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日快乐】老男孩

温馨向的小短文,主打老夫老妻细水长流的感觉,但是因为我一写历史相关的就纠结所以……
对《老男孩》这首歌一见钟情啦XD,很符合我心里对露中包括国拟人的感觉XD
露中在新的一年里请你们继续相亲相爱!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来过

在任何一个凌晨被活活冻醒都绝对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任是睡意再浓的人也不可能在身上的冬被只有后背的部分勉强算是温的的情况下,看一眼手表上充裕的剩余睡眠时间后幸福而迅速地睡过去。不知道是不是汗水和某类体液风干后把上等的鸭绒被活活变作了冰棺材,他呲着牙在狭小的空间里狠狠打了个哆嗦,想。清醒的脑子高速运转,他第一次觉得安安分分在北方呆着或许不是见坏事,没有暖气的南方的冬天的难捱程度,竟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像的,如果说北方的冬是一头暴躁凶猛的熊,那么南方的冬一定是一条缄默阴险的蛇,温柔的呼吸中带着致命的毒。

现在想必是下半夜了,定了时的空调显然已自动关闭了很久,激烈而漫长的情事过程中彼此呼出的炙热业已被周围潜伏在各个角落中的冷空气所吞噬殆尽,在黑暗中摸索空调遥控器未果后他习惯性地往身侧的热源亲密地蹭过去,却意外地扑了个空,开灯,还隐隐传来牡丹香味的地方,主人连同枕头被子却竟一个也寻不见。

他一下子慌了手脚,边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边手忙脚乱地从地板上捞着衣物不分次序地往身后裹,并不冗长的音节有几声闷在了套头毛衣里,却依然是整间公寓都能清楚听到的分贝。

这时他的脑海里突然浮出庄周梦蝶的情节来,不知是谁化作谁的没有答案的故事,东方人的思维与自己国度的人们一样复杂,却又更加狡黠而敏感。思路开始混乱,自己究竟是从梦境逃回到现实,还是从现实流落至幻境……?

……两个人不在一起的幻境。

脑子里最后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寻找,他想他要粗鲁地敲开或是干脆用水管砸开那些并不十分友善的邻居们的家门,问他们是否看见过他,或是问他们,自己和他是否是在一起的。

跌跌撞撞地打开铁门的时候背后却传来声响,他看见那个人的脑袋从紧挨着主卧的客卧里探出来,睡得迷糊的眸子罩着一层水气却挡不住愠色。四目相对,惯常的口气响起来:

“混蛋熊半夜三更的你发什么神经阿鲁……”他来不及抱怨完就被坚实的布料挡住气息,他用尽全力抱住他,喉结紧紧抵住他的额头,不舒服感带来的抗拒念头在听到了明显的吞咽声后瞬间灰飞烟灭。

怀里人的声音顿了一拍,然后口气自然而然地软下来:“好了好了,万尼亚,我不是故意的阿鲁……谁叫你那呼噜跟打雷似的,像头冬眠的狗熊一样怎么踹也踹不醒,我实在睡不着才换房间的阿鲁。关于吓到你这件事,我向你道歉阿鲁,嗯?”

我才应该是道歉的那个人,他想。虽然是初犯,但他清楚完事倒头就睡的男人是被归入情人里最混蛋的那一档的,只是小孩子脾气发作了愣是怎么也收不住:“你真是和我开了一个国际玩笑,我亲爱的小耀。不是吓到,你快把我吓死了,我以为你走了,或是……”

他没有再说下去,怀里的人会心地点头,抽出被他攥得发疼的手臂回搂住他颤抖的肩膀,声音如祷告般平稳而虔诚:

“我哪里都没有去,我哪里都不会去,我就在这里,无论你的眼睛看往何方,我一直都在这里。”

……

他把他连同被子一起仍回他们的床上:“我看着你先睡着,快睡。”

他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眼对方罕见的无比认真的表情,把头埋在被子里吃吃地笑出声:“现在是换作你来吓人了阿鲁?我睡不着阿鲁。不过,我倒是听说阅读有助睡眠,可否请这位绅士先生……?”慵懒的口气带着撒娇的意味,分明是意识不清醒下的胡闹状态,却如夜魔般蛊惑人心。

于是他也了然于心地笑:“荣幸之至。”随手从床头柜上的书堆中拿起最上面一本,是自己用了几十年的摘抄本,一下子就翻到了用一张黑白照片代作书签的那一页——记不清是几时有过这样暴敛天物的莽撞举动。他皱了皱眉头,便开始读起:

“……我认为在他们那样一条道路上,是没有荆棘、没有现实生活中那些卑鄙龌龊的东西的。这条道路应该撒满玫瑰花,应该处处树影婆娑;那里既没有冬天,也没有秋天和春天,那里永远是夏天。虽说是岁月增长、世事沧桑,那也不能使这条道路黯淡无光……” [注1]

他终于回忆起了那个惊醒了自己的梦境,因为那里也正有这样一条相似却有截然不同的道路,从密不透风的荆棘海的无数根刺尖上流淌下无尽的鲜血,染红了道路上的尘埃与沙粒,宛如怒放的玫瑰花,妖冶遍野。

而此时此刻,身边的人,早已甜蜜地沉沉睡去。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这漫天星河,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伊万.布拉金斯基在北京的最后一天,被王耀拖去新开张没多久的中国照相馆。 [注2]

“相应总理号召,为了北京服务业的繁荣阿鲁!”小个子细心地调整好袖章上星星的位置,神情严肃地望着前方。

伊万低头看着手里三位数的号码牌,也学着他的小同志的样子,神情严肃地望着前方……的队伍。马克思作证,他们真的是踩着开门的时间点来的。

“小耀,你能不能让他们给通融一下……”脑门上开始放射出老大哥(伪)光环的北极熊试图作弊。

“不行阿鲁!”王耀在他脑门上轻轻敲一下,“总理说了,按次序,谁先来谁先照,总理也排队的阿鲁!”

于是他认输般的安静下来,虽然对自己这个老大哥被王耀排到自家上司后面感到憋屈不爽,但凝视着那双眼睛里久违的光彩和生气,心中的喜悦与甜蜜不觉油然而生,毕竟在他的记忆里,那个人已经太久不在乎自己的上司究竟是谁了。

——这是我们共同追求的梦想的力量。他幸福地想。

王耀这次倒真是发狠了去研究他的新上司,伊万亲眼见过他在几乎每一次的会议上听写上司的发言内容,又在一些句子下认真地打上工整的空心小圆圈,回家后重新整理摘抄了厚厚的一本。

那时候,红皮金字的语录集还未曾出现,写着敬祝最最伟大的毛主席万寿无疆。 [注3]

时间长了,虚心好学的伊万同志也学会了几句。

“王耀同志,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过:‘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所以我们结婚吧☆”

“……伊万同志,首先我需要提醒你注意这个结论成立的前提条件;第二,伟大领袖毛主席也说过:‘实事求是,力戒空谈’;第三,说是结婚实际上还是要我变成你的一部分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中文造诣完全不够格和王耀抢话的北极熊一脸苦恼地苦思冥想了很久,然后豁然开朗般的把他拥进怀里:“算啦,反正我现在和小耀在一起,也没什么两样☆”

“……喂别蹭!我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头发和衣服……!!”他迟钝的小同志在这方面接连两次没抓住重点。

他们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摄影间,简陋不过的一人一机一板凳。北京人爱侃是出了名的,一两句话下来就熟得好像是重逢的老友有叨不完的话题,简单交代了几句后拍照的师傅爽快地一拍胸脯,口中冒出的话竟比当事人还要通情达理些:“两位是要拍结婚照吧?没问题!来叻,请坐好……哎哟,不对,反了反了!男左女右,两位快些换过来!”

“不是……师傅您误会了,我们这照的是阶级友谊,友谊!”坐了左半边长凳的王耀有些不好意思,还来不及纠正下一个误会就被师傅迅速地接了茬儿过去:“那敢情好,阶级友谊好啊!那请这位女同志再坐得离那位男同志近些,别害羞!头歪一点,抬高,再往里些——那位男同志你笑得收敛点,转过头来看镜头!……好!中苏友谊万岁!”

一旁兀自幸灾乐祸加心里暗爽的北极熊忘记了自己其实坐了“妻子”的位置,笑得满面春风。





那时陪伴我的人哪,你们如今在何方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他依然早起去公园晨锻,看着东南隅早些年的荒草地改建了有海洋球和蹦床的简易游乐场,再换成了崭新的大理石广场,而门口早点摊上卖的包子和豆浆,品种味道从未改变,价格却翻了一番。

和一起打太极的老人闲聊。树老根多人老话多,彼此的话题从上一日股票收盘的走势到新近发射的导弹型号,从时髦的物价与房地产一路追溯到久远的土改与人民公社,老人咋舌道这小伙子竟比他这样经历过了的人懂的还多,怂他再讲些,他只是笑笑说,我觉得太极挺好,真的挺好,强身健体又去浮躁,是真的实在。

告别的时候老人注意到他左手无名指上绑着的红线,不禁哑然失笑:“小伙子,我们这群上了年纪的,早时候买不起结婚戒指,或是掉了舍不得重买,折腾这劳什子也就罢了,你可千万别学去,小心你家的那位嫌寒碜,跟了别人去,现在的年轻人,精怪着呢!”

他谢了老大爷的好意,想到昨晚他紧张自己的模样,告诉老人:“放心,跑不了的。”

他们不是舍不得买,而是舍不得忘记这是一份失而复得的感情,因为记得更深刻,也就珍惜得越用力。

前几日的情人节,问他想要什么礼物。北极熊思想斗争了许久,好容易在他提出的一堆涉及价格和尺度三观等的限制条件里找到了可钻的空子,他说小耀那我不要别的,你送我一样你身上的东西吧,什么都行。不知道是真纯情还是披着纯情表壳的新式X骚扰。

最后他还是从自己过年新做的大红色手工绣花唐装上硬扯出一个线头,一圈圈绕到了彼此左手的那个位置上,伴随着细致入微的动作有些语无伦次地红着脸辩解说这只是月老的红线传说,祝愿爱情幸福圆满,然后理所当然地被对方深深吻住,以下省略78个字。

他们曾南辕北辙地找,最后发现手中红线的另一端竟仍在那个与自己相背而立的人的无名指上,唯有暴戾的心变得麻木平和,红色的乌托邦沧海桑田。

——你看,当年我们曾为了理想抛却了彼此,而当如今我们逐渐淡忘了理想的时候,我们又找回了对方,这是怎样一种讽刺。他说。

——不对,或许它反而是一种庆幸,你看,我丢了梦想,可是我找回了你。他说。

——在未来无尽的日子里,我们还要在火星上跳舞、研究怎样用石油做出喷泉的效果,我们还要在空荡荡的片区里嚣张地嘲笑对方的华而不实、恶劣地相拥着反对着所谓的“同性恋联盟”。我们也要在晨练回家时、在常去的早点摊捎上双人份的肉包子和热豆浆,在寒风里像凡人一样捧着温热的榛果拿铁和黑糖玛琪朵等着抢购老字号的青团或鲜肉月饼,在每个情人节逼迫对方准备礼物。因为我们在一起,只要我们在一起,尽管我们都已不再年轻,我们也立誓要见证这个盛世的每一场狂欢。

他们说。 [注4]

如果有明天,祝福你亲爱的.






[注1]摘自狄更斯《荒凉山庄》

[注2]关于中国照相馆:1937年始建于上海静安寺,服务对象主要为贵族和明星。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照相馆把服务对象转向工人、农民和解放军官员。1956年公私合营后,为响应周总理“繁荣北京服务业”的号召,照相馆迁往北京王府井,周总理亲自选址并前往拍下了后来用了一辈子的标准照。现在地址几经变迁后仍然搬回了王府井。

拍照的灵感来源其实是官方年历上的露中结婚照(大雾)和《山楂树之恋》

[注3]这个大家应该都懂的……嗯就是文革没错。

[注4]好同志们看出这是(YY)露中2010-2011大事记吗啊哈哈……分别是火星500计划、中俄原油管道开通、世博和最新的中俄联手反对同性恋联盟。现在有消息说世博结束后其他的国家馆不会全部拆除而保留五个,分别是阿露、沙特、法叔、意呆和亲分。当然目前还只是传言而已……不过有一次我在高架上经过的时候看了一下,阿露的馆貌似是真没动,明明旁边罗马尼亚什么的都已经七零八落了所以……希望消息是真的!


结语还是……我也最喜欢露中了啦!!!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最最喜歡露中了啊!!!!

No title

我回來了,昨晚又見更新激動不已不敵睡意就先睡去了(欸你)

首先78個字詳細希望。
然後可惡老夫老妻什麼的攜手偕老什麼的好甜啊甜翻了嗚嗚嗚,腦袋想說的話太多但不知道怎麼打了啦TDT

No title

喜捏:
78字啊……那其实是源于耀家今年春节晚会某小品的新式浑水摸鱼插科打诨啦~要我真写的话绝对不止78字喔(那你倒是写啊你个翻滚无能
姑娘你想说的我懂的XD让我们祝这对蠢夫妇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吧~!

No title

啊啊!! 許久沒見的歷史梗,再見更覺得好美好揪動心弦哪。

玄姑娘您描寫的感情好深刻!!! 在日常生活中互動的兩人好萌,不論是床前的故事,半夜中找不到人,還是一起去吃早餐,照相,對話中無形流露的關愛,甜蜜的紅線(這梗好棒),以及那兩人數不輕的百年回憶所集結的無法抹滅的感情。因為失去過,所以更加珍惜。已經走過,所以更了解更彌足珍貴。

果然露中夫婦最棒了^_^ 很喜歡您引用的部分。("")

在雜誌上看到‘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開心笑好久,說得真好XDD
那.....阿露館現在還在麼? (還有灣家的館會重建到我家附近呢!!)
以及,原來阿露是完事後倒床就睡的男人啊XDD更有老夫老妻的樣子啦。

期待您的更新唷!!

No title

Reiya:
谢谢喜欢><露中定情日的话还是历史梗最应景了呢~就算是再老掉牙也要写XD
为了表现出老夫老妻的感觉我还特地从外公外婆那里取了材,红线和半夜找人的情节都有一点真实故事的引申在里面,觉得这样的露中也一定是那么幸福得让人羡慕的
阿露馆不仅还在还有机会重新开展~!沙/特馆已经定下5月1重新开放咯~!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你要来看看><
以及,我不会弃坑的嗯~!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