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12)

努力地填坑~所剩的情节不多了,这边给自己也是给坚持看到现在的亲们列一个剩余进度计划。预计露中2-3章完结,米英、瑞奥各一章情节+番外(因为感觉有点对不起他们囧,尤其是很早出场但是因为不在主线里被晾在一旁好久的瑞奥两只TAT这CP怎么说也是我APH第二本命啊……)。列完发现工作还是蛮艰难的说,不过想到可以挑战工口还是莫名的兴奋(⊙o⊙)……总之我会加油的~



十二章



耀低头匆匆前进,心里烦躁着阿尔家的走廊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之长,却冷不防掉进一个巨大的阴影里。
“王耀,我们需要谈谈。”巍然不动的阴影说,语气中不由分说的霸道意味让他莫名的不爽,没心情管这坨脂肪块是哪里滚出来的,他一言不发地扭头转向相反的方向。
伊万的反应比他更快一步,没走两步又被生生断了去路,耀忍无可忍地抬起头怒视对方,却发现他的眼里竟也带着愠色。搞什么,明明被围追堵截的是自己、伤痕累累的也是自己才对,他这又是闹的哪门子别扭,耀一瞬间觉得有点委屈,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心情有点可笑,也许是伊万带来的压迫感过于巨大,原本准备好的所有尖锐词语全部哽在喉咙口,什么也说不出来。两个人就这样沉默地注视着对方。
和小香他们会合的时候,耀用一句淡淡的一切都结束了搪塞了过去,让他们不必再担心,自己接下来会回去完成与阿尔家的所有承诺。所以按理说,这次的宴会,伊万本是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不知道究竟是阿尔还是小香对自己模棱两可的话语生了疑,试探着给他发了邀请函,还是他们早已计划周全,这样一来,现在在这里的伊万,就处在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里了——不对!耀头痛地想着,自己失忆的时候是不是顺带撞坏了脑袋,竟然会想到担心那个人的事情。
为什么当初自己寻找一切机会想要接近他的时候,他销声匿迹一晃五年,而现在,当自己想方设法想逃得越远越好的时候,他又要这样紧追不舍呢。耀想不明白。
脑中一片混乱的时候,对方似乎终于是沉不住气了:“和琼斯结婚?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王耀?”
又是这种口气!耀一阵窝火,他当自己是他审问的罪犯吗?“和你无关。”
对方好却像是失聪了:“不要和他结婚。我……”犹豫了一下,“可以送你和你的弟妹去安全的地方。”
“伊万.布拉金斯基,我不需要你那些假惺惺的补偿和施舍!应该离开这里的人是你!”耀终于被激怒了。“自己为是,反复无常,我受够了……”
“耀……”伊万的口气软下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琼斯教被一网打尽是迟早的事情,我不想你成为他的共犯,何况他——”——他根本不爱你。
“共犯?”耀惨然一笑, “伊万.布拉金斯基,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我们家从死在你手里的我父亲开始,就早已是琼斯家的共犯了。”
“他不是。”伊万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耀有些惊讶于他的反应,“他是我尊敬的人,一直以来都是……得这个理由是不是很可笑?他一直说我把他想象地过于高尚是因为我们过于相似,而我对自己过于自信——正如你所说得那样没错,我自以为是。他曾经对我说,我们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名为欲望的魔鬼,对力量的偏执追求终有一天会让我走上绝路,是我过于天真、过于自以为是……呃,抱歉,耀,我只是想说……我真的很抱歉。”耀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那个声音在句末竟有着微微的颤抖,刚才看似蛮不讲理的男人,现在竟分明是在向自己示弱,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喃喃道:“即使这样,什么也不会改变……”
“我明白。”伊万凝视那眼眸,笑容安静柔和,“就算如此,这一切都需要有一个结局,无论它是好是坏。耀,我们都需要一个答案。”至少,能给你一个平静的生活,在我被我心里的恶魔吞噬之前。伊万没来得及说出口,身体内部熟悉的痛感隐隐传来,让他不安起来,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近了。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近在咫尺的耀的声音,不知为何让他觉得如此遥远。
似乎是注定稍纵即逝的美好。





伊万能清楚地感觉到身体的温度正在升高,皮肤之下零散的星火正在悄悄燃起,亟待最后汇聚在一起,不是烧尽别人的生命,就是烧尽他自己的生命。事先经过弗朗西斯尽最大努力的调理,这次症状的发作不会像以往那么迅速,但前期的潜伏期被拉长,也势必让他忍受更多的痛苦。
走在前面的耀速度并不快,可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却似乎正在逐渐扩大,那是曾经在自己梦里出现过的场景,伊万一边用一只手按压着心口,刺激着未愈的伤口以用疼痛来缓解不断加剧的麻痹感,一边混乱地想着,很多时候,人们会觉得眼前所见的场景似曾相识,仿佛曾在梦中出现过,但伊万确信这并不是那种心里暗示作祟,因为他已经梦见过太多次。

——耀,你走以后我却经常梦见,你笑得毫无防备的样子,你头也不回地离开的样子。不过那里的你总还是穿那身我们买衣服那次你挑中的那件红色短褂,骄傲明亮地如同极昼之阳永远不落,而不是现在这样浅淡得不精神的色素。即使是淡色的衣服,为什么还是显得瘦得过分呢,准备那种麻烦的仪式一定让你没有好好吃饭吧,耀?……小耀,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这样占据了我的心呢?


旋转楼梯精美的扶手雕凿着栩栩如生的花叶和鱼虫,愈来愈微弱的白色日光在深褐色的木制地板上透射出高大玻璃窗冰冷的影子,徒劳地照射着走廊的尽头,像极了是某个场景的重现。耀在地下室的入口处停下,取出挂在颈间的钥匙打开房门与灯的开关:“我们到了。”
伊万打量了一眼屋内的陈列苦笑了一下:“你的实验室?真的和他的一模一样……”
“不。是我的婚房……我的牢房。”
“耀……”
“伊万。”耀始终没有回头看他的方向,“他在这里走完自己的一生,我之前始终不明白,是什么研究让他这样废寝忘食,让他这样连自己的家人都不愿见到。后来我在他的葬礼上见到阿尔,才知道了一切。我们王家祖上曾被我国皇帝纳为妃子,算是皇室亲族,但后来在太子之位的争斗中受到牵连被满门抄斩,只有几家预先得到消息逃往国外才躲过一劫,我的祖父母是其中之一。爸爸虽然潜心学术,但心底一直有个愿望,就是振兴王家,他想要研制一种药物,服下以后人的身体、头脑的开发度从现在科学普遍认为的2%瞬间提升到30%,几乎已经算是拥有了超人一般的力量和智力,如果能召集王家剩余的亲族和旧部,组织起一支这样能力的军队,想要重振王家就易如反掌。可是刚开始,举目无亲的爸爸连最基本的研究资金都不凑不齐,直到琼斯先生找到他,表示对这个研究很感兴趣,并希望能够买下来,使用权只有他们二人享有。爸爸那时候隐约知道那个人私底下干的是些什么勾当,但他并不是太在意,毕竟他的目的只为自己的家族,他国的政权问题与他一个异乡人并无多大关系,而且他真的很需要这笔钱,所以没怎么思考就答应下来,为了让协议更加牢不可破,他们订下了湾湾和阿尔的亲事……”
耀冷静地述说着这有些冗长的故事,事不关已的口气下,是早已接受一切的云淡风轻。伊万有些庆幸他没有面对自己,按着伤口的手力道逐渐加深,另一半精神专注聆听:“所以,你自愿代替你妹妹成为维系这一契约的工具,同时这项研究也由你取代你父亲完成?”——那个人一定不曾想到,会由我来负责将琼斯一派彻底铲除,他终究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晋升速度。伊万想。
“耀,为什么要这样逼自己?你父亲他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你究竟明不明白他做着一切真正为的是他的家人的幸福,为了你们?”由于激动,伊万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
“我明白。所以我要完成这项研究,振兴王家的大业,会由我,王耀,来代替他完成。伊万,”叫着他的名字,耀转过身来,眼神中的那种坚定像是预示着身体里某种东西的苏醒,伊万有一瞬间觉得耀是一颗星,璀璨而遥远,却更让他无法侧目,他正在对自己说话,“我请求你……如果……如果你真的想要补偿的话……请放过阿尔,然后把我弟妹送到安全的地方,暗中保护他们一辈子,就算我死了,也不要让他们成为琼斯家的下一个研究者备选……伊万?你怎么了!?”
耀看见面前高大的男子状似痛苦地捂紧左心口,苍白的脸颊两旁汗珠正决了堤般止不住地下渗:“你……那时候的伤……?”耀觉得心口一阵莫名地疼,最初那种担心的情绪阴魂不散地复苏,那是他最害怕的情绪,他真正的感情。
“我没事。”捕捉到了耀一瞬的真情流露的伊万心头一暖,“我可以保护你的弟妹,至于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你需要研究条件的话,我这边也可以……你们还是不愿意光明正大地接受我地保护,不是吗,耀?”
“并不是完全这样……”耀低下头,语气犹豫不决。
伊万似乎被他不置可否的态度激怒:“到底是什么,王耀?到底是什么让你这样维护那个混蛋?”他承认他是想知道耀是不是真的爱上了阿尔弗雷德那个混蛋想知道得发疯,如果答案是是的话,他打赌自己会一把拽过他的领子给他一巴掌说王耀你给我醒醒。如果伊万真的这样做了,一切就再不能挽回。
耀深吸一口气,与伊万瞳孔相对:“我对他下不了手,如同我对你下不了手一样,伊万.布拉金斯基。”
“……耀?”惊讶、不忿、欣喜、希望,分明地写在了伊万脸上。
没有注意到伊万惊喜的表情,耀颓然地耷下肩膀,“我不会让你伤害阿尔,我也不会让阿尔伤害到你。王家祖训,‘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在我们家落魄的时候,琼斯家两次出手相助,王家绝不会对他们不义。至于你……你虽然对爸爸做了那样的事情,但你也救了我的命,你……我放弃了,布拉金斯基,你赢了,我喜欢上你了杀掉你什么的我做不到,这下你他妈的满意了?”
伊万看着耀红了眼眶,他知道若是换了平时的自己会把他按到墙上吻个天昏地暗告诉他他有多爱他他也有多舍不得他,但现在的他做不到,身体中烧灼般的痛感已近临界点——和他杀死那个男人的时候、他每次发狂的时候的感觉太过相似,而不知为何,刚才明明还压制得很好的火焰在看见耀的脸庞的瞬间大幅加剧,并掺杂着令他陌生的、也令他感到惊恐不安的躁动感,他害怕一旦触碰到耀,会对他做出和五年前一样的事情,或者……更糟糕?他无法再想像下去。
努力克制住身体的麻痹感让意识仍然属于自己:“……我答应你。并且,我会马上离开这里,因为公务在身,可能没办法参加你的婚礼了,真是抱歉……耀。”离开他,不要再靠近他。这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应该是最正确不过的决定,他安全了,自己应该安心了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不是这样,为什么……会觉得有一点点……失望。伊万转过身准备离开,耀对着他的背影一咬牙,鼓起了最后的勇气,终于问出了口,那个一直埋藏在心底的问题:

“伊万,能不能告诉我,在那段时间里,你有没有,哪怕是一点点,喜欢过我?”

背影停顿了一拍,漫长得令人窒息的死寂,然后他说:“……别说傻话了。”
“是吗……”似乎早已猜到了答案,耀自嘲地笑了笑,死一般的表情只剩自己能够看到,“那再见了,伊万。那段日子……谢谢你,我过得很快乐。”
也很幸福。




耀如同没有生命的雕塑般久久伫立在地下室的入口,身后屋内清冷的灯光不曾一瞬照过来客,显得有些落寞,他闭上眼睛,耳边只剩伊万离去的脚步声不规律地鸣响,它终要消失掉的一瞬,他突然听见了他的声音,用尽了全部气力般的余响在空气中肆意蔓延:
“我是爱着你的啊,小耀。再见,小耀。”
他就这样消失地突兀。睁眼的世界天崩地裂。耀终于痛哭失声。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我要準備小零食等工口啦!【【請加油在它們變質前更文=3=


……居然勾搭到了這裡【回言回】
晉玄桑我來勾搭你啦XD~【……雖然我的fc2基本上是空的=言=】

No title

KIYOAI:
我会加油的(握拳)
于是我可以求交换链接吗=v=

No title

欢迎换链接QVQ~

【其实我的站里是空的啦XD……不过相信很快会开始运作啦~

URL在我名字旁边】

No title

沒看到工口我是不會死心的v-42
(四處打滾)
露中能量需要補充!!

No title

好可憐喔................q_q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