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9)

爆字数><我认真想虐的心情感动了801大神吗(你够了),于是请用~
九章
“咚,咚,咚……”好不容易得以安眠,耀却罕见地睡得很浅,朦朦胧胧地感觉到意识处于清醒与梦魇的交界处,无力睁眼也触不到另一个世界的幻境,只有自己沉闷的心跳声突突地跳得令人烦躁。想要摆脱它,声音却越来越清晰而急促……
耀猛然从床上坐起,那个近在咫尺的声音竟还在继续,平稳地、耐心地从自己房间阳台处的落地窗的方向前传来。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床头灯,身边的位置空空荡荡的,啊,模模糊糊中确实记得他出去了,好像还对自己说了什么……啊,对了,是等他回来?
想到这里他有些高兴而害羞地傻笑起来,幸好那锲而不舍的声音及时地让他回了神,说回来那里的会是谁?小偷?哪有那么有礼貌的小偷⋯⋯那多半是伊万了?可是那家伙为什么放着门不走要翻窗啊,难道是没带钥匙?等等,我们这不是三楼吗……
带着满肚子疑惑耀走到了落地窗前,借着灯光他终于看清了来人的面貌,比自己高一头的少年拥有着和自己同样色泽的短发,用手掌拍击着厚厚的窗玻璃,那张脸棱角分明得好看却又平静没有波澜,只是在看到自己的一霎那幽深的眸子亮了一亮,嘴角咧了细微的弧度,耀却发现自己能够精准地捕捉到,仿佛是一种沉淀了很久的默契。
明知不该为这个“陌生人”开窗,耀还是鬼使神差地打开了锁。现在他和少年之间再无阻碍。
来路不明的少年冲着耀的方向抬起了双臂,却在一半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终是放弃了这个拥抱——敏锐地捕捉到了耀后退的动作和警戒的眼神。他苦笑了一下:“看来阿尔弗雷德先生的情报没错。你连我都不记得了吗,哥?”
“哥……”耀被这个称呼搞得有点懵。
少年定定地看着他,仿佛要将眼前人的相貌牢牢锁在更替了的记忆之中:“你是我大哥,王耀。我是你亲弟弟王港,你常是唤我为香。”
耀拼命地试图调动脑海里封存的影像,熟悉的感觉仍在,却是他现有的记忆无法说明:“抱歉,我……”
早料到了般的,少年没有流露处过多的失落,只是从上衣内侧的暗袋里取出一条银色挂坠,轻轻放进了耀的手心。
打开锁扣,照片上的人笑得依旧鲜亮,有他,亦有他。
“这坠子。”少年开口,“我们兄妹各有一条,以此为证,永不离弃。”
“我……不曾见过……这个。”耀喃喃道,港心里原因猜到了大半,目光一凛:“果然是那个男人……哥?”
耀把手掌覆在港因愤怒而紧握的拳上,这个动作让少年诧异而惊喜:“既是以此为证,那,我便信你。”
大门外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响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港拦住想要去一看究竟的耀:“我来就好。”
门一打开,一个金色的乱糟糟的脑袋便横冲直撞地扎进来,脑袋的主人瞥见港就开始没有主客观念时间观念地嚷嚷起来:“王港你太不够意思了吧,说好进来以后马上帮我开门的,竟然把hero关在门口吹了那么久的冷风!”
“我忘了。”港淡淡地说。
“你……算了。时间不多了,我们尽快开始吧,军部的线人说这个紧急任务时间不会持续太久,布拉金斯基那家伙估计天亮之前就能回来。对了,耀他还好吗?哟~亲爱的,好久不见~”阿尔看见满脸疑惑的耀跟在港后面出了卧室,兴高采烈地打了个在目前显得过分热情的招呼,果不其然迅速招致了港的白眼:“哥很好,不过就像阿尔弗雷德先生的情报里所说的……”
“啊哈哈,hero的情报怎么可能有错嘛~”
“阿尔弗雷德先生,如果你希望大哥能顺利恢复记忆的话就最好把你的嗓门调至正常人的大小,不然在那家伙回来之前我们就会被邻居门扔到大街上吹着冷风迎接布拉金斯基大驾光临了。”
“啊哈哈……小香你真是见外嘛,叫我阿尔就可以啦⋯⋯”这么说着,阿尔还是识相地正经了起来,“我们坐下来说吧。”

“对不起,我……”被两个看似对自己甚是熟络的人一左一右夹在中间,耀颇不自在地开口。
“不用介意的,耀。”阿尔驾轻就熟地把手搁在他肩膀上,“抱歉让你等了那么久才来找你,我专程让小香从国外赶回来,以他的针灸术刺激穴位打通经脉……啊,是这样说的吧?一定能让你想起来。对吧小香,小香?”
港却陷入了沉默,许久,他开口:“阿尔弗雷德先生……我是在想,如果让大哥就这样不想起来,他就不用那么累,那个人,我去杀也是一样的。”
“No,no,no ~”阿尔笑得狡黠,“你难道希望你最重视的哥哥舍弃他的责任、他的至亲、他的理想,生活本应与他不共戴天之人的满口谎言之下吗?这样,对耀不公平。真正的王耀,绝不会允许自己像现在那么懦弱无助,也绝不会允许你去杀人,你是他最重要的人,不是吗?”——我也不会让你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的,耀。
“哥……”港凝视着耀没有焦点的双眼,脑海里充斥着那个人的骄傲、坚强与自己专属的温柔,终是下了决心,“回来吧,我和湾湾,都很想你。”
最后那句话,让耀的心莫名地抽搐了一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不知是划在那曾经被抽离的部分,还是那即将被抽离的部分,生生作疼。


趁港为耀做针灸治疗的空隙,闲不住的阿尔开始在房间里到处乱逛,遍念叨着“本hero才不屑于偷窥别人隐私呢”边堂而皇之地进了伊万的书房:“这种乡巴佬竟然也有书房?啧,真邋遢,看看都有些什么书……哎?”他的目光落在桌上被摆在散乱的文件之上的一封信上,仅仅一眼,那工整得不出其二的字迹就让他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亚瑟.柯克兰少将致伊万.布拉金斯基上校亲启

戏谑的表情再看不见,阿尔如视珍宝般的轻轻捧起信封,亲吻了一下那个朝思暮想着的人的名字,小心翼翼地将它放进了贴身的口袋里:“没想到,hero这次有意外的收获呢~你逃不掉的,亚瑟。”

然后一切回归原点。
耀睁开双眼,迎上港专注的目光:“……小香……”声音显得虚弱,不知是治疗强度还是超负荷的记忆回流作祟。
港露出一个疲惫而释然的微笑,将刚才耀脱下的上衣仔细地为他罩好:“小心着凉,好久不见,哥。”顿了顿,终于将比自己年长却在身型上比自己单薄得多的兄长的身体揽入怀里,“欢迎回来。”
耀在港的怀里闭上眼睛,弟弟的温度让他感到安心,然而那个人的各种表情却在眼前不断地交织相叠,冰冷的、温柔的、嗜血的、安静的……直到最后融成了一个万年不变的微笑,窥视不出任何的情感。
隐藏真正的身份,藏起自己的项链,把自己囚禁在他的视线范围以内,向他灌输着由他伊万.布拉金斯基所为他制造的记忆,却又……温柔地对待自己的男人,究竟是何种企图。还让……
——让很久未被如此呵护过的自己,竟是沦陷。即使记忆找回来了,那个多年以来成为自己梦魇的血淋淋的场景,也倏的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耀困惑着内心油然而生的怀疑,或许是对那个人还留着希望,对微乎其微的转机的希望,竟然产生了试图听听他的解释试图理解他的心情。
身边,从书房出来的阿尔把手里包袱中的东西一股溜儿倒在了桌子上:“那个混蛋藏起来的你的武器。物归原主咯~耀,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趁那个家伙还不知情对你没有防备的时候……”
“哥。”港冷冷地截住了阿尔的话,“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和阿尔先生回去休息为好,他我可以解决。”
“谢谢你小香……还有阿尔。我会自己和他作个了断。”耀抬手温柔地抚摸着弟弟的脑袋,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人口中的小耀,而是王耀,真正配得上这个名字的人。也许那个称谓不过是自己的幻听罢。


清晨,当伊万一手拎着早饭袋子一手打开门时,起初微微吃了一惊,他看见耀已经梳洗得齐整,面对着自己的方向低着头坐在桌前若有所思。伊万正思忖着趁势来一个偷袭,却在看清了耀的衣装后彻底愣在原地,他正穿着应该已被自己藏在书房的、他原本的衣服。
听见了开门的声响,耀抬头与他视线相对,一时彼此缄默无言。
伊万在心里叹了口气,表面上只是不动声色地将手里的袋子放在身后的鞋柜上,竭力保持着冷静地问:“你进了书房了?”
耀读着他不可捉摸的表情,点了点头。
“那么,是想起来了什么?”
“……全部。”
“嗯……?那……说说看,我想听听你的故事,小耀。”伊万拉开耀对面的椅子坐下,意料外的平静反应让耀有些释然的欣喜,不知这是否预示着转机和希望。
“我……妈妈因为事故的关系死得很早,然后和弟妹被爸爸送到各地学习——他们都是科学家,我们每年定期回去看他,他对我们很温柔……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他死在实验室……”说到这里,耀捕捉到伊万脸上稍纵即逝的痛苦,“他死之前,说了一个名字……”
“……伊万.布拉金斯基。”伊万木然地替他补完,露出一丝苦笑。
“他把那个名字和那个地狱一样的场景烙刻在我的心里,逼我把其他的一切都放下,家人、理想、幸福;逼我不得不依靠别人的力量完成他遗留下的使命,进入到那样的组织里去,阿尔是我唯一的选择。从此以后我的世界只剩下昏天黑地的训练和可笑幼稚的谎言,有限的睡眠时间充斥着那个鲜血淋漓的噩梦和那个像诅咒一样不断在脑海里回响的名字,我知道如果我不把他的愿望视线,这个梦魇就永远无法终结,他无法原谅,我的弟妹无法释怀,我更是没有办法原谅自己。”说着这些的耀显得脆弱无比,让伊万不由得想把他狠狠揽入自己的怀里,但是不可能,他们之间已距离太远,横亘着无法逾越的障碍,他看见那乌木般的瞳色里染上的并不是初遇时决绝的恨意,而是生生写着茫然无措。
“伊万,我不知道……我不想再过那种生活,我想让那个梦魇终结,可是我怕我现在做不到。所有的东西在脑子里乱成一团,失忆前的和失忆后的,那个人给予的和你给予的记忆,到底那一个才是真实可信的,我不知道……他,是我的至亲,是我最亲爱最尊敬的人,而你……”——是如此温柔对待我的第一个人,是让我第一次萌生恋心的人……吗?耀不愿承认这种连自己都困惑不确定的心情,顿了顿,“是救过我一命的人。”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小耀。那为什么要犹豫,你还是太温柔了,只是太温柔,仅此而已,从我们相遇之初,我们之间就没有改变过。伊万在耀看不见的地方微微握紧了拳头。
“所以,”他直视那双眼睛,“你是想问,我到底有没有杀了你的父亲?”
耀眼神黯了黯,点点头。
伊万平静地将撑在桌上的双手交叉托住下巴:“没错哟,小耀。是我杀了他。”
既然我在你心里没有办法和他相比,那就去做你应该为他做的事情,这个梦魇,我帮你结束它。不要再痛苦下去了,因为我所犯下的罪孽。
原来还是逃不掉,要以这种方式,向你赎罪。
既然不能爱我,就用尽全力恨我,不要让那些残留的情感成为你的牵绊,守着你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就好,或许我们都太贪婪,以为一切都可以十全十美。
伊万在心里暗暗做了决定,换上了自己官方式的微笑。
“为什么……”耀觉得突然看不懂他的笑容。
“军人执行命令是不需要为什么的,小耀。”耀不知道伊万说着这个看似天衣无缝的借口的时候心里有多么憎恶他自己,再完美的借口,也不过是借口而已。他不是不想解释,而是无法对他解释……那个无法控制自己的、如恶魔般状态的自己,与之所带来的、伤耀更深到足以压垮他的残酷真实,或许耀根本不会相信,那,又有什么用?
耀没有他想象中的情绪失控,也许对于这个答案他早已作好了准备。他咬了咬唇,努力控制着情绪地问:“那……为什么要救我?”
“我是救了你,小耀。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把你的东西藏起来不让你看见呢?”笑容不曾消失过一刻,伊万似乎是不想让耀插话般的、或是不想让自己后悔般的,不带停顿的继续说下去,“为什么会藏起来……当然是因为不想让你想起来咯,那样的小耀和一开始凶巴巴的完全不一样,傻乎乎的真好骗呢~不过小耀你现在还会问这种傻乎乎的问题,是真的有恢复吗?”
“骗……”对方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你是说,到现在为止你做的一切事情都是……”
“是骗你的哟,小耀。”因为微微的刺痛眯起了眼睛,在对方看来却是更为刺骨的笑意,“我本来救你,就是因为想从你这里套出琼斯教派的情报。虽然你失忆了变得麻烦了点,但是没关系哟,看琼斯那家伙那么在乎你的样子,我有把握他一定会找上门来,然后我就可以从他开始直捣琼斯教的核心,一举击溃这个中央的心腹大患呢~啊,说了那么多,难道小耀因为我的行动爱上我了?那太好了呢,那小耀是愿意帮我……”
“住口,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他能容忍伊万的冷漠,但他带刺的言语和越说越直白的无耻让他再也无法忍下去,也根本适应不过来他如此突兀的转变。明明没打算哭的,可是现在耀却发现再这样下去自己也许真的会忍不住整个崩溃,“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冷血恶魔。”
“你说对了,小耀,军人是没有感情的哟~我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靠的就是厚颜无耻和冷血呢。”
“我看错你了,伊万.布拉金斯基。”
“不要用那种自以为很了解我的口气,王耀。你别忘了你只是我捡回来的一个棋子,一个玩具。”说着,伊万满意地看着耀终于下定决心般的抽出了藏在衣袖里的匕首。够了,耀,快下手吧,我快撑不下去了。
“既然如此。决一胜负吧,伊万.布拉金斯基。我们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这件房间。”睁眼,耀的眼里已不再彷徨,平静无波、傲然决绝。
“小耀,你觉得,是我的枪快,还是你的那把水果刀快呢?”伊万将右手放进大衣的口袋,另一支手下意识的抚摸上衬衫领口的那颗纽扣——耀曾经嗔怪着帮他系好的纽扣,暗暗把那个温度深深地烙入自己的心底。
“那可不一定。”耀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伊万的右手上,以为那是一个准备掏枪的讯号,却完全没发现他细微的动作,凌厉地发起了攻势。
距离迅速缩减为零,金属的冷光、沉闷的钝响,飞溅的血珠瞬间遍染了两人交错相叠的衣襟,美得触目惊心。
“你……!”耀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高大的男子在自己眼前生生倒下,伊万不仅没有躲避自己的攻击,而且自始至终,右手都没有离开过口袋一刻,就像等着他……刺过来一样,“为什么……不下手?为什么……不躲开?”
“我自己犯下的罪孽,我为什么……要逃避……”血泊中的伊万依旧是微笑着,只是喘息中带上了虚弱无力,“结果,小耀你的刀法怎么和枪法一样滥呐……还是,嗯……是想慢慢折磨我?恶趣味呢小耀……”他意指着那把明显偏离了心脏处的匕首,耀,你到底还是下不了手吗?他抬手,试图去触摸那张秀气好看的脸庞,“下一刀,刺准一点,小耀……对不起,耀,我……”
伊万终是耗尽力气般的闭上眼睛。万籁俱静。
“到头来又被你骗了吗……或者说,到底哪一个你,是真实的?”不过,那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就像我不明白对你的感情是爱还是恨更真实一样,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帐已经两清,就让我们回到各自的生活轨道上去,或许是最好不过的结果。
“再见,伊万.布拉金斯基。”耀起身,背后色泽黝黑发亮的电话机如审判人间的神祗般,冷然地见证着这所有闹剧的上演。
它却并非局外人。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Ugg Boots sale This is known as Moncler the Carcel lamp, but it was very expensive, very liable to get out of order, and was never much known in this country, though it may fairly be considered as having originated the principle which has since Ugg Boots uk been simplified and rendered generally practical in the Moderator.
人生最最大的悲哀便是拿有限的生命去追逐无限的财富和欲望,还不亦乐乎
http://www.shoppanjewellery.com/

呵呵,

呵呵,,,写得好多啊,下午好困哦,过来看看啊!!

http://www.ukonlinejewelry.com/

No title

博客写的不错!
写了那么多子
要是我写
肯定几句话就结束了!


v-8v-8
v-8v-8

http://www.uggsinboots.com/

No title

上班中偷偷跑來
好揪心哪.....55555
回家繼續細讀回味T_T

No title

癡癡等著你更新
小耀會這樣丟下受傷的阿露離去嗎?Q_Q
啊啊啊~~~~~~

沒錯!這是催更新帖XDD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