金斯基和他的亲信,接下来一切就好办了。况且,”他愤愤地咬牙,“耀和港都还在他们手里,刺杀行动失败了……”
“哟。”清冷慵懒的声线打断了阿尔和手下们的交谈,刚刚话语中的对象正一脸轻松愉快的表情大大咧咧地出现在他们眼前,如同是饭后出门小憩恰巧遇见了一般地打着招呼,“深更半夜的,琼斯少爷还带着保镖在庭院里散步吗?真是好兴致。”
阿尔不动声色地示意声旁不要轻举妄动,换上惯有的开朗表情回道:“是啊,不过比起这些扑克脸保镖,我倒是更想和我的未婚妻在月色下漫步呢,不过我-找-遍-了家里除这栋楼以外的所有地方都找不见他,请问布拉金斯基先生有看见过他吗?”
伊万笑得挑衅:“就是说临近结婚,未婚妻却跑了吗?而且还是跑到了我这个初次见面的客人这里?真是伤脑筋呢,阿尔弗雷德。”
果不其然阿尔的表情冷下来:“常理而言,我需要在这里找一下人,虽然是我家的财产,但是现在栋房子既然已经安排给你们住,出于礼仪我当然需要征求你们的意见,虽然从实际上来说完全没有必要。”他对左右点点头,两边的手下迅速行动起来,绕过伊万向房子走去。
在他们经过伊万身边的同时,对方短刀出鞘的声音凌厉地响起,配以高速而精准的肢体攻击,眨眼间阿尔的四个手下已经被伊万全部放倒,意识到情况不对,所有的伪饰在一瞬间全部除去,阿尔条件反射般的拔出腰间的手枪,换来对方一声轻笑:“还是这样坦诚些自然呢,阿尔弗雷德。”
“耀他们在哪里?你有什么企图,伊万?”
“问我有什么企图吗……”伊万神态自若,一点也没有生命被威胁的样子,“我只是想和你单独过过招罢了,碍事的家伙太多了让我觉得不公平呢~什么意思?就是简单的决斗的意思咯,阿尔弗雷德,因为小耀长得和我从小的梦中情人一样呢,所以就忍不住把他抢走了哟~”
阿尔忍不住跳脚:“你骗三岁小孩啊!!!这种话鬼信啊!!!跟你这种强盗军官还讲什么公平决斗啊!!!”
伊万有点好笑地看着眼前刚刚还一脸正经加正义的家伙现在正气急败坏的样子,得寸进尺地模仿起他方才说话的口气来:“我也是按常理办事呢,阿尔弗雷德。虽然小耀已经是我的人了,但是他既然名义上还是你的未婚妻,出于礼仪我还是需要和你决斗一场的呢,虽然从实际上来说,完-全没有必要。”
湛蓝色眼眸里的怒火终于被彻底点燃。在以生命为赌注的最后决战里,所有的武器都是同等的嗜血。成王败寇的唯一出路,经验与技巧势均力敌的博弈,他们望着不同的方向、心中却同样坚定。这是一场注定会分出胜负,也注定要两败俱伤的殊死决斗。



夜半的礼拜堂似乎总是多一分肃穆的氛围,托里斯站在礼堂中央,看着祭品旁微弱的烛光映照出高大石制神祗的脸庞上带着阴影的威严表情,在心中默想道。不过,对不信神的人来说,触逆所带来的惩罚都当然也是一并不信的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也很难相信他们苦苦寻找的武器库,就设在平日里人来人往的礼拜堂的地下,而开启的机关,就在那个无人有资格触碰的所谓神祗的背后。
背后预定执行进攻任务的士兵已经在夜色的掩护下安静而迅速地潜入礼堂集合完毕,娜塔莎提供的信息与事先伊万的估计证明基本吻合:琼斯家族所从事的主要是以武器、信息、高级杀手为主的交易买卖,库存丰富,但可以用于机动的武装部队却远远逊于军部、本部驻留的只有一些高层和不多的杀手而已,冲突起来无疑是已方的胜算更大一些,只是……
身旁由远及近响起军靴的脚步声,以及那个无论什么场合下听来都有些大条而不正经的声音:“怎么了,托里在发什么呆?啊哈,不会是要打架紧张了吧,没关系的老子会把他们全部揍趴在地上哭的哦!”
“菲利……”
“嗯?”
托里斯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喃喃自语:“你还记得柯克兰准将调离的那天和上校说的那些话吗?琼斯教的背后没有那么简单。如果这次真的顺利把他们解决掉了,下一个遭殃的就是我们自己了也说不定。”
“哎!?我们不是还有秘密武器没用吗?”
“那是什么东西……”
“终极绝招‘回老家结婚’啊~”菲利克斯这种用认真表情讲着无厘头冷笑话的招式真是千年如一地蹂躏着托里斯的胃。托里斯叹了口气想还是习惯性无视掉比较好,对方轻快的语气却有些出乎意料的平稳下来:“没关系的。上面那片天空是我们怎样也看不清的东西吧,被它牵制住就麻烦死了呢。所以我们只要做我们觉得正确的事情就好了。再说,最后能干一件没有愧对我们的百姓的事情,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而且还和托里你在一起啊。”他像是在掩饰不好意思般的伸伸懒腰,“总之,托里你就是瞻前顾后唠唠叨叨的麻烦死的,更年期到了吗?”
看着那个人脸上自己一直喜爱的、从未改变过的明朗笑容,托里斯也被感染得安心微笑起来:“是,是。那准备好了吗?要走了。”
“嗯。”手握在一起,确认了彼此的温度后,又迅速地放开。战场上,不适合过多的温情。
就在他们刚刚准备抬脚的时候,应该已经中断的对话却突然有了大嗓门的新加入者:“喂,你们两个,给本大爷站住!”托里斯和菲利克斯诧异地转过身来,只见两个中级军官打扮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的身后,站在前面的银发男子带着有些嚣张的表情抱臂打量着他们:“听好了,本大爷说,换班了!哎哟——”话音未落他的身后好像一股阴风吹过,然后刚才还气势非凡的男子这会儿却是没出息地捂着脑袋叫唤起来,“男人婆你又要干吗!?”
“少罗嗦你这笨蛋。”身边人上前一步,容貌姣好的脸蛋竟隐隐透着一股杀气,“执行机密任务你声音那么大吆喝什么,叽叽喳喳吵死人了。”
“你这女人声音明明比本大爷还大……”抵抗。
“吉尔伯特你就那么想客死他乡吗?”抵抗无效。
原来几人身后待命的部队因为这小小的插曲骚动起来,在女孩子往后一个充满威胁的眼神扔过去以后立刻变得大气不敢出一声。托里斯看着这出现得突兀却似乎没有表现出多大敌意的两人:“请问,你们是……”
“初次见面。”女孩子干练地行了个军礼,然后开门见山,“我叫伊丽莎白,旁边这个是吉尔伯特,我们是柯克兰准将在中央的辅佐官,奉准将的命令取代你们,担任这一次任务的执行官。”
“中央的人吗……”托里斯沉思一下,“抱歉,我拒绝。恕我们只服从布拉金斯基上校的命令。”
一旁的菲利克斯补上:“比起混蛋上司,服从你们这些来路和立场都不明的家伙们的命令会更让人不爽哦。准将的辅佐官,你们有证据吗?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伊丽莎白倒是一副早已预料到的样子,旁边的吉尔伯特忍不住大笑起来:“男人婆,看本大爷就说你长的太没有说服力了吧?你们这两个家伙,唠唠叨叨的话本大爷也懒得多说了,只提醒你们一句话,想要你们和你们上司平安无事的话,现在就撤回去当作什么也不知道,这里的一切交给我们,准将自有他的解决办法。”
伊丽莎白保持着笑容狠狠给了吉尔伯特一脚,从口袋里取出一封信件交给托里斯:“这里是他给你们的信,希望你们能够相信他、也相信我们。”
托里斯接过信,和菲利克斯对视一眼,开口道:“那么上校……他知道吗?”



先遣部队的士兵匆匆跑到跟前。“报告。我方人员已经部署完毕,老琼斯已经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以内,只是他身边防御的力量有多少还不能确定。”
接受汇报的少女点点头:“辛苦了。我已经把敌方战斗力情况的资料整理汇总好,之后也请麻烦了。”她坐在花园里一张石凳上整理着多余的零碎资料,扭头看见身边的人似乎欲言又止:“怎么了,娜塔莎?”
“……没什么,只是觉得前线不适合你。”
少女笑了:“哥哥他也一直这么说……但是对我来说,能够陪在他身边、帮助到他,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种感觉,你一定能够明白吧?”
“……像傻瓜一样。”娜塔莎没有看她,埋头给检查手枪的子弹余数,对方不置可否:“对呢,像傻瓜一样……我们都是。”
啪嗒一声关掉子弹闸,娜塔莎站起来,整理好衣装和在刚才的战斗中有些散乱了的头发,动作让身旁的少女露出焦急的表情:“娜塔莎,请你不要……”
娜塔莎回睨她一眼,眼神和声音依旧清冷得让人猜不透主人的真实情感,“我去找哥哥,他从刚才起已经很久没有联系我了。”顿了顿,“你也不要做让你哥哥伤心的事情。”
望着径直离开的背影,被留在原地的少女舒了口气,温柔的笑意在脸上流转:“谢谢你,娜塔莎。哥哥,你交给我的任务,列支都有好好完成了,也请哥哥多多加油哦。”



终止伊万和阿尔的对决的是一发射入后者右手肘部的子弹——在形势正开始往阿尔一方倒向的时候,毕竟武器规格本来就高一等级、而对方也并不在最佳状态。阿尔捂住手臂上的出血口一脸不甘心,而压迫力被除去的伊万则顺势跌坐在地上用短暂的喘息时间休息恢复。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子弹飞来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是那张他们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看来自己的埋伏,耽误的最多的是下在亚瑟身上的药效啊,阿尔在心里自嘲道,看着亚瑟有点蹒跚地往他们的方向走来,而握住手枪的那只手却是没有一点动摇。可恶,明明不想把他卷进来的……
伊万看着亚瑟死撑的样子有点好笑:“你怎么现在才来?没你出场机会了呢。”
“啊,如你所见,我当然是来抢功的,等你们打到头破血流,我再来渔翁得利……”亚瑟扔给他一个救了你也不知道道个谢的鄙视表情,口头上也分毫不让。
伊万一脸无奈:“把活推给别人,到最后快要解决了的时候又跳出来把活连同功全部揽回自己身上,准将还真是饱经事故啊。”
亚瑟丝毫不为所动:“人地位越高,就会越来越贪恋权利。你以后也会明白的,伊万。我的部下已经强制取代了你的亲信的领导和先锋位置,准备一举拿下武器库和老琼斯的宅邸,这一次铲除琼斯本营的所有功绩,都会记在我亚瑟.柯克兰一个人的名下。”
伊万收起戏虐表情从地上站起来:“亚瑟,你是认真的?”
“不然,你以为呢?这个人,由我来逮捕。”亚瑟看着阿尔,对方表情很平静:“亚瑟,你明明知道,你捅破了这张纸、逮捕我的后果是什么。如果按我的方法去做,等我得到了这一切,那些东西你要多少有多少。”
“抱歉,阿尔,我们这种互信的关系,似乎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听说人在闭上眼睛的时候,说起谎来,会更自然一些——果然是骗人的。“你的话也好,军队高层那些老头子的话也好,我一个都不打算去听,我希望做的,只是以我个人的名义,逮捕你。”说出这番话的同时,阿尔的瞳孔由于理解了亚瑟的言下之意和对眼前所见情景的诧异和惊恐瞬间扩大,刚才他们都以为是亚瑟的随从之一的军装少年,正从他的背后举起手枪抵着他的后脑勺,神情冷峻动作利索:
“亚瑟.柯克兰准将。吾辈瓦修.茨温利,作为中央司令部情报处主管军方人员监察军衔中校,以违反中央命令、擅离岗位、个人独断专行并干涉他部事务处理的罪名,正式逮捕你。”




一个小TIPS:普爷伊莎列支都是瓦修的部下。这文里大家都是好孩子=v=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