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16)

鉴于做完了就不知道怎么收拾残局的某熊……法叔再次出场……?我说其他两对CP都没你闪了啦,没有下次了!!XD
因为已经进入期末修罗期,要准备10场考试+3篇论文的关系,这篇文在7月6日以前都不会更新了,请各位见谅=3=
暑假里一定要把它完结了~!!
废话完毕,更新送上~
十六章
“啪嗒,啪嗒,啪嗒。”
脚步仓促没有止息,三维空间里视野所及的只有脚下的道路,没有入口也没有出口的回转长廊,想要逃离的念头愈加强烈。胸口发闷,血腥味在喉咙里蔓延而开,双腿不受意志控制地变得蹒跚,伊万只能停止奔跑,想要调整一下零乱不堪的呼吸。
——呐。
背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短促的音节,最熟悉不过的声音,听来才最为恐怖。
伊万没有回头。“我不会输给你。”他说。
——这样没有意义,因为我就是你。伊万.布拉金斯基。
这一回,那一个“伊万”站在了他的眼前,抱臂浅笑的姿势、安静又高傲狂妄的表情和有些虚弱狼狈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是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衣装,就像是一个不听话的影子一样。
伊万似乎曾见过相似的景致,那是在一次午间休息时分、娜塔莎正阅读的一本书上,封面上美丽的女子手拿着尖刀深深扎进身前的一面镜子里,那里面却是一具与她的体型完全一致的骷髅。
掩盖在虚假的漂亮外衣之下的,人类丑陋的本质与真实。与伊万现在的情景是如此相似。
——只有我能读到你心底的想法,也只有我才理解你,伊万.布拉金斯基。为什么有些人能够凭借世袭的显赫身份坐享高官厚禄而我却要苦苦打拼仍然得不到?为什么恋慕的人在亲人和我之间永远都选择前者,即使它过去了那么久还是得面对这种负担?为什么他的初次必须被我的死对头眼中钉糟蹋,既然这样,那还不如由我来……
“住口!”伊万吼叫着想要打断那个“自己”,对方却是一脸无所谓也没有恼怒的模样。
——想要的东西,就要自己动手去抢,这才是真正的你,不要被卑微的出身所绊住而活得隐忍,有我在,你会强到逆天。
“我的确追求过力量,但我从不觊觎那些光靠强取夺不来的东西。我不需要你。”
——贪欲是力量的终极。你会感谢我的,亲爱的布拉金斯基上校,等你睁开眼睛看看你周围所发生的一切,等你发现我,当然,也就是你夺回了你最想要的人……
“你对小耀做了什么?”所有的神经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一瞬紧绷起来,伊万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心中的怒火和焦虑让他无法继续对眼前人的胡言乱语置若罔闻,冲动地伸出手想要拽住对方的领口逼问一番,理所当然地抓了个空。
——这具身体暂且先还给你,但你记住,我就在你的心底里,直到你的灵魂化为灰烬。
“等等……!”
只见影子在自己的面前飞快地放大放亮,如同绚烂的星光一般,照亮了整片黑暗的旷野。



伊万陡然从床上坐起,清晰地感觉到周身不断冒着冷汗,就像从一个无比冗长的噩梦中转醒一般。
夜视力尚未恢复,周围是深不见底的暗沉,现在似乎正是夜深时分,房间里弥漫着一股他一下子说不上来的气味。发生了什么?总之,必须去找小耀,伊万告诉自己,但刚才那个‘自己’最后一句话的意思究竟是……?话说回来,身下的床单湿得似乎有些异样,他有流那么多汗吗?
皮肤上的凉意突然让伊万意识到他什么也没有穿。还来不及惊讶,刚刚在床单上胡乱摸索着的他的手上,竟传来了另一个人身体的温度。
流失掉的信息慢慢输入回脑中。最后一次失控耀被自己推开、耀无比担心的表情、还有那个记忆模糊的吻又是……?
手掌触到手掌,小小的尺寸正好可以被自己的整个包覆住,而此刻,黑暗中主人的身子也已慢慢显现出来:那纤瘦的人儿背对着趴在床上,另一只胳膊被整个压在脑袋下,勉强留出了一点呼吸的空间,明显是深色色泽的长发毫无章法地披散在脑后,遮盖住了部分的皮肤,而身体的其余部分,皆是一览无余。
是看不出任何安详或痛苦、安静得如同油画一般静止的画面。
——“与其被那个混蛋糟蹋还不如由我来……”
——“你夺回了你最想要的人”。
“……小……耀?”
第一次带他回家的时候,自己是不是也是这样沉默地凝视着,惴惴不安地猜想这夜雾散去之后,初次见到的、失忆了的对方的表情?
那个人所有的表情,和承载了所有表情的那张脸,伊万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小耀!!!”将那具身体翻转过来看清楚对方身份时,伊万的声音近乎于尖叫,而在那种分贝的侵袭下耀却仍然没有丝毫的反应,内心的恐惧感如潮水一般肆虐而来,明明面对尸横遍野的惨烈战场都没有恐惧过、在敌人就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拿枪口对阵自己的眉心伊万都没有恐惧过,却在这一刻恐惧到浑身颤抖。衣服、被子等能遮蔽身体的东西全部不知所踪,他胡乱摸索一通后突然反应过来应该先找台灯开关,于是猛地回身扑向床头柜的方向,在途中又险些一个踉跄整个跌下床,狼狈不堪,但伊万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在乎这个。
房间被光明点亮,呈现在伊万眼前的却是只有地狱最底层才能见到的景象:凌乱不堪的床单近一半的面积被血染红,耀就这样毫无遮掩地躺在上面,如同神坛上的祭品一般,身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和各种不堪入目的痕迹,胸前一道长约十厘米的伤口尤为明显,而头部和某个不能言说的部位附近的床单也是血污遍染。
“这,这都是我……?……开什么玩笑!?我,我竟然……!”自责的言语全部哽在喉咙口说不出来,看着心爱的人的惨状,即使记忆丢失,耀凄厉的惨叫声也仿佛在伊万耳畔近距离回响,心狠狠地碎成一片一片,而罪魁祸首就是自己的事实,让伊万觉得让自己被千刀万剐都不为过,“你为什么不逃……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他颓唐地跪坐在床边,将脸深深埋入举起的双手之间,眼眶发胀,已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体也是这般原始而丑陋的模样。


不,现在不应该是做后悔这种无用功的事情的时候。伊万很快恢复了冷静,从散落了一地的衣物中翻找出自己的内裤套上,看见耀的衣服已经被破坏得没有一件能穿,只好用自己的衬衣勉强盖住他的身体,从床上小心翼翼地抱起来,中途好几次因为过于笨手笨脚触到了某些另他脸红心跳的部位,鞋子也忘了穿,光着脚径直向房间里自带的浴室走去。
虽是昏迷着,但似乎是感受到了那坚实的重量和温暖的体温,怀里耀的身体自然而然地往伊万的胸口偎过去,远远看来,仿佛真是恋人情事过后共赴鸳鸯浴的甜蜜情景,而这其中的苦涩,也只有漩涡中心的当事人自己才能够体会。
“小耀,从这一刻起,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就算你再恨我,再不理我,你也赶不走我了,你……可不要后悔。”明知对方听不见,伊万仍然如同预演般的,在爱人的耳畔低声诉说着不合时宜的誓言。
他知道等耀醒来,自己一定会再说一遍,这一辈子,都要在一起的誓言。

虽然已是夜深,但屋外的骚动却一直没有止息,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注意到了一干重要人员的失踪,阿尔和他的手下们开始蠢蠢欲动,最后的决战一触即发。
——在一个相当不妙的时机。
伊万不得不在为耀清洗伤口的同时分神留意着外面的动静,方才情急之下做出的决定现在让他的心里着实有些忐忑不安,他原想先给耀好好处理完下体的秽迹和创伤,而其余身体上的伤口只好先做个初步的清洗和包扎,然后再设法找到弗朗西斯医治——伊万不知道他在哪里,何况以现在的情形看来,无论是把动弹不得的耀一个人扔在房间里、还是抱着他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地找人都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当然,以上这些和伊万心底最重要的那个理由相比,也充其量是借口罢了。
他的小耀的那种地方,怎么可以给别人看到、给别人触碰,就算是医生也不可以……伊万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很自私,但对于爱,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不是吗?
伊万庆幸自己还留存着些上前线时留下的伤口紧急处理经验,皮肤上的伤口为了避免感染不能用生水消毒,因此在清洗完耀的下身后,他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很快地把他抱回房间,这一趟任务为了避免被敌人在饮料中下毒,伊万吩咐托里斯准备了相当充足的饮用水和酒,装在了行军水壶里带了过来,并在他们每个人的房间里都储备了一些,没想到却在这时帮上了大忙。饮用水虽不至于消毒,但总不会染上新的细菌,至于绷带,伊万只好从衣柜里找出几件干净的衣服,撕成布条暂且替代一下。
做完了这一切伊万的心里总算稍稍安定了一些,耀胸口的伤口的出血状况没有他乍看之下以为的那么严重,虽然口子不小,但所幸还不算深,头部就要糟糕一些——伊万突然想起来第一次他们交手的时候,耀也是头部受伤,这次难道是触到了以前的旧伤?那样就不妙了啊,这样说来,他也没有好好想过耀到底是因为冲撞的刺激而昏过去还是因为失血过多……伊万倏的乱了阵脚,不,现在就必须去找弗朗西斯,他这么想着,目光不觉移向房门的方向,却第一次发现那上面粘着一张小小的便签。
——我在407房间,如果没有发生意外的话。小心监视。F.

“所以你现在才想到过来?!毒性一退你的智商还真的降低不少啊,亲爱的上校。再晚一点阿尔弗雷德可就把我们这栋楼围得连只鸟都飞不进去了你知道吗?!……喂,你有在听吗伊万?”在见到抱着耀的伊万之后,弗朗西斯的情绪很快从欣喜和如释重负转变成罕见的暴躁唠叨,像被亚瑟附身一样,抱怨一通后他注意到伊万的注意力似乎只在床上的耀的身上,听到阿尔弗雷德这几个字也完全没反应一样,眼神像死了一般斗志全无,不觉感到有些光火,“伊万,我知道你很担心他,但是现在……”
“……弗朗,你知道吗,当我醒来,看到小耀那副样子的时候,我就在想,阿尔弗雷德要什么,就随他去好了,什么狗屁上校我都不在乎,我只想好好陪在小耀身边,等他醒过来,然后找个安静的小村庄两个人好好地过完一辈子……我真的,是这么想的。”耳边响起医疗工具被放下的声音,伊万猝不及防,弗朗西斯的拳头直接就这么揍了上来。
“所以你就这样一副没出息的样子?你以为哥哥我说服小耀救你然后在这边待命到现在就只为了成全你们双宿双飞?情人重要那朋友和部下的安危就没所谓了对吗?小亚瑟现在情况多危险你知道吗?放他一个受伤的人落在阿尔弗雷德手里,我想去救他但是出路都被那个混蛋全部堵死!就凭你现在这种萎掉的样子,还不如你刚才失控的样子单挑那小子胜算还大一些!”弗朗西斯的眼眸中罕见地流露出焦躁与不安,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控,他很快放开了伊万,回到自己的位置再度开始了工作。
“抱歉,弗朗……我,不仅是个差劲透顶的情人,还是个差劲透顶的上司。说什么是因为小耀的关系,其实是我自己迷失了才对……他也一定,不是因为想要看到这样的我,才会这样奋不顾身地救我。”他握住昏迷中的耀的手,“弗朗,你能治好他,对吧?”
弗朗西斯嗤之以鼻:“什么意思,你看不起哥哥我的本事?”
伊万笑了:“我哪里敢。你听好,在这栋楼的底楼,靠近后门的楼梯边有一个小的储藏室,进去以后房间右侧地板下有一条密道直接通往下水道,你带着小耀和他的家人从那里可以安全离开这里,下水道尽头会有我的人接应,他们会送你们到安全的地方。等一切都结束了,我就来找你们……小耀再出什么差错你就完了。”
弗朗西斯表情无奈地做了个投降的姿势,但彼此间的紧张气氛显然已经缓和了下来,他拿起床头早已放了很久的通信器递给伊万:“待命到快要长蘑菇的可不只是我一个人,请下令吧,上校。”
简单明快的交接,心领神会的默契。谢谢你们,我的战友们。伊万在内心说。
“娜塔莎,那个小管家还是交给你,你清楚他的底细,他提供的信息对我们很重要。”
“托里斯,进入中央控制室,毁掉他们所有的通讯联络设备……已经完成了?你很自觉嘛……不,我是说真的……那你去和菲利克斯会合,准备攻入他们的地下训练室和武器库,多带些人,对方估计有所准备,你们注意安全。”
“其他待命的所有人,按原计划,行动开始。”
“……还有柯克兰准将,你差不多也可以把你带过来的人派出来了,我从来就没相信过你会真的单枪匹马来这里微服私访,你的危机意识比你的味觉灵敏多了。”
“那么我,就去会会阿尔弗雷德好了。”伊万站起身来,在临别之前再次亲吻了耀有些苍白的侧脸,下定了决心般的径直离开,不再回头。



【望某芮】我的部分更完了,接下来看你的咯=v=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先占沙發!^Q^
伊萬的內心誓言好棒喔!望著即將到來甜甜,搬凳子等更新XDD

No title

看完了~~很緊湊的ㄧ話!
期待接下來的對決,當然囉~還有阿露的誓言付諸行動啦呵呵。


我的嘛.....呃.....啊...端午節快樂!!^q^

No title

伊万的内心誓言被大家揭穿是独占欲宣言XDD
【泪】等我熬过这一个月一定要让他们小两口很放肆地甜起来!
端午节快乐!并且今年的端午节也正好撞上了俄语日XD露中你们一起过的节日越来越多啦!!刚在新闻里看到江苏的划龙舟比赛有露家的队伍来参加还拿了第二~怎么办快被他们闪死了【捂脸
更新嘛【意味深长看着你】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