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7)

砂糖写得好辛苦= =我是抖S魂吗⋯⋯感觉情侣模式都还没出现就已经进入夫妻模式了(扶额

七章
北方天气里难得的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布拉金斯基上校办公室这厢却是气氛沉闷得异常,上校不得已的怠工数日所堆积起来待处理的文件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那么高,逼得每个人必须拿出十二分的精力,好在几个托里斯等几个副官的工作能力很强,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习惯了这种混日子和赶工交相辉映的作息——拜他们那个总爱把个人情绪带入工作然后随时随地跷班的上司所赐。
伊万机械地签署着娜塔莉亚递过来的一份份文件——当初得知妹妹平安无事他多少松了口气,虽然对她的实力有信心⋯⋯话说回来,这会儿他的心思完全不在眼前或工整或潦草的墨痕上,他带着一脸自己没发觉的惆怅想着被自己扔在家里的耀会不会不听他的话出门乱晃、会不会失忆了连生活自理能力也一并失去⋯⋯像极了那些上着班担心关在家里的宠物会不会肚子饿会不会闹腾的主人的心情。
⋯⋯不过后面那一项应该不至于吧,伊万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军装袖口处的扣子,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今晨—
“⋯⋯托里斯,好了,我今天会回来上班,你记得半小时后来我这里接人⋯⋯行,我知道了⋯⋯放心。还有,让菲利克斯闭嘴,他很吵,我上班路上不需要晨间广播。”伊万有些头大地放下电话,却发现自己可能误会了菲利克斯,噪声的来源竟是自己家的厨房,从自己打电话开始就乒拎乓啷地没有停过。
他迅速打开衣柜扯出衬衣和军装,边胡乱地往身上套边朝始作俑者走去:“你在干什么?”
“做早饭啊——啊,你起来了?早上好哟~”耀回过头给了一脸呆滞的伊万一个神清气爽的笑容,也许是结结实实睡了几个好觉的缘故,他的脸色红润了不少,整个人也显得生机盎然了起来。
“⋯⋯那你拿菜刀干什么?那边就有面包片可以⋯⋯”话说,他的菜刀哪来的,不记得家里有这种东西呐⋯⋯
少年瞪大了琥珀色的眸子一脸不敢置信:“光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怎么可以?!说起来这把菜刀我找了好久,都钝了呢而且积灰了呢你难道平时用的不是这把?⋯⋯可是也没看见别的⋯⋯啊还有勺子碗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它们放在哪里⋯⋯啊,我连冰箱都还没仔细看过说不定有现成的吃的?⋯⋯”他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话,任对方的表情由困惑不能到若有所思最后变为了苦笑不已。
伊万走到耀跟前,手穿过他挡住架子的身体所留下的空隙熟捻地拎出两块面包,“习惯了。你准备自己的就好,我必须上班去了⋯⋯食材的话,冰箱里好像有一些,你先将就着吃吧,以后我会再去买。”他想着幸好娜塔莎上次来的时候带来的食材还没有用完,不然凭自己这种从来懒得下厨的人还真变不出这些东西来。
“可是你伤还没有好⋯⋯”耀有些泄气且不放心地咕哝,视线移到伊万海蓝色的军装外套上,肩章上金色的星星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表情变为了好奇,“这个制服是⋯⋯?”
“啊?这个啊⋯⋯这个⋯⋯”想着报出自己的身份说不定会勾起他的记忆,伊万灵机一动,“我在军部里做司机,所以也能有军装作制服呢,很神气吧~”他应该不认识军衔肩章吧⋯⋯瞟到耀好像是相信了的表情,伊万暗自嘀咕,想掩饰尴尬般的伸手去系扣子,却忘了一发力又牵动了那道未愈的口子,手指完全不受控制。
“⋯⋯所以说你这样怎么放心让你去工作嘛⋯⋯”觉察了伊万的为难,耀把菜刀顺手放在身旁的桌子上,跨步上前掂起脚尖,脑袋凑近离伊万胸口咫尺的地方,修长白皙的手指灵巧地捻起颈下的纽扣,细心地为他扣好一颗,再耐心地一路往下,空气一瞬间变得有些沉静而暧昧,房间里静静扩散着的暖意抑或是窥入室内的明亮阳光所为,将冰封的人心照得倏的温暖柔软起来。
“⋯⋯好了。”回过神来,小小的身体已经刻意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脸上不知何时涌现的红潮却预示着主人并不平静的内心。
伊万突然很想念刚才的那种感觉,仿佛凝固了时间的错觉。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想要靠近,又必须刻意保持距离的感觉,是错觉,抑或是不可动摇的真实。

所剩余的时间里充斥着以“你伤没痊愈不能乱跑”为借口禁止出门的一系列条款,惊叹于自己的唠叨能力,伊万头一次觉得自己有做保父的潜质。耀带着茫然不解的表情傻傻点头,似乎还未从刚才的愣神中清醒过来,或是不知该反驳质疑些什么。
还是这种乖巧的样子比较可爱,伊万在内心叹了口气,虽然杀气腾腾的样子也挺吸引人的⋯⋯等等,好像想远了?⋯⋯当务之急是——他定了定神告诉自己,在那个姓琼斯的小子找过来之前,尽可能地多补偿他一些、多对他好一些,也许⋯⋯也许这样可以略微减轻些自己的负罪感吧。多余的事情,还是不要考虑为好,即使是这样的生活,风险已经太大,或许安静温和的东方少年有一天转瞬会恢复成那个眼神凌厉的杀手,或许那个眉间写满了狂妄与不羁的金发小鬼有一天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口将枪口对准自己⋯⋯
他伊万·布拉金斯基无意堵上更多。

—晨终—


⋯⋯⋯⋯

“哥哥,这是最后一份文件了。”
接过娜塔莉亚递来的文书,伊万抬头看见了不知不觉已变得空荡荡的办公室:“娜塔,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托里斯和菲利克斯人呢?”
“晚上九点,哥哥。他们说去给大家买晚饭,不过现在也没回来⋯⋯我想是顺便偷懒去了。”娜塔莉亚面无表情地说,微微皱起了眉头。
“哎?都这个时候了啊⋯⋯”
娜塔莉亚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哥哥突然起身离开椅子,她原以为他只是想活动一下筋骨,却看见伊万径直向门的方向走去:“哥哥,你去哪里?”
等不及回答,门被“砰”的一声打开,只见托里斯怀里抱着三个纸袋气喘吁吁地道着歉,后面跟着已经取出自己的那份土豆牛肉馅饼大快朵颐的菲利克斯:“抱歉,布拉金斯基上校、阿尔洛夫斯卡娅中尉,这是上校您平时最喜欢的土豆牛肉馅饼,因为那家店的生意太好了所以⋯⋯哎哎?”
他惊觉手里的袋子少了一个,伊万大步跨过他们身边,晃了晃手里正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纸袋:“我带在路上吃。多谢了,托里斯。”他不忘回头看一眼自己的妹妹,“娜塔,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了。你处理完善后也早些回去吧,今天大家加班都辛苦了。明天见。”
“哥哥⋯⋯”娜塔莉亚看着伊万潇洒离去的背影,眉头不由得锁得更深。她再了解自己的兄长不过——他有心事,不能对他们言及的心事,甚至是对她,他的妹妹也不例外。
但她一定会弄清楚。哥哥,你不可以有事瞒着我哟。我们以后不是一定(结婚)的关系吗?
回过神来的托里斯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职责,把娜塔莉亚的晚饭塞到菲利克斯怀里转身追了上去:“等等,上校,我去开车。”
留下站在原地的菲利克斯口齿不清地喊着:“托里,记得来接我回家啊~”

伊万有些忐忑地站在自己家的门口,捏着纸袋的指尖能微微感受到袋中馅饼所残余的温度——两个馅饼他留下了一个,想着耀也许会需要它,他不清楚他是否真的会做菜⋯⋯不过,都这么晚了⋯⋯
按下门铃长久不见反应,想他果然是睡了吧,伊万便摸索出钥匙打开了门,见到的情景令他不由得大吃一惊。
昏黄明亮的灯光笼罩着整间并不宽敞的客厅,正对着门的饭桌上摆放着三盘花花绿绿的小菜,菜式大多是他的没见过的,但无疑每一样都足够引起人的兴趣和食欲。位于桌子两侧的两人份碗筷都整整齐齐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伊万看到耀伏在他惯坐的位置已然睡得香甜,肩膀牵动着过大了的睡衣安静地起伏,要人命的秀色可餐。
显而易见,这是个在等他回家共进晚餐的信号。或许是过大的运动量耗光了他这些日子好不容易蓄积起来的能量,在等待的途中就这样毫无知觉地睡了过去。
伊万以不惊醒他的最小幅度动作小心翼翼地拉出了自己的那张椅子坐下,把馅饼放在了胳膊不会触及的位置,仿佛是怕它打扰了自己享用另一份晚餐。
“我开动了哟。”他如耳语般地低声宣告,捧起了已经冰冷的汤碗。

嘴角流露出罕见的温柔笑意,然后转瞬即逝。

这个周末,该带他去买几件合身的衣服了。他这么想着。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甜蜜到我噴淚!!!

小耀耀你好人妻呀!!!
伊萬也變成了好老公了~

甜到心坎裡~

哎唷這不就是....小倆口的新婚生活嘛(害羞)
快!一氣呵成,小耀快撲上去XDDD逆襲王道!

No title

to 璃亞夏:对他们就是无名也无实的夫妻~!
to Reiya:他们不是新婚是老夫老妻~!新婚以后再写,要更砂糖嘛!写新一章的时候我就在拼命yy小耀扑上去亲伊万的场景啊,太美了~!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