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11)

更新君来了请慢用~写的人一多就各种抢戏啊(抱头
十一章.前宴
黑色汽车不紧不慢地在并不拥挤的街道上平稳前行,古旧的式样和糟糕的保养本应让人难以注意到它,但一路上仍有不少人在经过时微笑着回眸,或是远远地挥手致意,显然他们清楚不过,车的主人并不像它的外表那样平凡无奇。
“那是给这座城市带来生命的人。我们的守护者,布拉金斯基上校的专用车。”每个人都这么说道。
“……这样真的没关系吗?万一琼斯那边的人趁机对我们下手的话,敌众我寡我们会很被动。”托里斯操控着方向盘的手丝毫不乱,口气中却隐隐透着不安。
“哥哥已经安排好了人监视琼斯的府邸和教堂,一有情况立刻出动。”娜塔莉亚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哥哥,代为回答道。
“托里斯你老皱着眉头无聊死了啦,这样会老得快喔!好不容易能跷班出来就当度个假开心点嘛,我剥了橘子你要不要吃~”
“菲利克斯你别这样我正在开车……我说了不要硬塞过来!唔……”托里斯这一刻打心眼里觉得当初选择这种不透明性极高的窗膜是自己所做过的最明智的选择,不系安全带、干扰司机、严重损坏军人形象……一般情况下应该吃一张数字让他想哭的罚单吧话说现在罚单也太贵了吧……呃,敲字你是在吐嘈吗。
习惯性无视掉前面那一对自然而然进入卿卿我我状态的笨蛋情侣,娜塔莉亚转头轻声问:“哥哥,你……脸色很不好,伤口又疼了?还是,在担心‘那个日子’的事情?”
伊万心不在焉地摇头:“那个的话,有弗朗西斯的药,撑过这几天应该没问题。”
“怎样都治不好吗,即使是弗朗西斯也不行……”娜塔莉亚喃喃道。
“别放在心上,只是一年发作一次的病而已,不碍事。”——它是我这辈子活该背负的惩罚,因为我的幼稚而犯下的罪行。
被扯开的思绪很快回复到了让伊万真正烦躁不安的事件上,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接触指甲的皮肤处隐隐发疼,就像某个地方一样。
为什么和阿尔弗雷德结婚的会是耀而不是他的妹妹?耀是不是被那个混蛋强迫了什么?他知道琼斯伙人对他们家有所企图吗?他怎么可以把自己往更加万劫不复的火坑里推他怎么可以……
——他怎么可以和别人结婚。
——他现在还好吗?
顷刻间愤怒和不解已经让伊万忘记了原本自以为坚定的立场和彼此间泾渭分明的势不两立,汹涌而出的感情归根结底还是收不回来,他什么后果都无法考虑,现在他只想见耀。
身边,零碎的对话依旧进行着。
“说起来,不是说要照顾上校的旧伤,弗朗西斯先生这次会和我们一起来吗?”
“他说把亚瑟那里的情况简单处理一下以后,会和他一起与我们会合。”娜塔莉亚依然做着没有感情的陈述,而身为军人的直觉却告诉她,于他们任何一个人,这都不会是一场愉快而轻松的宴会。


琼斯家
“你们布置的是什么啊?一眼望过去除了白色还是白色,这是结婚还是奔丧啊?”大厅中央,一个身着粉色裙装、容貌姣好的女孩正在对马修大发脾气,他总负责婚礼的筹备与准备工作。
“湾……湾小姐,我想你误会了,白色在我们这里是圣洁和美好的象征,和你们那边的红色是一样的,新人会得到神的祝福……”马修试图解释,被湾毫不留情地打断:“死人的祝福更不吉利!不行不行全部给我撤掉!琼斯家连尊重对方文化传统观念都做不到吗,就只有这点诚意而已吗?”
“湾小姐不要生气。”马修在湾凌厉的气势下迅速败下阵来,“我马上就去安排。”
“那好。那我给你列的清单上的东西也不能少喔,旗袍和胭脂发簪之类的东西我们自己准备,其他的就麻烦你们了喔。”
那都是什么啊……马修看着单子上一堆自己闻所未闻的名词欲哭无泪。
湾毫不理会,转身向抱着一大堆东西出现在门口的少年跑去:“你可回来了,菊~!”
“是的。小湾你要的红纸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我几乎跑遍了这里所有的杂货店才凑到你要的数量……”

“嗯,你辛苦了,菊。”湾匆匆地拥抱了他一下,“放到那边桌子上去吧,等下我去剪喜字和窗花。”
菊点点头转身离开,一个沉静又透着点无奈的声音在湾的耳边响起来:“小湾,不用那么大费周章的,让他们随意安排就好。”耀一身素色便装出现在湾的身边,看着她的眼神里透着怜惜,转而望向周围忙忙碌碌的人们,却是一脸淡然,仿佛那只是一场与己无关的闹剧而已。
“那怎么行!琼斯家的人也太不靠谱了,喜字、喜糖、鞭炮都没有不说,还把好好的喜堂弄成葬礼现场,说起来哥,你可千万不能跟着他改姓穷死,不然我们王家以后的财运都给他断完了耶!”发泄完了一通火,看耀只是淡淡一笑没有更多的反应,湾垂下眼,声音随着表情黯下来,“……我和小香也希望,弄得热热闹闹的,能让哥哥开心点。现在这样一点生气都没有的哥哥,我们很心疼,也很害怕……哥哥,如果没有菊的话,今天站在这里的人就是我了吧?”
“……傻丫头。胡思乱想什么呢。快去帮小香吧,你们会给我一份怎么样的惊喜,我超级期待呢!”耀笑著拍了拍妹妹的肩膀,指了指远处府邸入口的地方一抹正在点礼金的红色剪影,“宾客们已经开始陆续来了,就他一个人,怕是真要数钱数到手抽筋——虽然我看他挺乐在其中的……话说回来,收礼金什么的也是你们俩的主意吧?”
“王家惯例,和气生财嘛。”湾咧嘴坏笑,“对了哥哥,怎么今天就开始有宾客来了?婚礼不是在三天以后吗?”
“都是一些当地的政要、商界等各领域有头有脸的人物,说是琼斯家私人招待朋友,住在这里玩乐三天直到婚礼结束,其实就是借这个机会互相通通气、摸摸老底而已。”
“喔……等等!”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湾开始使劲把耀往走廊里推,“既然来人了那大哥怎么能穿成这样乱跑呢,回去房间呆着我等一会来给你选衣服化妆,对外你可是王-小-姐嘛!”
“不……不用了,我想我在房间里呆着就好。”想到那些蕾丝、泡泡袖和高叉旗袍,耀不免颤抖了一下,天那除了婚礼以外老子绝对不要穿那种东西招摇过市……!
看着自己神出鬼没的大哥一下子又不知道神隐到了哪里去,湾叹了口气,耀内心对这场所谓的婚礼有多排斥她不是不知道,可是他们兄妹现在寄人篱下又能怎么办。她来到正在大门口作门神状——或者更恰当地说、作土匪状的港身边正想调笑他一番,却发现情况有点不对,港正与四个新来的客人沉默地对峙着,身体两侧握紧的拳头微微地颤抖着,像是在拼命压抑着什么,对方为首的是一个她不曾见过的高大男子,无言的微笑中带着一点点困惑,和明显的戒备。
“小香……”湾试着唤他。
“呆在那边别动!”港突然大声喊道,湾被他的反常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挡在了自己身前。
“……?”对方的笑容更深了,“这位……先生,请问我们认识吗?”
“……”港只是沉默着,凌厉的眼神仿佛想要将眼前的人生生刺穿。
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哟!布拉金斯基,你来啦~”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在静寂的空敞楼宇间显得更加响亮而突兀,阿尔这次的出场总算显得符合时机了一些,他一身熨得平整的高级西装,酒红色的领带上罕见地别着一枚金色夔龙领带夹,像是为了讨即将迎娶的东方美人欢心一般,他在马修的陪同下从大理石楼梯上缓步走下,模样气场第一次让人感觉如公子哥一般,虽然他本来便是。
阿尔看似无意地插在伊万和港之间:“欢迎欢迎~布拉金斯基先生,你竟然肯屈尊给本HERO的婚礼捧场,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哪。”
“哪里,我个人倒是非常期待来,要不是您贵人多忘事把我的名字都写错了,我的副官差一点就把您充-满-诚-意的请柬当成小孩子恶作剧扔到垃圾桶里去了呢。您瞧,我能出现在这里,也真是费尽周折呢,倒是我带着诚意过来,似乎您这里的人对我不太友好呢,嗯?”伊万也是配合着笑得那叫满面春风,那叫我花开后百花杀……

“啊哈哈,你果然也觉得HERO我的请柬超级有个性超级wonderful吗?不过说到诚意嘛……”阿尔飞快地打量了一眼伊万四人明显是执行公务打扮的军装,“虽然说高级军官果然敬业,但是你们真的不要本HERO借几套像样的礼服给你们吗?”
拜阿尔这个和事佬所赐,场面它……越来越水深火热了……结束了这一切的是湾突然发出的一声恐惧的惊呼:“你……你就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不解地看着她,想起刚才那个少年几乎是如出一辙的反应,谈已色变、强烈的杀气、似曾相识的脸……是在,那张照片上?
是了,终于明白了。
伊万下意识地想要阻止她,少女变得愤怒的声音却没有中断:“伊万.布拉金斯基,你这个杀人……”
“小湾!”厉声阻止的人竟是阿尔,有一瞬间伊万甚至觉得,那个带着严肃而深不可测表情的阿尔是那么陌生,然后在下一秒,他就恢复了往日的开朗表情,“好啦好啦,说了那么久,上去我家老头子又要嘀咕我半天了,我这就带你们去见他,你们可是这次的重点接待对象呢,过来这边,我带你们去会客室见老爸!”
“是重点贿赂对象吧?”
“啊哈哈,布拉金斯基你可真幽默……”
阿尔明显是打哈哈的口气让被甩在身后的湾不由得气得跳脚:“阿尔弗雷德你这个混蛋,你明明说……”
“湾小姐。”这次柔声打断她的人是马修,用只有他、湾和港才听得见的嗓音,“请湾小姐放心,阿尔他自有安排,请你们相信我们琼斯家的信誉。”
——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回去。
马修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句他一天之内竟从同一对父子那里听了两遍的、相同的命令——只是对象不同而已,他不禁苦笑了一下,说起来,那个人被家主要求抹杀掉的事情,自己的表哥还完全不知情呢……该怎么办才好……
“亚瑟先生!”
“柯克兰准将!”
托里斯和菲利克斯的两声惊呼将各怀心事的众人的注意力迅速集中到了入口处,亚瑟在弗朗西斯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军装外套挂在弗朗西斯的手臂上,只粗粗披了一件衬衫勉强遮住上身密密麻麻的殷红色绷带,本人倒是毫不在意般地对明显是吓傻了的众人笑笑:“哟,好久不见。”
听到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名字,阿尔第一个反应过来,却在迈开步子想冲到他面前抱住他的那一刻犹豫了,不可以,不可以在这里、在那么多人面前……最终,他只是远远地任由他被别人亲密地搀扶着、包围着、关心着。当然,这一切都没有逃过站在他身后的伊万的眼睛。
“准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简单说来,”弗朗西斯面色凝重,“火车上有炸弹,就在小亚瑟的那节车厢里。目标明确的暗杀。”
亚瑟虚弱地咳了一声:“不过还好,我感觉到不对劲临时换了车厢,所以只是波及到而已。”
“……小亚瑟你这时候还要抢我话吗……”弗朗西斯做了一个无语凝噎的表情。
“红酒混蛋要不是你把我如何机智脱逃的部分略过不提,我才懒得废这个劲……”
——他还有力气吵架,应该是没事了吧——众人共同的心声。
“那么,那边的小美人,”弗朗西斯朝着马修的方向摆出他惯用的风情万种的笑容,“能劳驾借哥哥一个房间安置伤员吗?”
“啊……好……好的。”马修被他看得脸颊有些微微地涨红。
“等等!”再也看不下去,阿尔一个箭步挡在马修跟前直视着亚瑟和弗朗西斯,眼神中带着愤怒与挑衅,“马修你去忙别的事情——我带你们去。”
“哦?”弗朗西斯玩味地看着这个妒火中烧的少年,“那真是不胜荣幸,有劳您了……琼斯少爷?”疑问的口气,心中对他的身份却已有十成把握。


疼,窒息般的的疼痛在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滴血液肆虐,阿尔刚才面对那个人眼中流露出的疼惜、紧张与痛苦,是那么似曾相识。
“我开动了,小耀。”
“回家了,小耀。”
“等我回来,小耀。”
“小耀……我……”
“再见,王耀。”
——管他呢,哪一个人的都好,都从来不属于自己。
二楼的扶手旁,耀安静地看完了这一整场表演,转身离开。


“那么我来带布拉金斯基先生你们去会客厅……等等,布拉金斯基先生,你去哪里!?”
“马修,我刚刚……好像看见大哥在那边……”湾拉住马修,在他耳边焦急地小声说道。
“不好……!马修,你去安置他带来的那些人、看住他们,我保护大哥,小湾,你去找本田,这两天尽量和他在一起不要单独行动。”说着,港应声消失在马修和湾的眼前,悄无声息地,正合了他一向的缜密冷静。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