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之歌(5)

好不容易憋出来的一点更新,太懒了抱歉~!虽然很缓慢但是我还是会写啊,一定要写到谜底揭开还有工口(喂)因为感觉完全渣掉了没脸放lp,所以以后都堆在自家院子里更⋯⋯话说fc2有耀家用链接拉万岁~!

ps吐嘈:大学为什么一点不轻松还那么累呢为什么T T露西亚你家语言是抖s中的抖s不解释⋯⋯
五章
与可以暂时麻痹人伤痛的短暂浅眠相比,前一夜显得更为漫长而煎熬,如同极夜般的昼夜交替,足以混乱它的参与者们本已不平静的思绪和心境,指引着一步步迈向深渊。
破晓终至,一缕清晨的阳光透过色泽微微浑浊的窗玻璃投射进并不宽敞的房间内,清晰了床上并排躺着的两个身影,仿佛已然忘记了彼此的身份般安静地呼吸着,齐整的衣装下边染着血迹的床单却清晰可见,让人无法确信他们究竟是睡着的,还是昏迷的。
“叮铃铃——”突兀地响起的电话铃声为这股死寂划上了终止符号。
“嗯⋯⋯?唔,好痛⋯⋯!”伊万费力地抬起因倦意而显得分外沉重的眼皮,身为军人的本能已让他习惯了无论在什么状态下都能保持浅眠,想要从床上爬起去够仍然在孜孜不倦地骚扰着他的电话,抬起的手心处却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一晚的时间让伤口处结起的薄薄的茧与白色的床单整个粘连在一起,在外力的抽离下生生撕裂,让伊万有一种手掌再次被切开的错觉。
十指连心,与其最亲密的手掌想来也不能幸免。
伊万认输般的叹了口气将手搁回床上,整个人翻转了姿势用另一只无恙的手拿起了话筒——TMD他就从来没觉得接个电话能这么狼狈过,太丢脸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挑这种时候打的⋯⋯
伊万举着话筒发出一阵危险的笑声,然后听见里面传来托里斯熟悉的、但明显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而在发抖的声音:“早⋯⋯早上好,布拉金斯基上校⋯⋯这⋯⋯这里是您吩咐的每日按时叫早,祝您度过愉快的一天。”迅速调整好语调的托里斯连珠炮似的说完便以更加迅速而不失礼仪的方式挂了电话,伊万能听见他如释重负的喘气声中还隐隐混杂着菲利克斯含糊不请的估计是梦话的咕哝声,聆听着耳边的“嘟——嘟”声不由得发出一阵苦笑:“我还真忘了这件事呢⋯⋯说起来,连请假的时间都不给留呢,这些一惊一乍的属下们⋯⋯”
脑海里纷繁的思绪逐渐清晰,伊万对着话筒发呆了一阵,想将它放回原处,却在半途收了手,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弗朗,是我,你现在来我这里,对,家里⋯⋯我管你有没有预约病人,全部推掉⋯⋯价格随你开吧,十五分钟内赶到,不然上门费免谈。”这次换了伊万不给对方留说话余地地挂了电话,弗朗西斯是他和亚瑟的旧相识,曾是军医的他由于过于浪漫随性的性格与刻板冷漠的军部格格不入,以“哥哥我怎么能一辈子呆在这种没有爱的地方呢”为借口早早地退了役做了一名私人医生,虽然说话口气总浮夸华丽得让伊万感到头皮发麻,但仍然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这样的话⋯⋯目前也就只剩下这一件事了吧⋯⋯
这样思索着,伊万侧过身,维持着坐立的姿势注视着躺在单人床靠里侧的耀,不久前还散发着凛冽杀气的少年此刻却如同乖巧的猫咪般静静地在刺杀对象的床上安睡着,似乎刚才发出的一切动静都不足以把他从他自己的世界中惊醒,而他别扭的姿势却昭示着一切并非如此静谧美好,未曾散开的发辫一部分被他枕在脑下仍浑然不觉,手脚也仍保持着伊万昨晚在精疲力竭状态下将他随意扔在床上所摆放而成的、极不舒服的位置,头部以下的床单上已凝固成黑红色的大块血迹触目惊心,让伊万确信,他并不是沉沉睡去,而是陷入了危险程度未知的昏迷。
伊万望着耀毫无表情的苍白面容倏的有些失措,耀显然受了比自己严重得多的伤,他记得昨天他整个从一米高的石阶头朝下地跌落,然后瞬间被坍塌而至的钢筋整个埋没,自己把他刨出来的时候已经血流满面完全失去了知觉,如果被自己耽误了伤情的话⋯⋯
——等等,他不是那样拚了命的要杀自己么,那么自己怎么会动了救他的念头,这太荒谬了⋯⋯
或许是作为“正义”一方军人没办法坐视不管,亦或许是自己真的很在意他的眼神,那样的,饱含了刻骨恨意的、万劫不复的眼神⋯⋯
想知道原因。
想要帮助他。
或许就是如此的心情。
——但是,自己也决不会为了帮他,真的陪上自己的性命。他是军人,施行国家政权的工具,冷酷薄情的走狗,而不是牧师、圣人。
伊万定了定神,他想起来了,自己现在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冒犯了。”他轻声对不可能听到自己说话的人儿致了表面上的歉意,然后那只未受伤的手伸向了少年的衣襟。他决定给他做一个全身的搜查,以保证这个小杀手身上没有能给自己致命一击的东西存在,如果他突然醒过来的话,这种情况的确非常有可能发生。
大手覆上少年纤细的脖颈,拉至颈处的拉链被顺滑地拉开,露出了黑色紧身衣内侧一排排大小不一的口袋和夹缝,伊万粗粗一探,硬软程度不一,估计都装有各式各样的暗器,果然不能小看他⋯⋯他懒得一一探明,便单手费力地将衣服整件扯下扔在一边⋯⋯一抹明艳的鲜红闯入伊万的眼帘,他看见那如火般炙热的颜色将少年小小的身体整个包覆了起来,光滑而单薄的面料勾勒出纤细瘦小的轮廓,由于贴身衣物的关系锁骨和胸口的突起清晰可见,随着他的呼吸幅度微小却魅惑地上下起伏⋯⋯
“⋯⋯呃,好像是太阳出来了,有点热呢⋯⋯”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下意识地无视了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伊万越来越不明白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一片混乱。
该死的,还是快点检查完吧。
伊万注意到少年里衣的肋骨处还有一个浅浅的口袋,表面上用价格不菲的金线绣着让他感觉有些似曾相识的古怪图腾,对了,是东方的图腾,在⋯⋯那里看见过。
驱散脑海中瞬间而至的阴影,伊万倾身在口袋里小心地摸索着,拽出了一个硬硬的东西,随之带出的银链另他感到有些意外,原来只是一根项链而已。
“⋯⋯什么东西这么宝贝⋯⋯”咕哝了一句,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正在侵犯他人隐私的布拉金斯基上校有些好奇而高兴地摁了一下项链顶端的开关,覆盖着坠子的银盘面顺势弹开,露出了深藏在内部的⋯⋯秘密,回忆。
照片上显得稚嫩了几分的耀露出宁静而温暖的笑颜,伊万从未想过他也会有这种幸福的表情,灿烂如同初阳,他一手搂着一个拥有与他相同发色的少女,她俏丽的脸上挂着与他截然不同的开朗大笑,长卷发上佩戴的粉红色花朵衬得整个人生气逼人,与他们并排而站的还有一个更加高大的少年,刘海下面容俊秀,表情却能难捕捉,只能从眉间隐隐透出一丝手臂被少女紧攥的无奈和⋯⋯宠溺?而站在他们身后的、头发有些花白的男子⋯⋯
“啪。”坠子从手心滑回床单,发出一声沉闷的摩擦声。
终于明白了,他那么憎恨自己的原因,那么想杀了自己的心情。
伊万想起那晚耀的表情,失了所有幸福与欢愉的,坠入绝望和仇恨深渊的、万劫不复的表情。
是我,害他失了整个天堂。
如同共振般的,内心抽疼起来。
“对不起。”紫水晶般的眸子在雾气的包裹下失了色泽,他用那只伤痕累累的手掌用力摁住了完好的胳膊,想要把疼痛烙进自己身体般的,死死按住不再放开,抑或是想要将那只胳膊生生拽下,不让它再染上更多的鲜血。
——对不起。
再一次的,他不知所措。




怎么可能忘记这张脸,这张自己亲手抹杀掉的脸。


“哥哥,最近⋯⋯那个,有再复发吗?”
“还没有呢,一年一次的噩梦⋯⋯不过,也快了呢。”



门铃声响了起来。

tbc

题目 : APH同人志
博客分类 : 网路部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露中党党员证

晋玄

Author:晋玄
屑屑
作品:APH,钢炼,银魂
CP:露中,银土
二三次元有墙,莫谈国事。

请努力地鞭挞我
即使是只有彼此的世界
露中围观登记小红本
大家最萌了♥爱你们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