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15)

千辛万苦总算生出来的15章……工口部分写得我快要脱力了……尽管这样但是它依然很渣很渣希望大家见谅……
工口虐(身)有,请做好准备再进入=v=
我保证它是(露中这对)最后一个虐情节,虐小耀我也虐得很心痛……
最后的最后虽然晚了依然用这篇工口更新祝REIYA生日快乐 (话说用虐的肉送给你真的没关系吗TAT
十五章
“伊万的情况,如果我和娜塔莎不是像今天的你一样亲眼所见过的话,或许我们中没有人会相信的吧。他在每一年固定的时间会突然陷入一种精神的极度异样状态,六亲不认,并且变得冷血而残暴,但是仍有思考和行动的能力,简直就像完全换了一种人格一样——小耀,就像你刚才所见到的那样。而每次在杀了人之后,却又能恢复原样,后来我问伊万的时候他说,每次病发前他的身体里都好像有一团巨大的火焰在烧灼,痛苦至极,想要摆脱它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最后身体似乎是不听从他本人意愿地自动行事,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就会有人惨死而去,而那股火焰也似乎已经灼烧殆尽,像是身体将本人所受的痛苦,强行转移到第三方的身体上去一样——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不是吗?”
“为什么,伊万会得这么残忍的病……?”整个不可置信,但是目见的事实摆在眼前,耀喃喃地问。
弗朗西斯苦笑:“哥哥我当年和娜塔莎为了逼他说出原因,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啊。他倒是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除了一年里总有那么几天……总之最后他说自己那并不是病,而是毒发。在五年多以前,他从一个参军前对自己有恩的科学家——他一直不肯对我们说出他的全名,只说姓王——那里得到了一种他研制的特殊药水,服下后能大幅提高人体的各项能力,然而因为药物原材料之一极为特殊,其本身带有的毒性不可消洱,一年一毒发。虽然那个人事先已经警告过他,但伊万当时一心追求力量、并且对自己过于自信,便没有放在心上……”
“抱歉……我打断一下,弗朗西斯先生你知道,那个原材料到底是……?”耀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只见对方不在意地点点头,接着他的问话说下去:“名字伊万提过一次,但我是记不清了,只有一点很清楚,那是那个科学家的家族已传了数代的至宝——小耀,你怎么了?”眼见着耀像顿时失了气力般的瘫倒下来,另一边的娜塔莎眼疾手快地将椅子推到了他的身后,才让他不至于跌坐在地板上。
“然后,也是在五年前,伊万杀了我父亲、和我家的侍女小越。”耀的表情呆呆的,嘴唇机械地开合,说出他多年来都恶于面对的真实,而真实下的真实他已隐隐可以猜到。
“——在他第一次毒发的时候。”娜塔莎说,不容置疑的语气。
“小耀,伊万杀了他们,并不是出于他的本意,所以我希望你……”能原谅他几个字还没说出来,弗朗西斯暮然看到两行清泪从眼前这个看似对一切都已云淡风轻的少年俊秀的脸颊上淌下:“都是因为我,是我害了他们。”耀不能控制般的笑起来,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惨然,“你们知道吗?原本那药水是做不出的,因为那宝物在那家人逃难的时候失踪了,但是有一个蠢到了极点的小孩记挂着它回去偷了出来,还把它交还给了自己的父亲,以为他帮上了父亲一个莫大的忙。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他闭上眼睛,复而再度睁开,声音沉静而坚定,“弗朗西斯,娜塔莎,我要救伊万,堵上我的一切。”
“中了‘赤劫散’毒状态的人,据我这些年陆续从新的资料里了解到的,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第一种,‘赤劫散’虽然没有解药,但是药效随着药毒的作用力只有十年,如果能捱到十年以后,药效自除,连带着的毒性也会一并消失。第二种,就是一次性将它的毒和效力一并排出体外,这样需要给伊万进行全身换血……但是,就算成功了,他也会全身瘫痪……”话音未落,耀听到娜塔莎发出一声微弱的尖叫:“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耀苦苦搜索着脑海里对那些浩瀚的上古文字资料已变得不很明晰的记忆:“还有一种,似乎是传说中的方法……是说男子若身上带着失了一半效力的‘赤劫散’的毒,烧灼之火转化为精阳之火,全部泄出体外的话,可以得救,呃,就是……”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说的是什么意思,脸迅速烧起来,说话都不由自主地变不连贯起来。
弗朗西斯把玩着自己的胡茬:“哥哥我,似乎是听明白了,这一种方法的话,似乎所有的条件都满足了,不是吗?这么说,关键就在于对方,能不能完全引起他的欲望了,对吗?恋慕之人的话,成功的几率更高,对吗?小耀,看来,这也确实只有你能够办到。”弗朗西斯瞥见旁办娜塔莎不明所以的表情,不由得暗自庆幸还好她没听懂,她显然对伊万和耀之间的关系还一无所知,不然按她的性子也不可能对他如此友善。他把满脸通红的耀拖直墙角,声音放到了只有两个人能听清的音量:“小耀,哥哥我知道这很危险、也是在勉强你,那么,你的态度是……?”
“我当然想救他,可是我我我我……我对这种事情完全没经验的……”耀一脸不知道是惊恐还是紧张的表情,他思考的方向让弗朗西斯莫名地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哥哥我可以指导你两手,再说了,到时候身体自然会知道怎么做,你不必过于担心。”他继而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小耀,谢谢你,哥哥我果然没有看错人。相信我,伊万他爱你,他不顾一切地跑到这里来就是因为他爱你,他真的很爱你。”
“啊……”不知是在应允还是在感慨,耀的视线穿过弗朗西斯的臂膀凝视不远处的床上伊万沉静的睡颜,亦像极了他自己现在的心境,“弗朗西斯先生,万一我……他没有控制住杀了我,请你一定要在他清醒之前把我……处理干净,不要让他知道,然后,让他把我的弟妹安顿好,他答应过我的,不要让他耍赖。”耀的口气始终是淡淡的,似乎在说着的只是远行前平凡不过的叮咛,还带着几分调笑。
弗朗西斯只是说:“哥哥我相信你们。”不容质疑的、充满信心的口吻。



知情或并不知情的人尽数离去。耀侧着身体在伊万的床褥边缘处坐下,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方才弗朗西斯所说的“技巧”似乎也并没有记住多少。即使背会了公式,实打实遇到题目还是会不知如何下手,这也是一样的道理。耀一抬眼注意到伊万的一只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被子里逃了出来,便伸手想把它塞回去,却在触碰到对方皮肤的瞬间吃惊地缩了回来,好烫!他心想,真像要被烧着了一样。伊万的脸上明明没有任何发烧的迹象,只是那股蠢蠢欲动的力量在叫嚣着想要释放。
耀却一下子想到了在这座城市的另一所住处里的、比这张舒适高级的大床狭窄得多的简陋小床。伊万一直是一个一切重心都放在工作上的人,对食宿的要求都随便得很,能过日子就好,他也确实没有太多时间去挑剔这个。耀刚来的时候伊万家里只有一张床,连枕头被子都只有一套,每天晚上总是自己忙完了先回房睡觉,而伊万在书房里继续工作直至夜深。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床,枕头没有人用,但被子总要盖,于是睡着了无意识间就互相抢被子。最后赢的人多数是耀,也不知道伊万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最后以他白天去杂货店抱了一套新的回来才完事,伊万还因为他自说自话乱跑而显得老大不高兴。
耀那个时候有想过,要是哪次伊万因为冷而在睡梦里面糊里糊涂地抱住自己睡觉就好了,但是这种情况一次也没有发生过。那时好像的确只有自己一厢情愿地喜欢他,蠢得像个情窦初开的青涩学生,而对方的态度和行为都规矩得近乎冷淡——就像是故意在逃避着什么一样,耀想,不过自己也没好到那里去,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心意好好地向对方传达过。而现在,不仅仅是伊万的,耀连自己的心意都看不清了。
就算是已经知道真相的自己,要完全释怀也是不可能的。伊万在痛苦,而自己所受的痛苦又何尝比他少过?就算有怎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在他们之间作缓冲,逝去的生命、支离破碎的家庭也再不会回来,到底谁欠谁多一点,纠缠于这个问题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也没有意义。所以,最后耀只问自己:“你想要救他吗?”不是出于义务,只是想不想,为了那个笑容,为了那一句“我爱你”?
“伊万,我们……还有可能在一起吗?”耀转头凝视伊万的脸庞,他的五官并没有自己国家的人那么细腻而精致,棱角却分明得很好看,挺拔的鼻梁衬出整个人的坚毅和英气,隐蔽于长长睫毛和眼睑下的那对颜色特别的双眸,让耀心生一股怀念的情愫。
想要再好好端详一番,那双眼睛的颜色,那种故乡任是手艺再精湛的匠人都无法调制出的、如此纯粹而鲜亮的淡紫色,他好想再看一次。
耀情不自禁地俯下身体,单手抚上伊万高温却苍白的脸颊,在两边的眼睑上轻柔地吻下,犹豫了一下,又去寻那处最柔软的地方,这一次的时间比方才更为长久。
“我一直喜欢你啊,笨熊。”
残留着自己嘴唇余温的两片眼睑突然颤动了一下,耀在惊慌间离开伊万,只见他的身体开始剧烈地痉挛起来:“伊万,你还好吗?你很痛吗?”
伊万在醒来的最初目光就死死锁在了耀的身上,东方人脸上担忧和疲倦的神情让他还来不及感到心疼,一同摆脱了昏厥状态的烧灼疼痛就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席卷而来。不对,为什么小耀会在这里?他明明记得自己应该已经离开这里了?等等,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
耀的手还握着自己的,伊万有些歇斯底里地把他推开好远,直到窗户的旁边:“不要碰我!快走!”
“伊万……?”耀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这好像并不是他预期里的任何一种,但是伊万还存有清醒的意识这一点,让他看见了一丝希望,“你会没事的,让我来帮你……”
“不需要!!!”头痛欲裂,身体连带着声音都在止不住地颤抖,伊万能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正在被迅速地抽离,看着耀的表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惶恐都要软弱都要痛苦,“小耀,快逃……我快要……”
——因为你而彻底陷入疯狂,我会恨你、伤害你、占有你、杀死你,让你和我一起坠落到地狱的最深处。
下一刻狂妄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房间,“真是天真。”伊万说。耀转头想把身后的窗帘拉上,伸出去的那只手却被一只比他大得多也有力得多的手牢牢捉住,耳边后方传来伊万带着冷冷笑意的声音:“窗帘不是这样用的呢,小耀。”随着伊万的吐字,他的呼吸喷洒在耀的耳朵和脸颊上,这是他们第一次离得如此之近,耀不禁身体一颤,慌神无措之时伊万又一个上力拉拽,他跌坐在窗沿正下方的一块大理石台面上,背部紧贴着窗户玻璃,两者冰冷的温度迅速传遍全身,被伊万所触碰过的地方却是火热发烫,这种反差让他感到不适,而伊万正从正面俯视着他,周身全是危险的气息。
伊万抓住耀的下巴逼着他看向自己,低头将脸凑近:“你在害怕吗,小耀?”太近了,几乎每说一个字彼此的唇瓣都会擦过。
“不。”耀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因为是伊万。”我相信他。
“真的是很乖巧的回答呢~这么乖巧的脸到底能扭曲成什么样子、做出多么淫【荡的表情,我相当期待呢~”嘴里说着,伊万的手也没有停歇,抓过耀身体两旁的窗帘缠上东方人小小的手腕,一圈一圈绕紧固定,动作麻利地像是不受任何干扰,在这种状态下耀的反抗在他看来根本如同小猫在打闹。
“你……啊!”伊万吻咬着耀的脖颈,皮肤柔滑的质感让他颇为满意,只是还有大半皮肤隐没在保守得有些累赘的东方式礼服里面,让他心里烦躁不已,所幸用得倒是轻薄的布料,伊万突然心生了一个念头,嘴唇便直接隔着布料继续下行,在胸口处恶劣地咬下去,突如其来的刺激让耀一下子惊叫起来。“果然是这里呢,隔着衣服也这么敏感么,真是可爱。”伊万没有停下的意思,伸出舌头继续舔舐,那一片布料很快湿透,粘连着的乳【头露出了清晰的形状,耀挣扎着想要推开他,被缚住的双手却只是在这番动作中被窗帘摩擦得更加疼痛,背部被伊万固定在玻璃之上,后面的木制横梁烙得他的皮肤深深作疼,而他却还要拼命集中精神不让自己漏出那羞耻的呻吟。
伊万放开了他:“另一边的话,等一下再继续,果然这样还是很不过瘾呢。”他伸手去解耀的上衣,眼睛打量了一番那繁琐的衣扣后耐心全无,在四周找寻了一番发现了那把之前用作武器的戈,“原来你也不是全无用处的呢。”他开心地取过来,在耀猝然睁大的双眼前毫不犹豫,手起刀落,耀的上衣便生生被割成了两半,“啊!”伊万下手的力度控制得很糟糕,或者说他根本懒得顾忌这个,刀尖在衣服裂开的同时在耀的皮肤上也划出了一道不算深但也不算浅的口子,耀再也无法控制地悲鸣出声,从口子里渗出的血珠流下来滴在了地板上,伊万却丝毫不为所动,耀完全裸【露出的皮肤让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得落下自己的亲吻和印记,脖颈、锁骨、乳【头、小腹,他一处也没有放过,并且满意地看到那两个肉红色的果实在他的吮吸下变得坚硬无比,而自己身下人儿的身体也变得柔软下来,透着一股诱人而情【色的粉红色,令他不由得欲【火高涨。耀痛苦的表情带上了一丝朦胧,压制的呻吟声开始不受意识控制,在房间里肆意游走。
“住手……停下来……伊万……”耀剧烈地喘息着说。
“停下来?”伊万冲耀露出一个天然至极的表情,“我可还没有开始呐,小耀。”
他一手扶住耀颤抖不已的身体,一手干脆利落地扯下耀的裤子,长裤连同内裤一起,一脚踢到房间的角落里,耀已经微微抬头的分身呈现在伊万的眼前。“小耀的小可爱都已经醒过来了呢,有那么想要吗?”
“什么……啊……”这种情况下是个正常人都会有反应的吧!耀将欲脱口而出的回嘴被新一阵强烈的刺激生生顶下,伊万的一只手突然抚上了他未经情事的分身,由根部一路往下恶劣地套弄,骨节在前端的部分打着转,每一次有意无意的擦过铃口的动作都引起耀的一阵哆嗦,而另一只手则交替玩弄着上方两侧的球体。
“不要……啊哈……快……把手拿开……”最敏感处的皮肤被反复摩擦挑逗,伊万的动作明明不带丝毫对待恋人的怜香惜玉,而自己的身体却依旧承认了他并给予了最诚实的反应,分身变得滚烫而坚硬,积蓄在身体里的电流在下方的那一个点会合集聚,点燃着主人羞于言说的欲望。
“嗯……啊!”释放的瞬间,酸楚随着乏力感一并袭来,原来人屈服于欲望的样子竟如此丑陋而不堪入目,就算他早已下定决心,这场没有情只有欲的游戏对他来说只能是一场酷刑,或许,最终是一场必输的、惨绝人寰的战役。伊万对他的伤害从开始至今就没有休止过,但他本人却还能如此从容不迫,甚至连衣装都是齐整的。最让耀感到抽痛的,还不只是身体上所受的痛楚,而是伊万到目前为止,一次也没有亲吻过他,仿佛他只是一个会出声的娃娃一般,不值得任何怜惜。
伊万抬起耀的双腿将他整个人在宽大的大理石台面上放平,自己整个跨坐上去抱住耀初次射【精后瘫软下来的身体,微微托起他的臀部,很快找到了那个封闭得尚是紧实的入口。
伊万暗示意味分明的动作让耀慌乱起来,“伊……伊万!等一下,润滑……啊啊啊啊!”一根手指直接笔直洞穿,一点没有被开发过地通道瞬间被侵入者撕扯开来,就像是在身体里生生打进一枚钉子一般让耀痛不欲生,眼泪瞬间被逼出来。
——伊万,我好痛,真的好痛,你能听见吗?
“太干了……”伊万皱起眉头,耀实在过于狭窄,他用一根手指都能在中途的地方被卡得难以行进,总得再想想办法才是。他抽出沾满方才耀释放过的白浊的手指,只见上面早已是血污遍染。
“伊万……”耀喘息者,不能,不能在这里退缩,他告诉自己,“我的……裤子口袋里有……润滑……用……那个……”润滑剂是弗朗西斯临别前交给他的东西,似乎他就是这样习惯于带在身边,耀当时想吐嘈说这是什么变态的习惯,但现在才意识到,它或许是对情人或床伴的一种体贴,尤其在突发情况面前。听着那些陌生而淫靡到露骨的词句从自己的口里说出来,耀有一瞬间觉得,或许还是死了干净些。
伊万这一次乖乖照办,第二次的进入顺畅不少,只是不待耀充分适应,第二根、第三根手指又接连着补上,并在耀的体内肆意探索与抽动,这种毫无章法的刺入让耀的眼泪无法遏制地不断掉落下来,伊万对此却一点不为所动,耀的泪水和愈来愈频繁的呻吟反而让他也开始兴奋了起来。
“嗯……啊……哈……”原先痛苦的淫语慢慢染上了情欲的色彩,伊万能明显感觉到耀一开始对自己手指退避三舍的内壁现在已经主动迎合了上来,紧紧包裹住自己的手指,出乎意料的绝妙触感和温度让他惊喜不已,比最纯净的温泉水都要温暖、比最柔软的鸭绒被都要柔软美妙,前哨兵已尝到甜头,后方的主力也早已按捺不住,蠢蠢欲动地想要将对方的城池整座拿下。
下一秒伊万的手指尽数撤离,耀“啊”地轻吟一声,后【庭羞耻的空【【虚感还来不及说出,伊万毫无遮挡的笔挺欲望便整个落入眼帘,他是什么时候变硬的什么时候上完润滑的耀完全没心思去注意,不对关键是……他他他那种尺寸的凶器绝对会把自己弄死的!!
耀在内心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挣扎着想要逃开却被整个覆上来的伊万牢牢按住:“小耀不是说过不害怕的吗?现在是又想反悔?我可是急得不得了呐……”伊万这句话倒没有在骗人,他的声线带着欲【火上身时特有的暗哑和魅惑,让耀如同中了他的魔咒般无力脱逃。
“不要……太大了……”竟然说出来了?!自己是在想什么啊!耀别过头去不想看对方,红透的耳朵却被伊万的唇齿逮个正着,鼻息交错间那低沉的声音被鼓膜近距离地全盘吸收,让耀上涌的血气已然接近极限。“小耀一定会喜欢的……我的东西……”
“啊……”巨大的火热硬块缓缓推入湿滑紧窒的幽深通道,耀倒抽一口气,闭上眼睛不去看下身那残忍又情【色的画面,前胸的刀伤和甬道里面两次被强硬撕裂的口子鲜血淋漓,痛得他几乎当场晕厥,而伊万却还在一寸一寸地深入腹地,遇到阻碍时才会停下来调整一个角度然后继续,终于,随着他的一声沉重而满足的叹息声,分身进入到最里面。阳【物与对方紧致的内壁亲密贴合在一起,彼此的纹路、褶皱和血管交错相接、深深摩擦,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悦,竟比以往剥夺任何一个人的生命时都要满足。
没有多余的耐心再去等待对方适应,伊万摆动起腰部开始律动起来,耀的身体的柔韧度和敏感度都让他暗暗惊叹,每一次进入时的接纳和抽出时的纠缠从生涩变得娴熟,违背着双目紧闭的主人的意志兀自兴奋着,腰也配合着伊万的动作无意识地前后运动,点燃着伊万身体每一寸皮肤下的真实欲望。
“耀,把你的眼睛睁开,我要看。”伊万命令般的说着,身下节奏放得更快,他擦去耀眼睛下方的泪花想要试着亲上去,却在嘴唇触碰到那眼睑的瞬间被耀飞快地逃开。
“你……嗯……不配……啊哈……”耀已经被伊万激烈的抽送搅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但语言中仍能隐隐听出倔强不服输的意味来。
“喔,为什么?”眼神变冷,伊万威胁性地笑起来,放在耀的腰间的手立刻腾出来握住耀前端半萎的分身,粗暴地抚弄起来。
“啊……!不,不要……嗯……”耀在伊万的攻势下除了不断的呻吟已经无法吐出别的词语,被伊万放开的腰部一下子失去重心,双手又无法发力,伊万的每一次凶狠冲撞都让他的脑袋“砰”的一声狠狠撞上玻璃,新创口的留下已不可挽回,早已伤痕累累的身体却仍在被对方毫不怜惜地玩弄着,耀不知道伤口和心究竟哪一处疼得更厉害一些,抵触终是缘于疼痛所带来的委屈和恨意,但他心里却清楚,是他自己自始至终在相信着,相信着眼前那个人还是他的伊万,相信他不是在与一个陌生人交合,而是与伊万的,因为相信着这个事实从未改变过,他也从未后悔过。他只是疼,只是这样而已。
“因为我不是那个’我‘?对吧,小耀?”伊万的声音混合在性事淫【乱的水声中,温吞而又伤人的口气,“那如果我说,正是那个’我‘,一直想要对你做同样的事情呢,像这样?”前后的速度一同加快,耳畔耀的声音和喘息成为了伊万进攻的号角。在耀体内尽数射出自己浓稠的白色欲望的同时,伊万用力咬住耀的脖颈,牙齿深陷于皮肉之中,直至尝到了血的味道也没有松口,就像猛兽将欲咬断猎物的喉咙。
“小耀,你的目的我都知道喔~不过没关系,你会陪我一起去死的,对吧?”
完全没有高潮只有折磨的初次性事偃旗息鼓,在彼此释放的瞬间,耀没有丝毫愉悦的感觉,只有解脱和茫然。而接下去,等待着自己的,又会是什么呢?


伊万解开耀手腕上窗帘的束缚,将他瘫软的身子横抱起来,快步走向床铺的位置,将他背对着自己扔上床,迅速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和鞋袜,顺带将耀身上残留的衣物碎片也一并除去,然后巨大的身躯整个压上,彼此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紧紧纠缠、相交相连,即使遍布汗水、体液、泪水和血水也没有所谓。伊万能感觉到小腹有火焰在重新燃烧起来,不够,远远不够,身体仿佛在这么述说着,逼迫着他去满足去释放,明明才退出来不久,他却已经开始想念那个人体内的温软。
“小耀,我要你……”伊万喃喃地说着,而这是出于哪个“他”的意识,好像一瞬间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
“唔……”经历过前一次释放彻底润湿的硕大再次造访,这一发畅行无阻直达最深处,新的一波攻势马上展开,伊万解下耀的发圈,在抽送之中吻着他那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将流落致嘴角的血珠悉数舔舐干净,直至又一次高潮的来临。


耀不记得他们那天做了几次、做了多久,伊万如同一台永动机般从来不知道停歇,而他也只能机械地迎合着他——或许这样还是一件好事。耀昏昏沉沉地想,下身地疼痛感已经麻木,头部和胸口的出血量让他感到有些头晕,对方却对此毫无自觉,或者对他来说,这好像反而是赏心悦目的景致一般。
——伊万,你会回来吗?我……还有机会再见到你吗?


喉咙已被喊得嘶哑,新一轮的精【液是什么时候射入的耀完全没有了意识,只是一味疲倦地想睡,埋在床单之中的脸突兀地被一股力量扳向后方,然后干裂的嘴唇上方传来温度,耀惊讶地睁大双眼,伊万在吻他,但耀已变得模糊的视野却看不请他现在用的是什么样的表情,唇瓣被润湿后伊万的舌头便长驱直入,贝齿舔吻纠缠,激烈到比任何一波冲撞都让耀有晕眩的感觉,是错觉吧?他第一次,在疯狂中体会到了一丝柔软的感觉。
这也是耀在陷入昏迷前最后的知觉。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虐之後就是甜的……
對吧對吧對吧…=w=
小耀…伊萬會因你得救的…

No title

啊啊啊!!!!! 看完也跟小耀一樣一整個晕眩啊>////<

於是先,我來簽收了!!謝謝晋玄姑娘這麼激情的生日禮物!!!實在太棒了呢。抱歉最近三次元都忙得不可開交,上網減少了orz

再來,虐傷的肉戲雖然令人難過,不過我現在更難過伊萬清醒後一定會更無法原諒自己吧。還有,小耀的傷和出血令人不捨……兩個人都好可憐……

本篇非常有感情呢。很喜歡晋玄姑娘的鋪陳描述,情感深刻會突然揪心了一下。例如,小耀凝視伊萬的臉,細細端詳他的五官,然後親吻下去告白那邊……,看得我心中好像突然綻放一朵含苞待放很久的花。鐘聲敲啊敲的。

肉戲的形容詞好讚XDDDD尤其是攻下城池那邊,會心一笑。(姆指)
伊萬瘋狂的行為和台詞真是有夠腹黑的^q^……卻也逼真很寫實表現出每人心中黑暗的一面吧。"那如果我说,正是那个’我‘,一直想要对你做同样的事情呢"…………噢哇~~~這一段頗令我懷疑起,真正的伊萬會不會就是這樣korukoru

但真的……小耀,你真的好犧牲啊…(灑淚)
不禁讓我擔心起來……
希望兩人會有幸福的結局!!!會吧會吧>W<


同樣……"虐之後就是甜的…… "對吧對吧對吧=w=
等姑娘更新唷!

No title

》》小泉貓熊:
没错虐太多我心里也很忧伤(……
伊万他会好好珍惜小耀的XDD

》》Reiya:
【抱抱】谢谢你那么忙还能那么详细地把这孩子看完并那么认真的回复我【泪牛满面】
就像你说的,伊万醒来之后一定会很痛苦很纠结,这份心情具体怎么处理确实是我目前比较苦手的地方……但是为了砂糖和HE不会让他纠结很久的嗯!【这么说好像有点不负责任……?

【点头】因为本篇伊万被我搞成了整个一闷骚,于是所谓越闷骚心理越黑暗呀……写到一半想这个黑化版伊万不就是露西亚本体吗XD所以其实真的没差……

小耀本篇因为纵容阿露所以显得有点弱势,但是放心他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毕竟也是做过好一段时间杀手训练的体质嘛~!

最后,被表扬了好开心的=v=我会继续加油的!

No title

神马,这就虐完了,虐戏我还没看够呢请更努力虐嘛(变态

最后那里让我遐想万千啊=w=

欠虐的人被虐了一圈觉得满血满蓝了!YEAH!

No title

》》三井雪媛:
欢迎来玩XDDD
其实这篇除了小耀被虐身虐得比较残也不是很虐……【你还想怎样
我超喜欢最后那种姿势的KISS!!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